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381 同父異母的兄妹
小說:| 作者:| 類別:

381 同父異母的兄妹

小說: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作者:寶拉| 類別:科幻小說

撒嬌也好,示弱也好,對無心的多爾來說,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顧冉冉當然知道這點,所以她不會刻意在他面前掉廉價的眼淚,但,偶爾她總會有不死心,想裝可憐試試的時候,就比如現在。

不過,很顯然,多爾依舊不為所動。

他冷漠地將顧冉冉推開,轉身移步走到大班桌前,拿起桌上的固話。

顧冉冉掐住手心,任由修長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

她咬了咬唇,跟著走過去。

多爾用手指按了「002」三個按鍵,顧冉冉見狀,眸光一閃,嘴角悄悄勾起一抹陰冷的弧度。

不一會兒,她便聽多爾冷厲的聲音響起:「你給我過來一趟1

對方不知說了什麼,多爾「嗯」一聲,掛掉dinhu。

這時,顧冉冉心裡再次咯一下,瞬時泛過一縷不好的預感。

「爹地」

她忍不住,繼續喚了多爾一聲,竭盡全力為自己爭取利益,「我知道錯了,對組織造成的損失,我一定會彌補回來,求您不要收回我手中的權力,求您1

「什麼都別說了,這段時間你給我好好反省!我親手打下的江山,豈能被你無知葬送?」

一想到自己損失那麼多錢,多爾便無法給顧冉冉好臉色看。

他們這些年販賣軍火、毒品,幾乎做盡一切黑心交易,這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瘋狂地聚斂財富?

至於設計陷害別人這種吃力不討好、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多爾向來是提不起興緻,也不主張去做的,於是,他在知道索菲亞居然調用組織大量財力物力去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子時,當下就氣得拍翻了桌子!

如果說,殺了沈輕輕,能為組織帶來源源不斷的利益,他當然沒有意見,問題是現實中,索菲亞做這事的後果,卻讓他蒙受巨大損失,這,就另當別論了

「那如果我用整個顧氏來交換呢?」

顧冉冉突然問。

多爾聞言,眼睛驀地瞪大,接著,禁不住冷冷笑了:「整個顧氏?你以為顧長謙吃素的,他的錢有那麼好騙?別說整個顧氏了,依我看,他連百分之一的股份,都不會給你這個外人1

「不試試怎麼知道不行呢?」

顧冉冉堅持,心底其實一點把握都沒有,畢竟,爺爺是知道自己身份的,她根本不是顧家人,怎麼敢妄想擁有股份?

顧家富可敵國,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也是普通人十輩子都仰望不了的巨額財產,而那一切,卻不會屬於她

想到這兒,顧冉冉暗暗咬了咬牙:呵,不屬於她的東西,她同樣不會允許別人得到,特別是沈輕輕,她憑什麼啊?

「那你打算怎麼爭奪顧氏?」

興許是看她信心滿滿,多爾不由得被她挑起了好奇心。

畢竟只要有利可圖的事情,他就一定會樂意去做!

「我」

顧冉冉正想說些什麼,後邊傳來一陣「叩叩叩」的敲門聲。

她咽了咽口水,暗罵一句「該死」,烏黑的眸子半眯,殺意驟現。

不用猜,她都知道來人是誰了,絕對是范洛斯。

他們兩個同父異母,雖有血緣關係,卻無半點兄妹之情。

范洛斯深得多爾歡心,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讓多爾將半壁江山拱手相讓,是她此生最大的剋星,也是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如果說,顧冉冉這輩子最想除掉的人是誰,第一個,毫無疑問是沈輕輕,第二個呢,便是范洛斯了

果真,顧冉冉猜對了!

伴隨著多爾的一聲「進來」,高大挺拔的男人,邁著矯健的步伐走進來。

看到顧冉冉,范洛斯連招呼都不跟她打,徑自走到多爾面前。

「找我?」

面對著多爾這位父親,范洛斯全然不見一絲敬畏,他眼角眉梢間透出刺骨的冷漠,就彷彿自己在見一個陌生人那般。

多爾倒像是習慣了他這樣的態度,沉了沉聲,說:「索菲亞會休息一段時間,她手中的歐洲和亞洲勢力,暫時交給你1

「好1

范洛斯沒有多廢一句話。

「那行,你退下吧1

多爾旋即擺擺手,示意他離開。

范洛斯輕輕頷首,聲都不吭便轉身走了。

顧冉冉見狀,氣得肺都疼了,很想當場發飆,然而,以她現在的處境,實在不宜跟他們撕破臉,於是,她只能逼自己忍住,將心中那股悶氣硬生生壓下。

眼見范洛斯就要走出書房的門,顧冉冉立馬出聲:「爹地,我剛剛的話還沒說完呢,您怎麼不聽聽我的意見,就做出這樣的決定呢?女兒表示不服哇1

她說完,不由得跺跺腳,表示萬分委屈,「我對顧氏是真的勢在必得,為何您就不相信我呢?」

「」

她的話,成功讓范洛斯止住腳步。

他扭過頭,眸光斜斜射向她,意味未明。

「顧氏,哪有你想的那麼簡單?這個節骨眼,你給我老實點,不許再惹事1

「爹地」

「行了,叫一百句爹地都沒用!你回倫敦吧1

多爾的話音落下,索性站起身,走進另一扇門。

這時,書房裡只剩下顧冉冉與范洛斯兄妹倆。

在范洛斯面前,顧冉冉連裝都懶得裝,乾脆陰陽怪氣道:「這下滿意了?我的范洛斯哥哥?」

「滿意1

范洛斯睨她一眼,神色無比冰冷,「你消失,我更滿意1

「你」

顧冉冉被他這話氣得跳腳,想開口罵他,他卻如同一陣風一樣,一眨眼就出了門。

該死的范洛斯,我一定要你好看!

她站在原地,深深吸了口氣,心尖像蘊著絲絲毒液,快速竄遍四肢百骸之中

沈輕輕與沈拂曉聊天聊到大半夜,一直到凌晨三四點才睡下,導致的結果是第二天,兩人都起不了床,齊齊睡到12點。

醒來時,看到shuj里有無數個顧祁森的未接來電,沈輕輕拍拍小腦袋,對沈拂曉說:「姐,你說他會不會氣炸了?」

「呵呵,有可能1

沈拂曉幸災樂禍笑了笑。

「呀,你還笑?小心他遷怒你哦。」

沈輕輕嘟嘟唇。

沈拂曉聳聳肩,一邊扎頭髮一邊往洗手間走:「我才不怕,你就讓他儘管來對付我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