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4章 由誰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章 由誰去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為了能快點把楊梅熬干,蘆玥把多餘的汁水盛出來,給大家當飲料喝。

只是接下來的翻炒,著實有些累人,幸虧趙大妹是個能幹的,也干慣了廚活。

「這就成了?」趙大妹看著濕噠噠、粘乎乎,面目全非的楊梅干,忍不住額頭青筋直跳。

「怎麼可能?」蘆玥一聽趙大妹語氣,連忙開口道,「這個只能算是半成品,接下來就是曬了。」

「你確定?」趙大妹睜著懷疑的眼睛看著女兒,「那冰糖雖然不貴,但也不能隨意糟蹋。」

此時趙大妹說話的語氣有些重,她雖然心疼孩子,但也不容許孩子糟蹋食物。

家裡的日子雖說不艱難,但也好不到哪去。她是心急著解決後山那些楊梅,看著掉落在地的楊梅,她心疼的不要不要。

「娘,你平時曬菜乾,有些是不是需要過個水,然後再晾曬?我想這個楊梅干應該也是這麼操作的。」蘆玥說的那叫個隨意,這會連馮君霞都有些擔心了,只是事已至此,也只能一步步按著孫女說的做了。

「聽玥兒的。」倒是蘆正瑜站在廚房外說了句。

眾人嚇了一跳,也不知蘆正瑜什麼時候過來的。

蘆玥知道家人著急想看結果,於是她想了個折中的法子,「要不我們取一些,把它烘乾?」

「烘乾?」

「大樹,去燒炕。」

「爺、爺爺?」蘆玥訥訥的叫了聲。

蘆正瑜扯了下嘴角,對著眾人道,「把那破炕席找出來,擦乾淨,把這些楊梅挨個放好,過一會給它們翻個身,到晚上應該就好了。」

眾人眼睛一亮,馮君霞更是崇拜的看著老頭子,驚喜道,「老頭子,你怎麼知道的?」

蘆正瑜哼了聲,並沒有回答,反而轉身離開了。

只是隱隱的大家聽到蘆正瑜說,「這麼簡單的法子都想不到,笨死你們1

馮君霞朝蘆正瑜背影翻了個白眼,罵了句,「死老頭子,看把你能的。」

既然蘆正瑜都告訴了她們法子,蘆秉樹就馬上跑去燒炕。

「大樹燒堂屋那炕。」

「知道了娘。」

果然,晚飯後,楊梅干被烘的差不多了。

蘆玥先拿了個嘗嘗,覺得還不錯。

見她娘瞪著她看,趕緊又拿了個塞她嘴裡,問道,「怎麼樣?」

趙大妹含在嘴裡,仔細品味著。

不過看她眼睛里的亮度,蘆玥知道,她娘應該是滿意的。

「如果再裹上糖霜應該會更好吃。」見眾人都嘗了楊梅干,蘆玥又提議道。

「這還不簡單,家裡就有糖霜。」趙大妹說完,就跑去了廚房,沒一會她捧著個罐子回來了。

拿了個碗,蘆玥取了少量的楊梅干,拌上糖霜。紫黑色的楊梅干,外面沾著細碎的雪白糖霜,立馬顏值增加了好幾個檔次。

「再嘗嘗,跟之前有什麼不同?」蘆玥把碗遞過去。

「酸度少了,唔,好吃。」趙大妹滿意的點著頭,又伸手拿了個放嘴裡。

「是比之前的好吃。」馮君霞也跟著點頭,「這楊梅干也不費事,估計只能做今年這一回。」

馮君霞略帶點可惜的說道。

「別貪心,能有今年這一回就不錯了,要不然山上的那些楊梅只能看著它掉地上爛掉。」蘆正瑜說完,慢慢跺到桌子前,敲著桌面思考著。

一會後,蘆正瑜吩咐道,「大樹,你明天開始去收楊梅,盡量多收些。」

「是,爹。」蘆秉樹應聲道,但音量並不大,像是怕被人聽去。

吩咐完兒子,蘆正瑜轉頭對趙大妹道,「大妹,你明天再進趟城,去訂購些小巧精緻的玻璃瓶。」

不用蘆正瑜多說,趙大妹就明白的點頭,「爹,放心,我會隨便找個借口的。」

「嗯,你辦事我放心。」

得到公公的認可,趙大妹把背挺的更直了,還得意的瞟了眼蘆秉樹,惹來對方一個大笑臉。

蘆玥見爺爺把事情都安排好了,她也就沒多插嘴。只是心裡還是有些疑惑,覺得爺爺好像不是簡單的農家老頭?

而看奶奶的舉止……雖然她身上穿著粗布麻衣,但一個人的氣質不是穿什麼衣服就能改變的。

不過沒關係,來日方長。

至於爺爺說的玻璃瓶?呵呵……蘆玥已經不多想了,反正有利於她家就好。

第二天,蘆秉樹夫妻倆一大早上就去忙了。

很快,蘆秉樹就送來了楊梅,馮君霞帶著蘆玥也開始忙起來。

不過蘆玥畢竟才十歲,馮君霞就只讓她負責燒火,需要力氣的活,就叫蘆正瑜。

這樣狠狠忙活了幾天,才把蘆秉樹收購來的楊梅全都製成了楊梅干。

「家裡的錢全都在這了,如果賣不出去,接下來的日子咱全家都得喝西北風了。」馮君霞看著那一大堆裝著楊梅乾的玻璃瓶,心裡說不擔心是假的。

蘆正瑜倒是很自信,「山城可不小,來往的客商更是數不勝數,你還擔心賣不出去?」

山城這裡山多,相對應的山貨也多,每年來這裡收購山貨的客商更多。

而山城百姓有一半是靠著山貨過活的。

不過,蘆正瑜這會有些犯難,不知該由誰去。

派兒子去?蘆正瑜看了眼傻愣愣的兒子……還是算了。

可不派兒子去,難道讓兒媳婦去?

蘆正瑜倒不在意兒媳婦拋頭露面,可兒媳婦心思太簡單,不是做生意的料啊!

算了,看樣子得由他親自出馬了。

「明天,大樹跟我進城。」

馮君霞眼一亮,驚呼道,「老頭子,你要親自去?」

馮君霞知道老頭子有心結,她變著法子的說過他,但他這人就是頭倔驢。

蘆正瑜好像被她戳中了心事似的,突然之間提高了嗓門,「不是你說賣不出去要喝西北風嗎?老子不出馬,難道讓你兒子去?」

「爹,我沒你想的這麼差吧?」蘆秉樹不樂意了,弱弱的為自己辯解。

蘆正瑜眼一瞪,很不給面子的吼道,「說你是個傻的都是抬舉你1

眾人想笑又不敢笑,怕惹毛了這個老實人。

倒是蘆秉樹一點都不怕他老子,紅著臉道,「爹,好歹給兒子我留點面子啊1

沒看他家大妹都快笑的散架了。

「哼1

  • (快捷鍵:←)
  • 王爺要入贅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