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58 她是被冤枉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358 她是被冤枉的!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陣勢,沈輕輕有些心慌,雙手不自覺捏緊身上的外套,下意識往向坐在駕駛座上的顧祁森。

「老公」

顧祁森顯然亦是沒有料到一大清早,會有這麼一大批警ch浩浩蕩蕩過來圍住他的車。

看他們一個個面露冷色、手持槍支,他擰擰眉,腦海中只浮現四個字:來者不善!

「別怕,有我在1

顧祁森伸手拍了拍沈輕輕的肩膀,柔聲安撫她。

他說完,厲眸瞥向窗外,看到帶頭的居然是s市公安局局長蔣勝濤時,眉頭不自覺蹙起。

此前,他之所以能夠在證據明顯不利沈輕輕的情況下,保護她不被帶走,蔣勝濤這位局長,多多少少起了點作用,畢竟蔣勝濤是蔣京修的堂哥,怎麼著也會幫他。

而現在,他居然一聲招呼都不打就直接過來堵人,可見事情比想象中嚴重多了。

想到這兒,顧祁森眸光閃了閃,接著對沈輕輕說:「你乖乖呆在車裡,不許下車1

「可是」

沈輕輕還想說些什麼,卻被他一記眼神瞪了回來,「聽話1

男人的語氣不算特別溫柔,甚至還有些嚴厲,沈輕輕卻知道他是擔心自己,所以只好縮縮脖子,忐忑不安繼續呆車裡。

顧祁森知道自己過度嚴肅,禁不住暗咒一聲,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他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下車。

這時,蔣勝濤走上前。

「阿森」

他主動跟顧祁森打起招呼,未等顧祁森出聲,便輕聲說明來意:「事情更棘手了,今天早上京城那邊傳來命令,要求嚴查沈輕輕這個案子,據說是因為國的麗莎公主也用了n顏的產品,導致嚴重hurng,這狀都告到最高級別長官那兒去了,影響特別惡劣。上頭說了,如果一周內不將案子辦了,s市恐怕得變天」

蔣勝濤越講,顧祁森臉色越黑,陰沉得宛若翻滾著的雷雲般可怕。

坐在車裡的沈輕輕將他的表情看在眼底,心裡不由得咯一下,迅速掠過不好的預感。

難道,她這次真的必須跟警ch走了嗎?

難道,連顧祁森也保不住她了嗎?

可她真的一點壞事都沒做過,為何要被當成壞人抓起來

她咬著唇瓣,小身子因為害怕抖了抖,而手心,亦全是滿滿的汗。

怎麼辦?

她該怎麼辦?

沈輕輕拚命地轉動著腦袋瓜,試圖讓神思變得清明一些,可越想,心頭越是亂如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兩隻小手緊緊攥著身上的外套,逼迫自己鎮定起來。

抬眸,繼續看向外邊,就見蔣勝濤突然拍了一下顧祁森的肩膀,而顧祁森的臉色,依然是那麼冷

「我知道要抓你老婆,你心裡肯定不好受,但哥們,在這個節骨眼,我勸你還是以大局為重。」

生怕他衝動之下會做出不可挽回的錯事,蔣勝濤禁不住苦口婆心勸他。

「她是被冤枉的1

顧祁森陰著臉,咬牙切齒擠出這六個字。

「我相信!但我們辦案講究的是證據,你也曾是一名警ch,曾是一名公正的執法者,你更應該明白,法律的權威不容挑戰1

「」

被他戳中了痛處,顧祁森眯著眸,俊臉愈發陰鬱,薄唇緊抿著,好半晌都說不出一句話。

是啊,他又何嘗不知,自己這段時間的所作所為,已經是在跟法律對著幹了?

但除此之外,他別無選擇。

她是他心愛的女人,他怎能眼睜睜看著她被警ch抓走?

他是她老公,他是她的天,他理應為她建造一個無憂無慮的未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讓她擔心受怕,讓她身陷囹圄

「阿森,哥在這以性命向你保證,只要你答應讓她跟我們走,我一定不會允許我的人委屈她、不允許他們對她嚴刑逼供、恐嚇她、傷害她,我會將她安置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怎樣?」

蔣勝濤信誓旦旦開口。

「不行1

顧祁森抬眸,深深睨了他一眼。

其實,他知道,警方這次勢在必得,而且,若不讓輕輕去警局接受調查的話,首當其衝連累的,就是眼前的蔣勝濤,當然,還有許許多多無辜的警ch

可他做不到,真的沒辦法做到!

「阿森,就當哥求你1

見他遲遲不答應,蔣勝濤不禁有些急躁,餘光往車裡瞥一眼。

沈輕輕雖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麼,但見兩人的神色都十分無奈,她眨了眨卷翹的睫毛,突然做了某個決定。

於是,她顫抖著手指解開安全帶,硬著頭皮推開車門走出去。

「顧祁森,蔣局」

這些天,因為這事她與蔣勝濤見過幾面,自當知道他的身份:蔣家的長孫,蔣京修的堂哥。

「你怎麼出來了?快回車裡去。」

見到她,顧祁森倏地變臉,趕忙拽住她的胳膊,大步流星往帕加尼的方向走去。

蔣勝濤見狀,索性厲聲對沈輕輕說:「沈輕輕,你有沒有罪,法律自當會給你公正的審判,而你這樣一味的逃避,又能解決什麼問題?你只會連累顧祁森、連累顧氏,連累那麼多秉公執法的警ch!你良心過得去嗎?我勸你還是乖乖跟我們回去,以免繼續犯錯1

他的一席話,如同一把利劍,狠狠扎進沈輕輕的心窩裡,頃刻間,痛得她鮮血淋漓。

未料到蔣勝濤竟敢當著他的面威嚇沈輕輕,顧祁森當即就轉過身,一記冷光射過來:「你給我閉嘴!想抓她,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1

話落,他用力拉開車門,直接把沈輕輕給塞進去,然後,風一般迅速繞過車頭回到了駕駛座。

沈輕輕有些懵,直到他啟動車子,她才緩過神來,咽咽口水問:「顧顧祁森,你想幹什麼?」

顧祁森沒有回答,而是靈活的調轉了車頭。

周圍的警ch沒想到他竟然會真的開車,紛紛後退了兩步,而顧祁森則趁機猛踩油門,車子瞬間如同一頭迅猛的豹,疾馳離去。

「局長,怎麼辦?」

站在蔣勝濤身邊的一位大隊長急匆匆請示。

「追1

蔣勝濤沉著臉下令,旋即跑回自己的警車上。

不一會兒,五六輛警車便浩浩蕩蕩出發,緊追帕加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