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41 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受
小說:| 作者:| 類別:

341 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受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

花園某處傳來一陣劇烈的聲響,頃刻間火光衝天,染紅了蔚藍的天際。

對於突如其來的巨變,眾人驚呆了。

沈輕輕剛開始以為是地震,嚇得尖叫一聲,條件反射拽住東方的胳膊。

東方輕聲對她說了句「沒事」,眸光冷冷往爆炸處望去。

「喲吼」

知道是三哥的傑作,宮天祺得意地吹了個口哨,痞痞的模樣兒,若非顧及他身上的炸彈,大家非上前把他揍一頓不可。

一會過後,在這一片硝煙滾滾中,男人一襲黑色勁裝,踩著矯健的步伐款款走來。

他有著一張堪比阿波羅那般俊美的臉,精緻逼人的容顏,透出一抹高高在上的貴氣,而在濃濃的煙霧暈染下,又散發著致命的危險。

當然,覺得他危險的,是東方那一群保鏢,而在沈輕輕眼裡,他卻帥得人神共憤!

嗚嗚嗚,顧祁森

「顧祁森」

這一刻,沈輕輕哪還記得什麼東方,什麼赫連律,又什麼爆炸危險之類的,她心裡眼裡滿滿的全是顧祁森,幾乎不作思考就鬆開東方,拔腿朝顧祁森的方向跑去了。

「老公老公」

見女孩如同一隻雀躍的小鳥,飛快地跑向自己,顧祁森心一動,索性一路小跑過去。

「輕輕」

「老公」

兩個人分別跑向對方,最終,相遇。

「嗚嗚嗚嗚你來了,你怎麼才來?」

沈輕輕明明心底很高興的,可不知為何,當她站在他面前,昂起小臉看著他那張英俊而又熟悉的臉時,濃濃的委屈就這麼毫無預警地湧上心頭,讓她抑制不住當著他的面哽咽出聲。

顧祁森捧起她的臉,用指腹溫柔地幫她擦拭眼角溢出的淚,說:「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受苦了1

他的眼神充滿愧疚,聲音低沉中透出一抹沙啞,令沈輕輕不自覺鼻頭一酸,又差點落淚。

「不,我沒有受苦,受苦的是你1

他受那麼重的傷,都差點死掉了,醒過來還不遠萬里尋找自己,如此的奔波,怎能不讓她心疼呢?

相對較而言,她在這裡吃好住好,幸福多了!

思及此,沈輕輕抬手摸了摸他稜角分明的下巴,柔嫩的手心觸及他那有些扎手的鬍渣,她撲哧一笑,「等回家我幫你把鬍渣刮乾淨。」

「好1

顧祁森頷首,望著她的深眸里,盛滿了濃情蜜意。

沈輕輕則是情不自禁將小臉靠在他胸膛,雙手緊緊地抱住他的腰,一刻都不捨得跟他分開。

顧祁森當然也不願鬆開她,但形勢所迫,他只能強忍著將她好好吻一頓的衝動,抬手摸摸她的腦袋之後,攬住她的肩膀,沉聲道:「走,我們回家1

「嗯嗯1

她點頭如搗蒜,乖巧地任由著他摟著自己往外走。

然而,未走出兩步,身後就傳來一記殺氣騰騰的喝斥聲

「炸了我的花園就想跑?」

是赫連律!

沈輕輕心裡咯一下慘了慘了,他不是有事出門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嚶嚶嚶,瘟神吶!

沈輕輕下意識往顧祁森懷裡鑽,那尋求保護的小女人姿態,讓不遠處的東方見了,莫名覺得無比礙眼。

他眸光沉了沉,化作一抹冷箭,狠狠射向顧祁森。

而顧祁森呢?

他並沒有看向東方,而是安撫地拍拍沈輕輕的肩膀,然後將注意力放在氣勢洶洶前來算賬的赫連律身上。

赫連律只帶兩個隨從,其中一個,顧祁森認得,叫艾倫,是一名頂尖的shshu,三年前因某些原因退隱,原來是被赫連律收到麾下了,而且看樣子還對赫連律忠心耿耿。

顧祁森打量了艾倫一眼,又將眸光轉向赫連律。

這時,赫連律已經走到他面前,餘光瞥向沈輕輕。

沈輕輕立馬攥緊顧祁森的衣服,梗著脖子對赫連律說:「那個我老公有錢,讓他賠你一個花園好了。」

「你以為本少缺錢?」

赫連律挑眉,綠眸泛起一抹冷光。

「你不缺錢,那還計較一個花園做什麼?」

沈輕輕沒好氣懟他。

「你」

赫連律被她噎得一臉鐵青。

而顧祁森卻是莞爾,覺得懷中的丫頭可愛透了。

東方的想法跟顧祁森差不多,赫連律這人就是囂張欠收拾,而且之前還那麼欺負輕輕,被她懟幾句沒什麼大不了的。

「赫連律,你還是變回另外一個你吧,至少沒現在的你這麼討厭。」

對於赫連律,沈輕輕一點都不想跟他客氣,當著顧祁森的面揭他老底。

這兩天,她從東方那邊了解到,原來赫連律真的有雙重人格,第一人格是她十年前救下的那位少年,而第二人格,便是眼前這位了。

1號赫連律比較好相處,看起來倒不怎麼壞,至於2號赫連律,艾瑪,想起她大冬天還被丟進游泳池,沈輕輕就對他提不起好感。

而她之所以敢這麼肆無忌憚對他說話,是因為東方跟她保證過,他不會傷害自己,而她,選擇相信

顧祁森並不知道赫連律有雙重人格,狹長的眸子,悄悄掠過一縷探究。

赫連律倒是不介意沈輕輕這麼直白,勾唇不懷好意反問:「另一個我與少女時代的你有過肌膚之親,看來你是念念不忘吶1

「喂,你這無賴,少胡說八道了1

未料到他居然在顧祁森面前誣陷自己,沈輕輕氣得肺疼,罵完他之後,生怕顧祁森會誤會,急急忙忙道,「你別聽他亂講,我跟他清清白白的1

「我信你1

顧祁森毫不猶豫應聲。

沈輕輕聞言,心底的不安這才消散。

不過,她還是解釋多一句,「十年前他被人追殺受重傷,我把他送醫院的,所謂的肌膚之親,就是我背著他。」

「你背著他?」

顧祁森擰擰眉,腦海中忍不住浮現一個十二歲的少女,吃力地背著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的畫面,畫面越來越清晰,然後,也不知怎麼回事,霎時間就轉換了,變成四年前,贍女孩,在黑夜中攙扶著深受重傷的自己逃亡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