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65 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讓你做
小說:| 作者:| 類別:

365 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讓你做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這個節骨眼,他打dinhu給自己,該不會是跟顧浩雲一樣,過來興師問罪的吧?

顧祁森眸光閃了閃,猶豫片刻后,才按下接聽鍵。

「什麼事?」

他沉了沉聲,問。

東方立馬單刀直入喝斥道:「你是怎麼保護她的?居然讓她承受這樣的痛苦?」

「她是我太太,我想,我是怎麼保護她的,跟東方少主你無關吧?」

對於東方這個人,顧祁森一方面欣賞,但另一方面也是厭惡的,畢竟有哪個男人會喜歡上一個條件不比自己差,然後又時時刻刻對自己老婆虎視眈眈的同性呢?

因此,明知道東方很可能是來幫沈輕輕的,他都無法給他好臉色看。

東方冷冷一笑:「跟我無關?呵,你確定?顧祁森,她只是我暫時寄放在你那兒的,時機一到,我會立即將她帶回國,現在提前知會你一聲1

未料到東方竟如此猖狂,顧祁森下意識捏緊了shuj,薄唇抿成一團線,眼神倏地泛過一絲陰鬱:「如果東方少主打dinhu給顧某是特地來搗亂的話,那很抱歉,我很忙,沒空陪你玩1

話落,他旋即將dinhu掛斷,胸腔藏著無邊的怒火。

dinhu給顧祁森掛掉,東方索性編輯一條簡訊發給他:「七日之內,如果你不把她安然無恙從看守所救出來,我會用我的方式讓她離開,到時候你一輩子都別想找到她1

發完這條簡訊,他把shuj擱一邊,等了幾分鐘,都不見顧祁森回復。

「他估計氣瘋了1

東方優雅地倚著沙發椅背,劍眉微挑,喃喃自語道。

這時,貼身護衛左星敲門走進來。

「少主」

他恭敬地欠了個身。

「說1

東方抬眸看他一眼,如墨的瞳仁中神色未明。

「啟稟少主,據我們派出去的密探反饋,這一次的案子十分棘手,所有的不利證據全部指向沈xioji,如果不採取特殊手段,恐怕這個罪名,xioji是逃不掉了。」

生怕少主責難,左星幾乎是硬著頭皮才將完這些話。

果真,東方一聽,精緻的俊臉瞬時陰鬱得不像話:「所以,你這是在告訴我,她沒辦法洗刷罪名了?」

「額屬下該死,屬下」

左星立馬鞠躬,一個勁地直道歉。

東方不耐打斷他:「行了!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讓你做,去給我準備兩億美金。」

「少主,您要這麼多錢幹什麼?」

左星不解。

東方一記冷光射過來:「我要做什麼,需要跟你彙報?」

「不不、不,屬下立刻去辦1

他說完,像是怕自家少主反悔懲罰自己,溜得比兔子還快。

左星走後,東方索性起身,走到衣架前,撈起一件大衣穿在身上,大步流星離開。

他最近住在總統府內的一處別苑,距離東方瑾所在的主屋,走路需要十分鐘。

抵達東方瑾的書房時,東方瑾正在講一通國際dinhu。

東方瑾走到沙發落座,耐心地等著他。

許久,東方瑾終於結束通話,拿著一包煙,大闊步向他走來。

「叔叔1

東方趕緊起身,語帶恭敬打起招呼。

東方瑾頷首,示意他坐下后,也跟著坐在旁邊的一張單人沙發上,順手點燃一根煙。

「輕輕的案子有眉目了嗎?」

東方瑾吐著煙圈,低沉的聲音透出幾分沙啞,隱隱泛著疲憊。

「不容樂觀1

東方搖搖頭,接著說,「這次是組織的手筆,按照以往的經驗看,一旦被他們盯上,就很難有脫身的機會,輕輕這一次恐怕難逃牢獄之災1

「顧祁森呢?都做了些什麼?」

東方瑾狠狠吸一口煙,沉著臉問。

東方將顧祁森最近的動態一五一十彙報給他,最後補充:「如果這一次,他沒辦法將輕輕救出來,我會派人直接將她劫走!無論如何,輕輕都不能坐牢1

東方瑾聽完,遲遲沒有說出一句話,直到指縫中夾著的那根香煙抽到盡頭,他才一邊將香煙掐滅,一邊開口:「顧祁森這人,什麼都好,就是骨子裡太正直,不夠狠1

話落,他隨手把煙蒂丟進了煙灰缸。

東方輕輕應了聲「嗯」,就聽他繼續說:「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一方面推翻之前那些不利的證據,但以目前的情況看,顯然行不通,另一方面,國的麗莎公主是個關鍵人物,如果能夠說服她放棄追究這件事,或許輕輕還有一絲可能免於坐牢。」

「這個侄兒明白,所以我讓左星準備了兩億美金,準備以輕輕的名義送給麗莎公主。」

據國的探子反饋,那位麗莎公主不愛美男,只愛金錢和美貌,如今美貌因n顏的緣故受到傷害,也唯有金錢能安慰她了。

「!即刻行動1

東方的提議讓東方瑾十分滿意,當下就拍板贊成他去做。

東方「嗯」一聲,不做任何耽擱便起身告退。

書房,只剩東方瑾一個人。

他邁著沉重的步伐緩緩走回大班桌,入座后,拉開了抽屜,拿出一本記事本。

翻開記事本的中間頁,那兒夾著一張泛黃的zhopin,裡邊,女孩明朗的笑容宛若天使般純潔燦爛,令人看了,久久都無法移開視線

「七日之內,如果你不把她安然無恙從看守所救出來,我會用我的方式讓她離開,到時候你一輩子都別想找到她1

顧祁森看到這條簡訊時,氣得額頭青筋迸發。

他二話不說按了刪除,拳頭攥緊,忍不住低咒了一聲。

秦瑄出現,給他帶來打包的飯菜,他勉強地吃下兩口,就讓秦瑄將車開往養老院,他要代替沈輕輕去探望外婆。

沈輕輕出這麼大的事,為避免外婆知道了傷心,顧祁森一開始就下封口令,讓所有相關的人瞞著她。

從養老院出來,已經是黃昏,崔拓他們還沒有傳來有突破性的消息,顧祁森心頭煩悶不已,乾脆對秦瑄說:「你打車走吧,我想一個人到處逛逛。」

「是,bss1

秦瑄領命下車,走到前方路口攔計程車。

顧祁森眸光閃了閃,啟動油門,車子漫無目的在馬路上馳騁開來。

晚上,他回到環江公寓,那四人早已先行散場,各回各家繼續幹活,顧祁森看著空蕩蕩的屋子,對沈輕輕的思念,頃刻間決堤成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