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53 就是你寵老婆,也該有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353 就是你寵老婆,也該有個度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事關品牌聲譽,顧怡珊非常重視,人一激動,語氣也變得尖銳起來。

「看樣子,姑姑您與輕輕的意見有嚴重的分歧?」

顧祁森擰著眉,沉聲問。

其實,以他對沈輕輕的了解,也大抵知道這丫頭會想什麼解決辦法,無非就是主動坦誠錯誤,迅速將問題產品召回,畢竟他的丫頭心地善良,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昧著良心的事情?

但他向來又尊重這個能力超強、自小就疼愛他的姑姑,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顧祁森多多少少也會顧及顧怡珊的感受。

「是的!她主張告知公眾,召回問題產品,可我認為事情還不至於嚴重到那種程度。這款精華液推出幾個月,賣出去那麼多瓶,如果真有大問題,早就有顧客投訴了,怎麼可能現在還相安無事?所以,把渠道的庫存召回即可,沒必要小題大做。」

顧怡珊說完,視線在他們身上繞一圈,然後才繼續看向顧祁森,說:「總裁,假公濟私可不是一個集團管理者該有的行為,就算你寵老婆,也該有個度1

她的話音剛落,顧祁森便不著痕勾了勾唇,而沈輕輕則是一臉茫然,問顧怡珊:「總經理,您怎麼知道我們是夫妻?」

奇怪,她自己從未對公司里任何人提及與顧祁森的關係,顧祁森也答應給自己保密的呀?

思及此,她忍不住嬌嗔地瞪了顧祁森一眼。

顧祁森馬上給她一記「不是我」的眼神。

夫妻倆不小心又眉來眼去,這一次,倒是沒逃過顧怡珊的眼睛。

只見她輕咳一聲,沒好氣開口道:「行了,我又不是傻瓜,你們倆同款的戒指那麼明顯,我還能看不出來?」

「srr,我不是故意瞞著您的1

沈輕輕低下頭,儼然一個主動承認錯誤的乖寶寶。

顧怡珊這才綻開一抹笑:「我還在想什麼樣的男人那麼有福氣,可以娶到你這個傻女孩,沒想到是阿森,眼光真不賴1

「嗯,姑姑說得對,這女孩確實有點傻。」

顧祁森微笑應聲,好看的長眸微微眯起,瀲無盡柔光。

沈輕輕卻是不服氣地嘟噥一句:「我才不傻呢,我那麼聰明。」

「傻人有傻福,丫頭1

顧怡珊摸摸她的頭,眼裡儘是長輩對晚輩的喜愛。

畢竟撇開工作的意見分歧不說,沈輕輕,她是真的看對眼。

不過,看對眼歸看對眼,想起這一次的危機,顧怡珊臉上的笑容很快就斂起,「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堅持我原來的觀點。顧氏集團百年基業,斷不能有任何一絲的閃失。一次的信任危機,很可能就引發無數次的危機,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沈輕輕見狀,抿了抿唇,索性將自己的全部心裡話說出來

「總經理,危機gnggun的處理,其中有兩個原則我記憶深刻,一個是承擔責任,還有一個是真誠溝通。」

「如果gunfng的檢測結果出來,確定我們的產品確實出了問題,不是應該坦然面對,勇敢地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嗎?我相信只要把態度擺正了,大眾是能理解的。」

「再加上我們主動把產品召回,對於使用過該產品的顧客,不僅給他們做一次身體檢查,再給予一定的賠償,雖說這樣做,在金錢上會有所損失,但有錯能改,善莫大焉,俗話說真心換真心、將心比心,相信大家都是通情達理。」

「其實,我也知道這樣有可能會存在您所擔心的風險,但我們若換個角度,站在消費者的立場上,就知道這對她們來說,有可能會是關乎一輩子的事情。」

「」

沈輕輕一席話講得頭頭是道,讓顧怡珊一時間未能反駁。

她蹙了蹙眉,想說什麼,最終只能無奈嘆嘆氣,轉頭看向另一邊的顧祁森,「你也聽到了,確定要依照她的方式去處理?」

顧祁森頷首,「試試無妨1

「那行吧,反正你是總裁,你說了算1

顧怡珊只能表示贊同。

「謝謝總裁,謝謝總經理1

見自己的意見被採納,沈輕輕急忙道謝,但心裡卻一點都輕鬆。

顧怡珊深深睨她一眼,說了句「好好乾」,接著站起身,「好了,我還有事,先下樓忙了。」

「姑姑慢走1

顧祁森微笑送客,卻補充道,「輕輕留下,有些細節,我想跟你交代一下。」

「哦,好1

沈輕輕沒有反對,當即點了頭。

顧怡珊很快便離開,還特地幫他們將辦公室的大門鎖好。

此時,偌大的辦公室里,只有他們夫妻兩個人。

沈輕輕迫不及待問他:「顧祁森,你當真同意我那麼做?我雖然說是那樣說,可心底始終沒底的。」

「沒事,不就一個危機么?就算你處理不好,顧氏也不會受太大影響的,你放心。」

顧祁森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可是」

沈輕輕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他沉聲打斷,「而且,我相信你可以順利解決。其實如果你不提這樣的方案,我也會選擇那麼做,畢竟這樣的事情,除非昧著良心,否則解決辦法就唯有這個1

「是啊,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聽他這麼一說,沈輕輕懸著的心,才徹底放了下來。

她眨了眨卷翹的睫毛,突然想起他留下自己的目的,不由得好奇問:「對了,你不是說有些細節要給我交代嗎?是什麼呀,我也學習一下?」

顧祁森聞言,微眯的眸子掠過一抹暗光,大手伸過去攬著她的腰,低頭貼著她的耳朵說:「還疼嗎?」

「啊?」

沈輕輕有些反應不過來,直到男人將手往下放在她腿n,她才恍然大悟,小臉霎時紅成番茄,講話也開始支支吾吾,「你你提這個幹嗎?」

疼,當然是疼的,兩人分別那麼久,昨晚難免會激烈了一些,結果,她那裡太脆弱,最後受了傷

「早上沒來得及給你擦藥,休息室里剛好有上次剩下來的藥膏,現在去給你擦擦。」

顧祁森說完,乾脆把她打橫抱起,大步流星走向休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