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29 你不記得我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329 你不記得我了?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相比起顧冉冉,羅伊對顧祁森這樣的反應,倒是淡定許多,畢竟身為腦科權威的醫學教授,他哪種病歷沒見過?

所以,他很快便對顧冉冉說:「有些病人在腦部受到撞擊后,會選擇性地記得某件最重要的事,如果情境差不多,也很可能會不自覺回到當初那個時候,阿森這樣的情況,應該便是如此。」

「那他是不是會一直不記得這四年來發生的事?」

顧冉冉聲音急切問。

「這個很難說,有可能會突然間想起,也有可能一輩子都記不起來。」

羅伊博士如實回答道。

顧冉冉對這個dn並不滿意,索性打破砂鍋問到底:「博士,要怎麼做才會讓我大哥恢復記憶?」

羅伊認真沉思片刻,才道:「他這種明顯是心病,心病還得心藥醫,也許等他的心結解開了,他的記憶自然也就隨之恢復了。」

「那萬一解不開呢?」

顧冉冉還是不放心,繼續試探。

羅伊聳聳肩:「解不開的話,應該就沒辦法恢復了。」

「喔」

顧冉冉點頭,總算瞭然。

見羅伊博士轉身又去幫大哥檢查,她悄悄攥了攥手心,忍不住暗笑在心中。

心藥?

呵呵,大哥的心藥不就是沈輕輕嗎?

所以只要她不出現就可以了,而如今,她必須馬上把人找到,第一時間除掉她

紐約。

沈輕輕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ns大床上,周圍的環境全然陌生,讓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這是哪?

她怎麼會在這的?

顧祁森!

昏迷前的一幕赫然浮現在腦海中,她猛地從床上爬起來,赤腳踩在奢華的銀灰色地毯上。

這時,膝蓋一陣扯痛,她才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受了傷。

低頭往自己身上瞄一眼,發現此時她的衣服被人換過,在開著暖氣的房間里,她僅著一件長袖的棉裙,而膝蓋上的傷亦是用紗布包紮好。

誰給她換的衣服、包紮的傷口?

沈輕輕拚命回想,記憶卻只停留在顧冉冉的那一聲「輕輕」,便再也想不起其它事情。

她懊惱的揉了揉頭髮,一邊踩著軟絨絨的地毯,疾步走向門口。

走了大約一半的路程,門突然被推開,一個金髮碧眼的女僕走了進來。

沈輕輕倏地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眨了眨水潤的眸子,整個人因驚愕而佇立在原地,好半晌都沒有動一下。

對方見到她,唇角揚起一抹熱情的笑,抱著一堆衣服走到她面前,用不太標準的中文對她說:「xioji,您醒啦?餓嗎?午飯已經準備好了,您隨時可以下樓用餐喔。」

「請問這是哪?」

沈輕輕總算找回自己的聲音,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

「這裡是紐約1

對方笑著告知,沈輕輕聞言,震驚得差點跳起來,「紐約?這是紐約?你沒騙我?」

「srr,這的確是紐約。對了,xioji,我叫艾達,以後負責照顧您」

「不,我要回家!我不要留在這1

沈輕輕說完,繞過她就往外面沖。

豈料,還沒走出兩步,手臂就被艾達抓住了,「抱歉,xioji。沒有我們主子的吩咐,您不能離開1

「你們主子是誰?」

沈輕輕挑眉,眸底劃過一抹戒備。

幾乎第一時間,她腦海中閃過的是東方那張傾城的俊臉,可轉念一想,東方就算把她帶走了,也只會去國,應該不至於來紐約,因此,這個女僕口中的主子,應該不是他

那又是何方神聖呢?莫非,是顧祁森的敵人?想要拿自己威脅顧祁森?

沈輕輕越想越心驚膽顫。

她的心思,艾達並不知道,見她問自己話,她便笑呵呵說:「赫連律啊1

」赫連律?」

不認識!

沈輕輕暗暗腹誹,就聽艾達接著往下講,「主子下午就回來了,到時候您便能與他見面1

「我為什麼會在這?」

沈輕輕不死心,繼續試探。

「抱歉,我什麼都不知道1

艾達給了她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沈輕輕嘆嘆氣,杏眸微眯,瀲幾分凝重。

看樣子,她想離開這兒,恐怕沒那麼簡單,而其實,她此時此刻最牽挂的,還是顧祁森的安危

哎,也不知道他究竟醒了沒有?

思及此,她幽幽看了艾達一眼:「請問這裡有dinhu借用嗎?我想打回家報平安1

「srr,xioji。我們這邊只能打內線。」

「那上呢?」

艾達搖搖頭。

「也不行么?」

儘管知道自己是被軟禁的狀態,但不得不說,艾達的回應,還是讓她心底十分失望。

不過,性慾n的是,接下來艾達居然告訴她:「我們主子今早出門時,讓我告訴您,顧先生已經化險為夷1

「真的?」

未料到會聽到這樣的消息,沈輕輕眼神瞬間一亮,原本懨懨的小臉頓時變得神采飛揚。

但驚喜過後,她仍是無法置信,「你沒騙我?」

「是主子讓我轉告的,如果您有任何疑問,等他回來您再問他,謝謝1

艾達直接表明自己只是一個傳聲筒,其他一概不知。

「那好吧1

沈輕輕只好暫時將所有的疑問壓下,逼自己鎮定起來。

梳洗完畢,換好衣服,她在艾達的指引下,到一樓飯廳用餐,然後,又被帶到了客廳。

「這裡的雜誌和電視您可以隨便看,還有水果、糕點,您請慢用,我先告退了。」

艾倫彙報完,欠身退下。

偌大的客廳,只剩沈輕輕一個人。

別墅內一片安靜,她靈光一閃:嗯,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於是,她強忍著膝蓋上的痛,一拐一拐往外邊走,豈料,人還沒離開客廳,一抹高大的身影便走了進來。

「怎麼?你以為你跑得掉?」

富有磁性的嗓音響起,沈輕輕小身子霍地一顫,抬起頭,恰好見到一雙漂亮的綠眸。

這是個很帥的男人,但同時,也讓她感到危險!

沈輕輕雙手握拳,假裝鎮定問他:「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把我抓到這?」

「呵」

赫連律沒有回答她的話,反而是輕輕笑出聲,接著,長腿一邁來到她面前,居高臨下看著她,問:「你不記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