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43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找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343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找我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見她理都不理自己一下,顧祁森擰擰眉,伸手過去摸她的頭,結果卻被沈輕輕躲過去。

「哼1

女孩哼一聲,徑自走到前面一排的位置落座。

顧祁森雲里霧裡的,完全不知她氣從何而來,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

「怎麼了?誰惹你不開心了,嗯?」

坐在她隔壁,他耐著性子問她,聲音低沉而溫柔。

沈輕輕這才抬眸看他一眼:「你!除了你,還能有誰?」

話落,她扁扁嘴,神色幽怨瞪著他。

顧祁森一臉無辜:「我怎麼惹你了?」

都說女人心海底針,這話一點不假,前一秒這丫頭還開開心心地挽著自己的胳膊說「老公我們回家」,瞧,這才過多久,就直接把他打入地獄了?

當然,最大的問題是,他壓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沒惹么?沒惹么?」

沈輕輕被他氣到,掄起拳頭捶他。

顧祁森伸手一掌裹住她的粉拳,索性將她強行抱到自己懷裡,下巴霸道地抵在她肩窩處,沉聲說:「好好好,我惹了惹了,那你說要怎麼罰我,嗯?」

他言語間溢滿濃濃的寵溺,讓沈輕輕心底的鬱悶頃刻間消散不見,然而,那天晚上他跟那個女孩卿卿我我的一幕,很快又像針一樣扎在她心上,讓她硬生生泛著疼。

於是,她用手肘拐了一下他,沒好氣出聲:「罰你?你這麼沒誠意,我可沒感覺到你意識到自己錯了1

「我」

顧祁森一時語噎,凜神沉思起來。

突然,他靈光一閃,無奈嘆氣,「你該不會還因為那事生我氣吧?」

哎,她不跟他鬧,他壓根都忘記要跟她解釋了。

「哼!難不成你認為我不應該生氣嗎?」

沈輕輕鼓著腮幫子,氣呼呼說,「別以為事情隔那麼久,我就一筆勾銷啦?我才沒那麼大方呢,見你跟別的女人你儂我儂,可以無動於衷。」

「呵呵」

不得不說,她吃醋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讓顧祁森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笑?你居然還笑?」

沈輕輕差點炸了,猛地轉頭掄拳打他,他卻比她更快一步拽住她的手,低下頭,攫住她的唇。

未料到他一言不合就吻自己,沈輕輕下意識想抗議,可無論她怎麼躲他推他,他總是能輕而易舉就將唇湊過來,再次吻上她的。

漸漸的,沈輕輕終於放棄了抵抗,雙手情不自禁攀住他的脖子,與他一起共同沉浸在接吻的美妙感覺中。

久別重逢的兩人,用qngrn間最普通的方式,傾訴他們對彼此的思念,完全不知道此時此刻,宮天祺與秦浩正站在不遠處,親眼目睹著這一切。

雖說俊男min接吻的畫面無比養眼,但相對於看熱鬧而言,秦浩更加擔心的是被bss抓包后約莫得去南極陪企鵝,所以,他只偷偷瞄了一眼,便轉身準備回自己的座位。

可看熱鬧看得起勁的宮天祺,怎麼可能放過他?

見秦浩剛邁出一步,他立即阻止他,刻意壓低了聲音:「喂,別走,再陪小爺看多一會兒1

雖說ss的場面他在某些場所見過不要太多,但那可是自家三哥和三嫂呢,百年難遇的真人秀,他宮小爺若是錯過了得多可惜?

哇!

宮天祺興奮極了。

正想拿出shuj拍照,這才後知後覺想起飛機上不給開shuj,只好幽怨地將念頭打消。

「四少,您要看就自己看個夠吧,我有點累,先去睡會兒。」

秦浩並不想跟他狼狽為奸,他將話說完后,頭也不回地走了。

沒人陪,宮天祺也頓時失去了興緻。

他撇撇嘴,往那親得忘我的小兩口望一眼,隨後,才揚起愉悅的笑容離開。

不知為何,看著三哥三嫂感情好,他也突然想談戀愛了!

腦海中不經意掠過沈拂曉那張姣好的臉蛋,宮天祺立馬搖搖頭,天,他瘋了不成,嬌滴滴的女人不想,居然想起那個冷冰冰的min檢察官?

nnn,他一定是太久沒有女人了!

激烈的熱吻過後,沈輕輕靠著椅背,大口大口喘著氣。

顧祁森見狀,眸光不自覺柔和許多:「嗯,吻技有待提高1

「是呀,哪能比得上顧大總裁身經百戰、閱人無數呢?」

沈輕輕調皮地朝他眨眨眼。

顧祁森聞言,乾脆抬手捏了捏她兩片瑩潤的唇瓣,眼角眉梢陡然變得正經:「老婆,咱們商量個事1

「嗯?」

許是他的表情太過認真,讓沈輕輕霎時忘記自己正在跟他算賬。

「明天開始,你別去n顏上班1

「啊?那我去哪?」

沈輕輕眼底劃過一抹不解。

顧祁森憋著笑,眼角眉梢間瀲幾分促狹:「明月樓怎樣?」

「為為什麼?為什麼要我去明月樓?那可是飯店呢。」

沈輕輕只覺風中凌亂。

這時,就聽男人語帶揶揄說:「因為你去那邊工作,可以省好多醋了1

「啊哈,你這討厭鬼1

沒想到他拐著彎取笑自己愛吃醋,沈輕輕惱羞成怒捶他,眉眼彎彎的模樣落在男人眼底,恰是最美麗的風景。

顧祁森沒有躲,任由她撓痒痒似的捶著自己的胸膛,等她打夠了,他才對她說:「那個女孩跟我沒任何關係,你不需要吃醋,也不需要往心裡去,以後我不會再跟她接觸了1

「真的假的?」

沈輕輕蹙著眉,澄澈的杏眸掠過一縷懷疑。

她不是傻瓜,也不是瞎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他們關係匪淺?

知道她不會輕易相信,顧祁森乾脆如實告訴她:「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找我的救命恩人,原以為那人是她,但後來發現自己弄錯了,所以」

講到這,他微微頓住,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啟齒。

倒是沈輕輕,在聽到他說的救命恩人四個字時,心頭莫名泛上几絲異樣的情緒。

他在找救命恩人,找到了,是不是就以身相許了?

那她呢?

她該怎麼辦?

還有,他說弄錯了又是什麼意思?

難道對方不是女人?

思及此,她禁不住問他:「為什麼會弄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