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66 將她的日記本給找了出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366 將她的日記本給找了出來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沈輕輕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當然傳到顧長謙耳里,然而,顧長謙卻依舊神色從容,未見任何一絲驚慌。

管家楊伯對沈輕輕的印象極好,見自家老爺子一點也不著急,他忍不住問他:「老爺,其實以您的人脈,少夫人這事不至於一點迴轉餘地都沒有,為何您要袖手旁觀,任由少爺心憂如焚呢?」

顧長謙抽一口雪茄,吐著煙圈,挑眉反問:「聽說過西遊記吧?」

「呃當然1

楊伯汗顏。

正納悶著顧長謙為何會突然提及西遊記時,就聽他語重心長說:「唐僧師徒四人去西天取經,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最終才得以成功。路途如此兇險,他們為什麼不讓孫悟空翻個筋斗雲過去把真經取回來,而必須冒著被妖怪抓走的危險,飽經風霜前往?這就是一種閱歷,只有經歷風吹雨打,才能真正有所成長。以西遊記為例,輕輕和阿森兩人亦是一樣,必須經歷苦難發,方能修成正果,這是命中注定的,你或者我,我們旁人根本沒有辦法參與其中,唯一能夠解決的,只有他們本身1

「可是老爺,萬一少爺他解決不了的話,少夫人豈不是真得坐牢?」

楊伯一臉擔憂。

顧長謙再抽一口雪茄,突然笑了:「放心吧,我顧長謙的孫子能差到哪去?相信以那小子的能力,一定可以迎刃而解的!再說,顧家養了那麼多人,還怕找不到替身去代輕輕坐牢?大不了就給那丫頭換個身份從頭來過,有什麼大不了的?」

「您說得有道理1

楊伯這才總算放了心。

接下來的日子,眾人依舊為沈輕輕的案子奔波,期間,崔拓又毀掉了組織另外兩個據點的系統,氣得對方當即就里啪啦打來一大段的咒罵。

顧浩雲時不時跟他們湊一塊,幫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沈拂曉也在檢察院內部多方探聽,及時將進展偷偷透露給顧祁森。

顧祁森每天都會關注沈輕輕的狀態,但卻遲遲沒有露面,只派了秦瑄過去。

其實,他之所以不去見沈輕輕,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精神狀態十分糟糕,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合眼,這樣頹廢的他如果去見她,豈不是會惹她哭泣、惹她難過?於是,他就算是再思念她,都只能硬生生強忍祝

時間一晃而過,一眨眼,就過了三天。

顧氏集團,頂層總裁辦公室。

眼見顧祁森已經憔悴得不grn樣,秦瑄有些看不過去了:「bss,您這樣下去真不是辦法,身子也不是鐵打的,還是快休息吧。」

「睡不著1

顧祁森坐在沙發上,按了按發疼的太陽穴,啞著聲音說。

他並沒有想過要虐待自己,他時刻謹遵她的囑咐,不抽煙不熬夜,可偏偏,每次他只要一閉上眼,腦海中總是不自覺浮現她梨花帶淚的樣子,心就像是被數千隻螞蟻狠狠地吞噬一般,疼得無法呼吸。

他睡不著,無論怎麼催眠自己,他都無法讓自己入眠,他知道,再這樣下去,恐怕輕輕的案子還沒定下來,他很可能就會支撐不住倒了下去,可他,沒辦法

秦瑄看著他布滿紅血絲的雙眸,忍不住暗暗嘆氣,接著問:「要不讓梁博士給您開點安眠的葯吃?」

「不了1

顧祁森直接拒絕。

秦瑄見狀,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幫他分憂。

大約過了五分鐘,顧祁森突然站起來,拎起車鑰匙往外走。

擔心他狀態不佳影響開車,秦瑄立馬道:「bss,您去哪?我送您吧?」

「不用,這幾天辛苦你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顧祁森說完,高大的身影如同一陣風,很快就離開辦公室。

開著銀灰色的帕加尼從地下停車場出來時,已是華燈初上,整個城市霓虹閃爍,耀眼無邊。

大約半個多小時的車程,顧祁森便來到了沈輕輕家的那棟老房子門前。

將車子停好,他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下車后,滴一聲鎖上車門。

冬天的夜晚,冷風嗖嗖,吹拂著路邊光禿禿的樹枝,發出沙沙沙的響聲。

他穿著單薄的風衣,站在樹枝底下,望著眼前漆黑一片的屋子,眸光微微閃了一下。

在風中停留片刻,他便邁著長腿走上前,拿出備用鑰匙打kisu。

這間房子一直都有人來打掃,所以即使他們一段時間沒住,裡邊依舊是乾淨整潔,一點灰塵都沒有。

顧祁森開門進去之後,從鞋櫃拿出一雙男士拖鞋換上,然後,緩步往屋裡走。

屋裡的每個角落,似乎都充滿著沈輕輕的氣息,畢竟,這是她生活了將近20年的地方,哪怕他重新裝修過。

走到廚房給自己煮開水,待水開了,顧祁森從消毒櫃里拿出一個杯子裝上,接著回到沙發上坐下。

他喝了一口開水,情不自禁回想起,第一次到這邊,貌似還很惡劣地扔了她的晚餐,惹得她委屈地哭出來。

兩個人認識那麼久,好像、好像都是他一直在惹哭她

呵!

顧祁森不由得自嘲一笑,心頭懊悔萬分。

沈輕輕,如果我早知道有一天,我會這麼地愛你,我發誓,一定會在認識你的第一秒鐘,就將你捧在手心中狠狠地寵、狠狠地疼,那樣,我們是不是就能多一點點的甜蜜回憶了?

我剛開始對你如此殘忍,為何你卻痴心不悔,唯獨愛著我這樣一個人?

我到底有什麼好?

是啊,他到底有什麼好?

他這樣一個連自己心愛女人都保護不了的窩囊廢,他到底是哪一點值得她去愛了?

而且一愛,就是那麼多年

想到她日記里,一頁一頁滿滿的,全是對他的愛意,顧祁森的心猛地一陣抽痛。

他抬手捂住悶得發疼的心口,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後,站起身。

幾乎是下意識地,顧祁森往沈輕輕所住的那個房間望一眼,然後,大步流星走過去。

來到書架前,他不費吹灰之力,就將她那本設置了密碼的日記給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