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7章 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章 問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蘆玥眨眨眼,感覺自己是不是忘了啥?

連忙翻找起小蘆玥記憶來,發現是有這麼一條,瞬間白了臉。

「現在知道害怕了?」趙大妹終究沒忍住,狠狠瞪了一眼膽大的閨女。

蘆玥心虛的低下頭,訥訥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倒是馮君霞摟過孩子,輕撫著她後背安慰道,「玥兒,再不可亂來了。」

「嗯。」蘆玥也是真怕了,她應該想到的。

外公曾經告訴過她,山裡的草木旺盛,說明少有人踏足。沒有人進去過的山,危險係數就高。

而白玉楊梅所在的那座山,據說很古怪。說是有人進去后,再也沒出來,就是連屍骨都沒有找到。

反正越傳越邪忽,以至於到如今,談起那山就色變,所以也不怪趙大妹打蘆玥了。

就這麼一條進山的道,翻過自家楊梅林就是那山入口,要不然,那楊梅林哪能留給蘆家這外來戶?

當然,蘆玥是不相信那些傳說的,但她相信那山裡肯定有不少野獸。

「這個也是那山谷里摘的?」蘆正瑜指指樹莓。

蘆玥點頭,小心的看了眾人一眼,辯解道,「這不是蛇莓。」

「確實不是蛇莓。」

得到爺爺肯定,蘆玥大鬆口氣。

「那這是什麼?有些軟,好像很好吃的樣子。」蘆秉樹用手捏了捏,又放在鼻子下聞了聞,然後就塞進了嘴裡。

「哎呀,你找死啊,趕緊吐了1趙大妹大力拍著蘆秉樹後背,還用手去勾他嘴裡的樹莓,把個蘆秉樹搞的直翻白眼。

「行了,這個沒毒1蘆正瑜真是被這對蠢夫妻氣樂了,難得朝兩人大聲呵斥了句。

趙大妹鬧了個大紅臉,她也不好意思往前湊,窩在蘆秉樹身後瞧著。

倒是蘆秉樹,可能、也許、大概一直都是這麼被他爹鄙視著長大的,對他爹的呵斥已經免疫,嘻嘻一笑,抓了把樹莓在手裡,不但自己吃著,還往趙大妹嘴裡塞著,倒是個知道疼媳婦的。

蘆正瑜也不管那倆蠢貨,扯了下嘴角,放柔了聲音問大孫女,「玥兒,跟爺爺說說,你是怎麼進去的?又是怎麼出來的?」

蘆玥張了張嘴,很想說,我用腿走著進全她知道,如果真這樣說,她娘能給她一後腦勺。

「我看那邊的草木比較茂盛,就想著裡邊肯定有好東西,我就直接順著一個方向走了進去,然後就發現了那山谷。」

「不過,我每走幾步,都會在樹上做個記號,我出來時就是順著那記號走的。」

蘆正瑜點點頭,瞪了眼不是吃就是傻笑的兒子,心裡想著,幸虧孫輩們不像他們老子……要不然,非得愁死他不可。

「明天帶爺爺去一趟。」

「老頭子1

蘆正瑜擺擺手,「你們也一起去,到時候,我和玥兒進去,你們就在山外等著。」

「不行,爹,我去,你在外面等著。」蘆秉樹收斂了臉上的傻笑,肅著臉的樣子,看上去倒是像極了他爹。

「讓你在外等著,你就在外等著,哪來這麼多廢話?」蘆正瑜低吼一聲,「這事就這麼決定了,明早記得帶兩根長繩子。」說完,他就背著手回了房,不再理會眾人。

「娘。」等蘆正瑜進了房,蘆秉樹朝他娘叫了一聲。

「別叫娘,你爹決定的事,叫祖宗都沒用。行了,天不早了,都洗洗睡吧1說完,馮君霞拎起籃子也快步進了屋。

籃子里的樹莓都被大家吃的差不多了,馮君霞看在眼裡是急在心裡。

全家只有她知道,自家老頭子其實最喜歡吃甜食,尤其是這種甜中帶點酸的果子。

這幾個不孝的,怎麼下嘴這麼快?馮君霞心裡罵罵咧咧的,可一點都不影響她行動。

房裡,蘆正瑜一點沒有要睡的跡象,看到老婆子拎著籃子進來,他眼裡閃過一抹喜色。

「快吃吧,再不吃就沒了。」馮君霞也不戳穿他,把籃子往桌上一放,她就忙自己的事去了。

「明天你真要進那山谷?」

「嗯。」蘆正瑜嘴裡吃著樹莓,心不在焉的應了聲。

馮君霞轉頭白了他一眼,不自覺的抽了抽嘴角,嘀咕了句,「死要面子,活受罪。」

「你說啥?」蘆正瑜轉頭看她。

「我啥也沒說。」

「你說了,我剛剛聽見了。」

「聽見了還問,閑得?」

「哎,我說老婆子,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說話?」蘆正瑜起身,一手拎著籃子,一手往嘴裡丟著樹莓,坐到馮君霞邊上,順手往她嘴裡也塞了幾個樹莓。

「老了老了,還怪會來事的。」馮君霞嘴裡說的不好聽,心裡卻是非常受用。

她家這死老頭子,別看他端著臉,天天一本正經的不要不要的,私底下礙…

「他們都回房了吧?」蘆正瑜往外呶呶嘴。

「我讓他們回房了,這會應該都趟下了。」馮君霞臉上掛著燦如少女般的笑。

蘆正瑜愛極了馮君霞此時的樣子,情不自禁的伸頭在她臉上香了口,成功惹來一對大白眼。

把籃子往馮君霞懷裡一塞,很自然、很熟練的從床底下拖出個木盆,木盆里是兩人換下來的臟衣服,「我去河邊洗洗,你先上床休息吧。」

「我等你一起。」

頓時,蘆正瑜笑了。那表情,跟他那傻兒子一樣一樣的。

堂屋另一邊,馮君霞以為應該趟下了的人,此時正悄悄把窗戶頂開一條縫,小心的朝外瞧著。

「是爹出去了?」趙大妹小小聲問道。

蘆秉樹並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又小心的合上窗戶,就著月光也從床底下拖出一個木盆來。

趙大妹嘴角抽抽,看著幾乎每天都會重複一遍的情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還是沒習慣。

剛嫁進蘆家,趙大妹見新婚丈夫摸黑去河邊給他和自己洗衣服……那心裡的甜蜜度是用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的。

只是有一次她無意中看到,平時端著臉一本正經的公公,也偷摸著去河邊替婆婆洗衣服……那時的自己,別提多震驚了。

以至於一晚上都沒睡好,第二天起來還暈乎乎的。

  • (快捷鍵:←)
  • 王爺要入贅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