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34 我說,我說她的名字……
小說:| 作者:| 類別:

334 我說,我說她的名字……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氨

未料到他竟會突然就衝進來,甚至還毫不憐香惜玉拽著自己的胳膊,林希雅痛呼一聲,然後,拚命搖頭,「我不知道啊不知道」

不能說,不能說,說了她的父母就會沒命

嗚嗚嗚

「不知道?」

顧祁森厲眸微眯,瀲几絲危險,「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他說完,倏地鬆開她。

「來人1

「在1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兩個黑衣人迅速闖了進來。

「把她丟到湖裡1

「是1

對方恭敬應聲,旋即上前。

林希雅見狀,立馬尖叫出聲:「啊不要!求求你了,不要不要氨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兩個保鏢一左一右架出去。

室內又恢復寂靜。

顧祁森置身其中,精緻的俊臉一片陰鬱。

下午時分,陽光暖暖的,可從小黑屋被帶出來的林希雅,卻感覺到從未有過的冰涼。

她知道,這一次自己在劫難逃了,因為若不說出沈輕輕的名字,顧祁森一定不會放過她,可若被顧冉冉知道自己泄了密,她同樣必死無疑,甚至還要連累她的父母陪葬

而且,橫豎都是死,她幹嘛要便宜了沈輕輕?

那個賤丫頭將自己害得那麼慘,她才沒那麼好心成全他們

咦,不是!

林希雅突然靈光一閃,想起前些天顧冉冉對自己說過的話

「我大哥不是那麼好糊弄的,如果哪一天,他發現你是假的,逼你說出那個女孩是誰,你就跟他說,她叫徐瑤,那天晚上她是去賭場代你的班。」

徐瑤?

又是顧冉冉手裡另一枚棋子嗎?

難不成顧冉冉真以為隨便找個人假扮沈輕輕,顧祁森都會買單?

那她就照做看看吧!

想到這兒,林希雅突然大嚷大叫起來,「饒命啊,我說,我說她的名字」

顧祁森到底還是沒有把林希雅給扔到湖裡,而是派人將她軟禁起來,畢竟,留著她還有用處。

從市郊坐車回市區的一路上,他全程著臉,渾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厲。

知道他心情不好受,秦浩硬著頭皮安慰他:「bss,您放心,我們會儘快找到那名叫徐瑤的女子。」

「嗯1

顧祁森冷冷應了聲,微眯的眸子瀲著令人無法辨清的複雜情緒。

這四年來發生了什麼事,他現在依然沒有想起來,但,可能是因為記憶清晰地停留在那一晚,某些細節他反而記得更加清楚了。

比如,他今天驟然想起女孩有對自己說過她戴了美瞳,所以他才會去試探林希雅,結果一試,就試出了問題

對了,他是怎麼想起來的?

貌似,是看到沈輕輕的眼睛

腦海中突然清晰浮現沈輕輕那張姣好的臉蛋,她的眉眼彎彎,她嘴角上揚的完美弧度,還有那若隱若現的梨渦

見鬼了,他怎麼會對別人的老婆那麼上心?

想起她那張臉,心跳居然還不受控制漏了半拍?

顧祁森擰擰眉,對自己奇怪的反應感到十分納悶。

他認真沉思了幾秒,突然對秦浩說:「去給我查沈輕輕的老公是誰?還有,她現在的下落1

記得姑姑說她一個星期沒來上班,也不知是不是出事了?

思及此,顧祁森心頭倏地一疼,呼吸陡然變得難受起來。

聽到沈輕輕的名字,秦浩眉頭不自覺跳了跳,見紙終究包不住火,他只能負荊請罪說,「對不起bss,屬下做錯了事,還請您責罰1

「嗯?」

顧祁森聞言,心裡突然咯一下,莫名閃過不好的預感。

果真,下一秒就見秦浩低著頭彙報,「沈輕輕就是少夫人,您出車禍那天,她也跟著不見了,我們的人一直沒有放棄尋找,但卻遲遲沒有少夫人的下落。碰巧您又失憶了,我們擔心您受刺激,就暫時先把這事瞞下來」

「誰的主意?」

沒想到他們竟敢做出這種欺上瞞下之事,顧祁森猛地握拳,精緻逼人的俊臉儘是肅殺之意。

「冉冉1

秦浩不敢有任何隱瞞,如實報告。

顧祁森冷笑一聲:「那丫頭是吃了熊心豹子膽1

「bss,冉冉也是為您好。」

秦浩忍不住為顧冉冉說話,「她自小就跟您相依為命,當然是以您的安危為首要考慮的因素。」

「行了,我知道了1

對於顧冉冉的問題,顧祁森突然不想多談,旋即終止了話題。

可在知道沈輕輕是自己老婆后,他更加坐立難安。

雖然他不記得她,但他幾乎可以斷定,自己一定很愛她,否則也不可能會只見了她一眼,心就不知不覺淪陷,只是,她到底在哪呢?會不會已經遭遇不幸?

不,他不允許,哪怕上天入地,他都一定要找到她,把她平平安安帶回來!

正當顧祁森地毯式地搜尋沈輕輕的下落時,沈輕輕在紐約終於養好了膝蓋上的傷。

這段時間,別墅里的傭人對她很好,除了不同意她與外界接觸之外,其他的,均是有求必應。

赫連律也不知道在忙什麼,三天兩頭不見人影,她在這住了那麼久,見他的次數寥寥無幾。

沈輕輕倒不是想念他,只不過,如果赫連律在這,好歹她也能找他談判,讓他放自己回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乾等著吶

哎!

沈輕輕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不在焉擺弄著手中的花藝,第n次嘆氣。

這時,一抹高大的身影款款走了進來。

聽到腳步聲,沈輕輕立馬轉過頭,果真見到赫連綠那張英俊分明的臉。

她潛意識裡並不討厭這個赫連律,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雖危險,但不會傷害自己,要不,她哪還能這般安然無恙?

於是,她立馬放下手中的鮮花,站起身對他友好地點了點頭,隨後一臉期待問:「赫連律,我的腳傷好了,你是不是可以通知我老公來接我了?」

「接你?」

赫連律意味深長吐出兩個字,深邃的綠眸眯起,迅速掠過一絲危險,接著,邁開長腿漸漸逼近她。

「是啊,接我啊,你答應過的1

沈輕輕不由得強調。

誰知,他卻笑了,笑容極為詭異:「n,那不是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