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13章 打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章 打賭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趙大妹張了好幾次嘴都沒找到開口的機會,只得訕訕的聽著婆婆討伐她。

當然,對於罪愧禍首蘆玥童鞋,趙大妹很是不客氣的給了她好幾個:你等著,一會回房再收拾你的眼神。

只是碰到咱女主童鞋這種見了錢就不撒手的厚臉皮,趙大妹瞪的再兇狠都無用。

穩穩的把手裡的銅錢用紅繩十個串成一串,又非常仔細的把它放到一邊,與之前串好的那些並排著。

你要仔細看,就會發現,蘆玥童鞋串的那些銅錢,並排放在一起,就跟那被檢閱的士兵似的……那叫一個齊整。

數了錢,知道了小買賣也是能賺大錢的厲害,一家人終於感覺到有些累了。

蘆玥幾個忙了一上午,連口水都沒喝,臨了還被驚了下,身累心更累。

而留在家裡的幾人,惦記著外出的親人,那心一直提著也是很累的。

於是乎,蘆正瑜大手一揮,「回房睡覺。」

呼啦啦,堂屋裡一下就沒了人。

當然,蘆玥臨回房前,還把今天賺的所有錢都收進了自己懷裡。抱著那一堆錢,跑的那叫個快。

氣的趙大妹伸著手,顫抖的指著跑沒了身影的蘆玥,任是沒說出一句話來。

「好了,氣多了傷身。再說了,那錢又不是給外人,那是給咱大閨女,你這樣一想,心裡是不是鬆快了些?」蘆秉樹別看他一臉憨憨的,勸起媳婦來,也是有兩把刷子的。

這不,趙大妹陰陰的臉色就有些轉多雲了,只要蘆秉樹再勸上幾句,估計就能多雲轉晴了。

「哼,一丘之貉。」

「那當然,大家都姓蘆嘛。」

趙大妹轉頭狠狠瞪了男人一眼,轉身氣呼呼的進了屋裡,她再跟他說下去,氣死的絕對是自己。

蘆秉樹緊接著進了屋,那動作快的……一點都看不出他平時的憨厚樣。

蘆玥回到房后,並沒有馬上就午睡,而是把串著紅繩的銅錢,一串串的並排在炕上。

你還別說,二三百來串的銅錢並排的等著被主人檢閱的情景還是蠻壯觀的。

蘆玥喜上眉梢的把玩了好一會銅錢,又撫摸了會碎銀角子后,她才戀戀不捨的把它們放進了她一早就準備好的箱子里。

箱子是她求爺爺給準備的,外面看去像個老舊木箱子,裡面卻另有乾坤。

反正這個箱子水火不侵,堪比後世保險箱。

過足了癮的蘆玥很快就睡著了,從她那上翹的嘴角可以看出,夢裡指不定還在數著銅錢呢。

心情很好的蘆玥睡醒了后,興緻高昂的拿過新買來的綵線,打起絡子來,時不時的還往裡串個珠子啥的,力求吸引顧客眼球。

趙大妹對於把錢給閨女保管這事,心裡雖還有不甘,但也沒再唧歪,也很守信的跑來蘆玥這裡,跟她一起打絡子。

「你那一麻袋碎布頭打算怎麼處理?」打著絡子的趙大妹閑不住的開始沒話找話。

蘆玥看了眼被她拉到牆角的麻袋,笑道,「等我打完手中這個,就讓娘見識下什麼叫變廢為寶。」

「變廢為寶?就用那碎布頭?吹牛都比你可信度高。」趙大妹瞟了眼閨女,不屑的撇撇嘴。

蘆玥抿嘴淺笑,轉頭認真看著她娘道,「既然娘不信我說的,要不我們來打個賭?」

「打賭?賭什麼?你身上什麼東西不是家裡給的?」趙大妹語氣說不上好,關鍵她還是在生由誰管錢這事。

蘆玥前世能一個人過好日子,不跟村裡人起間隙,反而處處受到村民們的關愛,跟她有眼力勁,會來事分不開。

所以,趙大妹臉上的表情,蘆玥一瞧就知道她娘心裡在嘀咕什麼?

遂投其所好道,「要是我輸了,做生意的錢就有你來管。」

「真的?」趙大妹瞪圓了眼,臉上也滿是驚喜。

「我還沒說完呢。」蘆玥面上倒沒什麼表情,心裡覺得好笑,她娘到底對中午那事有多怨念啊!

「那你說。」趙大妹也不打絡子了,坐直了身子,盯著蘆玥道。

「可萬一是娘你輸了……總不會不了了之吧?」蘆玥一副你們大人總是喜歡賴賬的表情看著趙大妹。

把個趙大妹看的火氣騰騰騰就上來了,衝口而出道,「要是老娘我輸了,以後生意上的錢,全由你管!怎麼樣,這下滿意了吧?」

「真的?」蘆玥嘴上問的小心翼翼,其實心裡早就樂開了花。

「哼1趙大妹冷哼一聲,轉頭恨恨打著絡子,好似手上的絡子是蘆玥那肉多的地方,恨不得來上那麼幾下。

蘆玥仗著人小,故意無理要求道,「那我去叫奶奶過來。」

「叫你奶奶過來幹嘛?」趙大妹拉住往外跑的閨女,不明所以道。

「做判官啊!」蘆玥在趙大妹一愣神間,抽出手臂,靈活的跑了出去。

「哎……」趙大妹伸著爾康手,臉上無奈的神情還未收起,就見到大閨女拉著婆婆往這邊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自家男人。

趙大妹知道她想耍賴的機會徹底沒有了。

馮君霞一進屋就瞧著兒媳那一臉大便色,笑罵了句,「瞧你那點出息。」

「娘,這哪裡是兒媳沒出息,分明是你孫女太狡詐。」趙大妹一臉委屈的控述道。

「哼,兵不厭詐知道不?」說完,馮君霞坐上炕,沒再說什麼,倒是給了孫女一個讓她放心的眼神。

趙大妹委屈的癟著嘴盯著蘆玥,只是沒一會,她的全副心神就被吸引了過去。

大夏朝的工業比較發達,但還是限制了百姓們用鐵量。所以,蘆玥只能拿細竹枝或銅絲替代鐵絲。一會一朵含苞待放,一會一朵展蕊怒放,沒一會功夫就紮好了一束。

蘆玥下炕,找來個花瓶,把絹花按層次、顏色、大小一一插好,她才開口道,「好了。」

只是她捧著花瓶等了好一會都沒聽到聲響,抬頭一看,好嘛,都成雕像了。

「奶奶。」不得已,蘆玥提高聲音叫道。

「呃?好了?」馮君霞一個激靈回神,雙眸發亮的盯著那花瞧。

「奶奶,送給您。」蘆玥笑眯眯的遞上去,看的趙大妹眼紅不已。

「好好好,我孫女就是孝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