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67 他心心念念四年的女孩,居
小說:| 作者:| 類別:

367 他心心念念四年的女孩,居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女生小說

儘管日記里的內容他之前已經看過,甚至,對她情意綿綿的那些詞句熟記於心,可此時此刻,顧祁森仍是無法抑制住自己想重溫一遍她深情款款的告白的那顆心。

於是,他將日記本從書架上拿下來,轉身,踱步走回客廳。

憑著記憶中的那個密碼,顧祁森很快就將日記本打開,如同以前那樣,第一頁就是他的zhopin,剪報。

原以為,再次看到她的日記,他心底的震撼會比不上上一次那麼強烈,結果,直到那一句句直戳心窩的語句映入眼底,他才知道,他錯了,錯的好離譜好離譜

她用心寫下的每一個字,都代表著她對自己堅不可摧的感情,而他,當初居然還狠心地警告她不許喜歡自己,不許愛上他

呵呵,他真是個混蛋!

越往下看,顧祁森越鄙視自己,不知為何,頓時沒有勇氣繼續看下去。

他索性快速地往後邊翻頁,翻著翻著,意外發現,她竟然又寫了新的日記。

「砰砰砰」

顧祁森的心在這一刻跳得飛快,彷彿想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

捏著紙張的手指微微顫抖了一下下,他屏住呼吸,垂眸,將視線放在著淡紫色的頁面上。

沒有附帶他的zhopin,滿滿的全是密密麻麻的字。

女孩的字體很娟秀,宛如她的人一樣,給人美好舒服的感覺。

顧祁森第一眼就被一行標題吸引:我和那傢伙的婚後生活小記!

看來,是在日記里吐槽他了!

顧祁森幽幽想著,唇角不自覺飛揚。

「2016年7月1日這個特別的日子,外婆一通dinhu打來,說我被結婚了!?本姑娘差點風中凌亂!雖說對象是他有那麼點興奮,但心裡終歸是忐忑不安的,哎!跟著顧風顧雨去了他住的公寓,結果一見面,那傢伙二話不說就想打dinhu給警ch,嗯哼,當姐姐我好欺負的嗎?俺情急之下撲倒他,可惜技術太好,居然還把人家給強吻了,嚶嚶嚶,羞羞臉!當然,更害羞的還在後邊,艾瑪,噓,兒童不宜的熱吻,不詳細描述,不過,還是必須得吐槽一句,那傢伙肯定沒怎麼接過吻,技術不咋地1

看到這,男人頓了一下,忍不住搖了搖頭,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瀲無盡的柔情。

「跟那傢伙相處幾次,每次都鬧得不開心,讓我深深覺得,自己四年前一定認識了一個假的顧祁森1

四年前?

顧祁森眉頭蹙起,眸底掠過一縷疑惑。

他們當真有見過嗎?而且還認識?

奇怪!

以他的記性和她出眾的外表,如果他見過她,不可能會不記得,除非她的容貌改變很大

等等!

難道

突然間,一個驚駭的念頭倏地爬上腦海中,顧祁森猛然瞪大眼,整個人完全呆住,久久都沒有反應過來。

愣了好半晌,他才悠悠回神,俊臉儘是不可思議。

不,不可能!

怎麼可能?

天底下怎麼會有那麼巧合的事情?

他心心念念四年的女孩,居然就是她沈輕輕?

顧祁森狂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整個人霍地站起身,一邊撓頭一邊在房間里來回踱步,無論怎麼努力,他的腳步卻始終停不下來。

大約過了五分鐘,他總算鎮定了一些,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車鑰匙,就想往外走,然而,他很快又想起了什麼,剛踏出兩步,又折了回來。

原本光亮的眸子,瞬時劃過一縷黯然。

他,果真還是高興得太早了!

記得前些天,他就已經跟輕輕講過四年前的事情,可她卻一點表示都沒有,如果她真是那個女孩兒,怎麼可能會不告訴自己?

而且,她的日記里並沒有提到過任何一絲與四年前那一晚有關的事,由此可見,或許是自己想當然了

哎!

思及此,顧祁森的心像是塞進一塊大石頭,悶悶的,賭得慌。

他重新坐回沙發上,整個人又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模樣。

四年前那事,始終在他心裡留下一個結,以至於到現在,還是或多或少影響了他的心情,所以,關於接下來的日記講了什麼,他都沒再往下看了。

許是太久太久沒有好好睡過一覺了,顧祁森眼皮痛得直打架,只好躺在沙發上,緩緩閉上眼睛。

本來只想眯一小會,誰知,不小心就睡了過去,幸好屋內開足了暖氣,才讓他不至於著涼。

顧祁森睡得格外沉,甚至還做了一個夢,夢到沈輕輕被無罪釋放了,然後她飛撲到他懷裡,嬌嬌甜甜地喊了聲「老公1

「寶貝,歡迎回家1

「老公,我愛你,我這四年都沒停止過愛你1

顧祁森猛地驚醒,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心頭禁不住泛過一抹濃濃的失落。

拿出shuj看了一下時間,凌晨六點鐘。

難得睡足十個小時,他的精神狀態較之前好了許多。

給自己倒一杯水,顧祁森喝了幾口之後,對沈輕輕日記里所說的四年前見過他這事,更好奇了。

於是,他又開始翻她的日記,試圖找出一丁點的蛛絲馬跡,來證明她就是那個女孩。

他很認真地從第一頁翻起,大概翻了20多頁,突然有好幾張空白頁引起他的注意。

其實,那些張空白頁倒是看不出任何異樣,不過,前面那一頁的內容莫名出現了斷片,與下一頁的也接不上,由此可見,有內容缺失了。

當時他看日記並沒有像現在這麼仔細,所以才會忽略掉這些細節,今天,倒是被他找到問題了。

他曾經見過一種神奇的藥粉,無色無味,灑在紙張上邊后字跡會消失不見,所以,是不是沈輕輕寫了一些極其**的秘密,也找藥粉把它抹去?

不過,她有那個必要嗎?

顧祁森抿唇,索性將日記本收好,接著走進浴室洗了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穿戴完畢后,驅車離開沈輕輕家。

他沒有迴環江公寓,也沒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將車子開到某個不起眼的小房子前。

下車后,前來應門的,是一個戴著厚度眼鏡的宅男。

見到顧祁森,他正想打招呼,卻見他匆匆遞過來一個精美的本子,語帶認真說:「有幾頁紙應該是灑了藥粉,幫我恢復,謝謝1

「行,沒問題1

對方爽快答應,接過了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