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49 讓他娶沈輕輕的原因
小說:| 作者:| 類別:

349 讓他娶沈輕輕的原因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顧長謙說完,就將手裡拎著的一袋東西往上提了提。

「爺爺」

聽到顧長謙的聲音,沈輕輕立馬站起身,朝客廳飛奔而來。

「爺爺,爺爺」

她就像一隻快樂的小鳥,疾步走到顧長謙面前,動作利索接過他手中的袋子。

袋子是密封的看不出是什麼東西,但袋子不算特別大,卻很沉,沈輕輕掂了掂,禁不住好奇問:「爺爺,這是啥東東呢?」

「打開看1

顧長謙笑眯眯回答。

「嗯,好的1

沈輕輕趕忙將袋子放在旁邊的一張桌子上,小心翼翼打開。

出於好奇心,顧祁森也跟著湊上來。

不一會兒,沈輕輕便打開了袋子,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光。

好閃!

沈輕輕嘴巴驚訝得張成一個型。

好漂亮的翡翠喔,雕琢得十分通透,而且至少得幾斤重,這是送給她的?

她眨眨眼,澄澈的杏眸儘是不可思議。

「爺爺」

「怎樣,喜歡嗎?」

顧長謙笑著看她,「這是一個朋友最近開採的,我覺得可以給你沒事打造一些首飾物件玩一玩,就買下來了。」

「但爺爺,這個一定很貴吧?」

雖然對這些價格不算了解,但沈輕輕並不無知,她知道,像這種頂級的翡翠,光是一小塊就價值連城,何況是好幾斤

天,她要發達了嗎?

「你喜歡就行,何必在意這麼點錢1

瞧她兩眼發光,顧長謙就知道自己帶來這件珍寶,算是帶對了,瞬時笑得格外開心。

他摸摸灰白的鬍子,挑釁般看了顧祁森一眼,意思很明顯,那就是:看,這才是哄女孩子開心的正確打開方式。

顧祁森:「」

欣賞完那一大塊翡翠之後,沈輕輕親昵地挽著顧長謙的胳膊,關心問:「爺爺,您怎麼這個時候過來?吃晚飯了嗎?」

「沒有1

顧長謙立刻應聲,接著故意說,「還是我們家輕輕丫頭善良,有爺爺的心,知道關心爺爺。不像某個不孝順的小子,剛剛還差點把我這老頭子趕出門呢。」

未料到自家爺爺搬弄是非的能力這般強大,顧祁森擰擰眉,有些無語。

若不是看他已經七老八十,敢情他還以為自己多了一個情敵

沈輕輕則是撲哧一笑:「是么?那他也太壞了點。」

「嗯,所以你得負責教育他1

顧長謙板著臉,一本正經道。

沈輕輕點點頭:「會的會的,爺爺!對了,正好顧祁森親自下廚做了好多菜喔,我們三個人吃,足夠的。爺爺,我們到飯廳?」

她一邊說,一邊拉著顧長謙往飯廳走。

「原來這小子還會下廚?我真是長見識了1

顧長謙有些意外。

看著他們一老一小有說有笑地往飯廳走,被遺忘在後邊的顧祁森禁不住搖搖頭,再一次深深覺得,自家爺爺是故意來當電燈泡的。於是乎,顧祁森精心準備的浪漫晚餐,最後華麗麗變成其樂融融的家庭聚會,雖說心底有那麼些許的落差,但見爺爺和沈輕輕都笑得那麼開心,他也不自覺勾起了唇。

晚飯過後,沈輕輕自告奮勇去收拾碗筷。

顧祁森想幫她,但顧長謙卻以有事找他為由,直接把他叫到書房。

關上書房的門,顧長謙便開門見山對他說:「你們最近發生的事情,我都聽說了。其實,你會遭這一劫,早在我的預料當中。我之前就有幫你算過,這幾年是你人生當中最艱難的時期1

顧祁森聞言,眉頭擰了擰,沉思一會兒便如實告訴他:「國慶期間在香港,我有求過簽,也遇過看得懂面相的老人家,他們的說辭跟您差不多。」

「喔?他們怎麼說?」

顧長謙對此來了興趣。

「那位解簽的大師說,家宅要謹防小人及意外,夫妻、情侶之間,疑雲重重,要坦誠相對。流年不利,勿被假象所引誘。」

原本,顧祁森還不當一回事,可經爺爺這麼一提,他仔細回想了一下,莫名覺得有些道理。

別的不說,意外,他發生了,還差點喪命,而假象呢?林希雅的出現不就驗證了他所求的那支簽么?

思及此,顧祁森心裡咯一下,陡然劃過一縷不安。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一種荒謬的感覺,彷彿自己身處於一張巨大的中,而收之人,正躲在暗處窺視著這一切,似乎在等待著最好的時機將收起

顧長謙認真琢磨顧祁森所說的那些話,突然語重心長告誡他:「你要好好記住我的話,輕輕是你的福星,未來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能放開她,否則,她一離開,你必定會惹來殺身之禍。」

「爺爺您放心吧,就算她不是我的福星,我也不可能會放開她1

顧祁森信誓旦旦說道。

他打心眼裡排斥這種迷信的說法,他對沈輕輕的愛是單純的,他不希望這份純真的情感,被任何其他因素所干擾,因為,那就不純粹了

「那就好1

見他儼然已經愛上沈輕輕,顧長謙這才悄悄放下心頭的大石。

然而,顧祁森卻忍不住問:「爺爺,你之所以這麼喜歡輕輕,難道就因為她是我的福星?這也是您當初逼我娶她的原因?」

「」

顧長謙沉默,咽了咽口水正想回答,就聽顧祁森冷冷開口,「如果她知道您是這麼功利的人,約莫會很難過吧?」

其實,不止她會難過,就連他,在得知這個所謂的真相時,心口處亦是悶得慌。

「我不說,你不說,哪會有人知道我讓你娶她的目的?」

顧長謙不以為然。

顧祁森嗤笑一聲,眼角眉梢間瀲層層不屑。

顧長謙見狀,不由得補充:「撇開這些,我還是很喜歡輕輕這丫頭的。」

「好了,這件事情就止於我們兩人這兒,以後都不用再提了1

顧祁森不想繼續糾結下去,乾脆終止話題。

兩人從書房出來,沈輕輕已切好了水果,笑著招呼他們入座。

興許是自知理虧,顧長謙擺擺手拒絕,當下找借口離開。

他走後,偌大的屋裡,只剩顧祁森與沈輕輕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