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69 值得他用最盛大的婚禮將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369 值得他用最盛大的婚禮將她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掛掉蔣京修的dinhu,顧祁森毫不猶豫拿起shuj,按下某個這四年來從未打過的號碼。

「嘟嘟」

聽著電波中傳來等待接聽的忙音,一向淡定沉穩的顧祁森,在這一刻,卻莫名有些忐忑。

他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同意他所提出的有點荒謬的請求,可無論結果如何,總歸是要試一試的

思及此,他不自覺抿了抿唇,眸光稍稍閃了閃。

終於,dinhu被接通了,一抹威嚴又有磁性的男音透過電波,緩緩躍入耳畔中

「今天是吹了什麼風,你居然給我打dinhu?」

「抱歉,領導!我是有事想麻煩您1

顧祁森謙恭說道。

「哼!我以為這些年你在商場沉浮,早已將我這老頭子拋到九霄雲外去!怎麼?這會兒有事就來求我了?」

老人的聲音聽起來十分鏗鏘有力,讓顧祁森不禁想起自己的爺爺,也是這般的聲如洪鐘、神采奕奕。

其實,他之所以沒有去求爺爺幫忙,是因為他知道,哪怕爺爺出面,最後找的還是他這位老領導,與其這樣,倒不如讓他親自解決

於是,面對著老人的抱怨及調侃,顧祁森真誠地道了歉,並由衷解釋:「當初我執意回顧氏接管家業,辜負了您一番好意,深知愧對您,所以不好意思出現。再後來,見您國務繁忙,也就更加不敢打擾了。」

「那現在呢?為何而來?出擺不平的大事了?」

「嗯1

顧祁森點點頭,乾脆直言:「我的妻子牽扯到一宗棘手的官司,目前警方掌握的證據對她非常不利,下午又有專案組將她接到京城受審,我希望您能幫忙,讓我介入此事,真正查個水落石出」

與其藉助別人之手去找線索、找破綻,倒不如他自己親自出馬,重新將證據推敲一遍。

案子發生這麼久以來,其實最核心的關鍵證據,還是只掌握在警方手裡,蔣勝濤礙於職業操守,也不可能當真給他們透露太多,所以直到現在,他們所掌握的情況依然是零零散散的。

顧祁森從來都認為冤案錯案全是可以避免的,他一直堅信沈輕輕無辜,只要去查、一查到底,真相必定會水落石出,而如今,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重新穿上那身警服,為她徹底洗刷冤屈

老領導聽到他的訴說后,遲疑片刻才幽幽出聲:「讓你負責這個案子並不是不可以,但你也知道,你們是夫妻關係,法律規定,像這種情況,你是必須迴避的。」

「我明白,所以,我會跟她離婚1

顧祁森強忍著心痛說出這句話。

離婚了,等她出來后,還可以復婚,反正他們這場婚姻的開始並不神聖,他們沒有一起去過民政局,沒有一起拍合照,沒有一起在結婚申請表上虔誠地簽下自己的名字,所以,離就離吧,他的輕輕,值得最好的一場求婚,他的輕輕,值得他用最盛大的婚禮將她風風光光地娶回家

越想,顧祁森越覺得自己對不起她,滿心滿眼,全是對她濃濃的愧疚。

「離婚?你確定?」

從他的言語中,老領導知道,他一定深愛著他的妻子,可他在這個節骨眼提到了離婚,這還是讓他小小詫異了一下下。

不過,他精銳的眼底很快就劃過一縷瞭然。

因此,未等顧祁森應聲,他便道:「那行吧,既然你肯離婚,那就好辦了。」

「謝謝您,領導1

顧祁森語帶感激道,然而,下一秒卻聽到他說,「你先別高興得太早,我幫你,是有條件的1

「什麼條件?您請說1

「等這個案子結束后,你必須親自去國,跟麗莎公主道歉。兩國的關係,不可能因這麼一個沈輕輕而鬧僵。」

「好,沒問題1

顧祁森毫不猶豫答應。

雖說他一向不喜歡那些所謂的皇室中人、皇親國戚,但,顧氏作為一個富可敵國的集團,怎麼可能少得了與這些人打招呼?更別說,麗莎公主因此事對顧氏、對輕輕有了仇怨,身為集團掌舵者及沈輕輕丈夫的他,是該親自處理善後的

與老領導通完dinhu后,顧祁森一刻也不敢耽擱,立刻打dinhu給蔣京修。

「怎樣?他答應幫忙了嗎?」

蔣京修迫不及待問道。

「嗯,麻煩你幫我準備兩份離婚協議,我等下去看輕輕。」

儘管知道這是假離婚,可提起「離婚」二字,顧祁森的心,依然是遏制不住地泛著疼。

聰明如蔣京修一下子就悟出他這麼做的目的,二話不說就點了頭:「好,你現在開車過來我事務所。」

「1

說完,顧祁森旋即切斷dinhu。

啟動油門,車子瞬間如同迅猛的豹,馳騁在寬闊的公路上。

他將車速得極快,平時從這去到蔣京修的事務所需要花費40分鐘,今天,他不用25分鐘就抵達了目的地。

蔣京修用牛皮紙袋幫他把協議簽好,顧祁森接過紙袋后,一刻都沒有作停留,便急匆匆離開,前往看守所。

這幾天,除了偶爾被提審之外,沈輕輕一直呆在那個小房間里,失魂落魄地想著顧祁森、想著外婆和堂姐。

那天,他給自己送來棉被和緊急按鈕之後,她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會不會不聽她的話,又開始熬夜、抽煙了?

他是不是因為樣子太過憔悴了,不想讓自己見了傷心,所以才不來呢?

可是顧祁森,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啊

沈輕輕雙手抱膝蜷縮在床角,緊緊咬了咬唇,任由思念泛濫成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鐵門突然「吱呀」一聲從外邊打開,沈輕輕猛地抬頭,在見到那一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俊臉時,不禁潸然淚下。

她嬌唇蠕動著,正想喊出「老公」兩個字,顧祁森卻先她一步出聲:「怎麼瘦了這麼多?秦瑄沒給你帶好吃的?」

說著,他人已經大步流星走到她床邊坐下,將手中的文件袋擱一旁,大手直接捧住她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