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法醫嬌寵,撲倒傲嬌王爺>第859章:你看,承歡想父皇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59章:你看,承歡想父皇了

小說:法醫嬌寵,撲倒傲嬌王爺| 作者:青酒沐歌| 類別:

春去秋來,轉眼入冬。

踏過一地枯黃,小販的叫賣聲逐漸傳入耳畔,朱雀大街上時古不變的喧囂。

看見君輕寒望著熙熙攘攘的人潮發獃,君輕寒拉了他一把,「四哥,好不容易出來一次,別發愣了,開心點開心點,我們趕緊去醉月樓吧。」

雪央瞪了他一眼,看向君輕寒道:「四哥,你若是想走走,我們不妨散散步。」

君輕寒微不可見頷首,率先撩開了步子。

「央兒,一會醉月樓的蝦餃就賣光了1君輕塵扯著雪央的衣袖提醒她。

雪央立即翻了個大白眼,「你是出來吃蝦餃的,還是出來陪四哥的散心?」

「都有……」

雪央:「……」

「主要是陪四哥散心,順便……吃蝦餃。」

雪央:「……」

「好了好了,我錯了,我們是來陪四哥的。」君輕塵說著拉著雪央跟了過去。

「賣烤紅薯嘍,香甜可口的烤紅薯,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在寒冷的街頭,一處冒著熱氣的紅薯攤十分招人喜歡,外面圍滿了過路人。

君輕寒聽見吆喝聲,停下腳步,抬眸望了過去。

「四哥,你要吃么,我去買?」君輕塵激動出聲,真是難得見他對這些小吃感興趣。

「不用了。」君輕寒抬腳走開。

他並不喜歡吃烤紅薯,只是她喜歡。

如今她不在,買了給誰吃呢?

「四哥……」君輕塵抬眸看去的時候,就見君輕寒已經走遠。

一旁的雪央扯住了他的耳朵,「君輕塵,你還真是個飯桶,腦子裡裝的都是蝦餃么?是四嫂喜歡吃烤紅薯,不是四哥,你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給記岔了。」君輕塵一邊揉著耳朵,一邊幽幽開口。

「賣香包了,安眠的香包,大家都快來瞧一瞧看一看……」

「央兒,那裡有賣香包的,我們過去看一看,你喜歡什麼樣的?」君輕塵眼睛一亮,拉著雪央便走了過去。

「你不管你四哥了?」雪央表示無語。

「四哥就在賣香包的那裡。」君輕塵將人拉了過去。

剛走近,就傳來了幾聲爭吵,「無良奸商,竟然欺騙大家1

「這位客官,我何時欺騙你了,你不要在這裡鬧事,影響我做生意。」小販辯解。

那人直接將荷包撕開,將裡面的乾花抖落出來,「你看著香包裡面是什麼,這是死亡花,不是丁香,更不是薄荷1

此言一落,眾人立即驚呼出聲,「天啊,竟然是死亡花1

「走走走,不買了不買了,騙人1

「哎,客官別走,別走礙…」小販頓時著急了,忙解釋道:「這不是死亡花,這是安眠花……」

可是,沒有人相信他,圍在外面的人皆一鬨而散。

他直接一臉沮喪的坐在了地上,「怎麼沒人相信?」

不過片刻,他看見君輕寒等人走過來,忙招呼到:「幾位客官,要不要買香包?」

「死亡花,又叫彼岸花,在我們南疆,彼岸花可以招魂,能夠牽引著心愛的人找到回家的路。」雪央拿起來放在鼻翼下輕輕嗅了嗅。

「姑娘,買一個吧。」小販熱情道。

「買什麼買,死亡花不吉利。」君輕塵一把將雪央手中的香包打落,拉著她離開。

「阿塵……」

「別看了,你若是想要香包,我們回頭再買。」君輕塵說著扭頭看向君輕寒,「四哥,走了,我們說好去醉月樓的。」

君輕寒頓住腳步,「你們去吧,今日我不去了。」

「四哥?」君輕塵一滯。

「我一會要回宮。」

「那好吧。」君輕塵無奈嘆了口氣。

等到君輕塵和雪央離開后,君輕寒重新走到賣香包的小販前,「我要一個香包。」

「好,客官真是好眼光。」小販激動出聲,忙熱情的為他取香包。

回到寒青宮,君輕寒將香包壓在蘇青染枕下,嘴角微不可見的勾了下。

她能找到回家的路么?

漫步在梅林,上一年冬天二人在梅林的點滴逐漸浮現在腦海中。

那時,她還調皮的為他簪花,嘲笑他的紅耳朵,霸道的吻他。

轉眼之間,一年了……

抬手摺下一枝紅梅,看著朱紅的顏色,愣愣發獃。

不知不覺來到池塘般,看著滿塘蕭瑟,眸光微斂。

紅梅暗香,幽幽而來。

而池塘內的自己,對影成雙。

「皇上,太皇太后讓您去永壽宮一趟。」許嬤嬤前來通稟。

君輕寒頷首,「嬤嬤先回了皇祖母,朕馬上就到。」

永壽宮內,響著撥浪鼓的聲音,太皇太后正逗著玲瓏。

「咯咯咯……」

聽見小丫頭歡喜的笑聲,君輕寒頓時心底一軟,撩步進來,「孫兒見過皇祖母。」

「起來吧,你有幾日沒來看承歡了。」

「啊,礙…」玲瓏看見君輕寒,咿咿呀呀的伸出手抓他。

君輕寒將小丫頭抱在懷中,滿眼慈愛。

「你看,承歡想父皇了。」

「皇祖母,讓許嬤嬤吩咐下去吧,今晚孫兒陪您用膳。」

太皇太後點點頭,將玲瓏接了回去,「承歡是個可憐的孩子,染丫頭出事後,她又是哭鬧又是生病,瘦了很多。沒娘的孩子,讓人心疼……」

「皇祖母,您有話就直說吧。」

太皇太后忍不住嘆了口氣,「寒兒,我知道你對染丫頭的感情,你就是不為了你自己,不為東臨,也要為承歡想一想,找個人來照顧她吧。」

「皇祖母,您現在年紀大了,照顧承歡很吃力。將承歡留在永壽宮,是孫兒不孝。從今日起,讓孫兒來照顧她吧。」

「寒兒……」

「皇祖母放心,有宮女嬤嬤伺候,孫兒能帶得了承歡。」

「寒兒,你怎麼能如此胡鬧,你整日里忙國事,哪裡能顧得上她?」太皇太后著急。

君輕寒將玲瓏抱回來,「孫兒可以,也許有承歡在,染兒就會醒來了。」

「可是……」

「皇祖母不必說了,孫兒心意已決。」

在永壽宮用過晚膳后,君輕寒便將玲瓏抱回了寒青宮。

一看見榻上的蘇青染,小丫頭就朝她的懷中爬了過去,小嘴在她臉上親了下。

看到這一幕,君輕寒既驚訝又感動,眼底微微泛出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