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16章 蠢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章 蠢貨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馮君霞也沒進院門,只是轉頭朝著堂屋的方向喊了聲,「他們回來了。」

沒聽到老頭子的回話,但馮君霞知道,他一定豎著耳朵聽著自己這邊的動靜呢!

想著老頭子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傻樣,馮君霞就抿唇笑起來。

但很快,她就沒這心情了。

「這是怎麼了?誰欺負你了?」馮君霞擔心的拉過趙大妹,上下打量著。

趙大妹一見到婆婆,再也沒忍住,豆大的淚珠滾滾而下,把蘆玥父女倆搞的很是尷尬。

兩人扎著手站在那,訥訥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馮君霞被趙大妹嚇了一跳,輕拍著她背連連寬慰道,「別哭別哭,跟娘說說,到底怎麼了?」

眼看著趙大妹哭的越來越凶,馮君霞眉頭皺的更緊了,她先是瞪了眼兒子,才半扶半拉的把趙大妹挪進堂屋。

蘆玥同她爹對視了一眼,輕聲道,「爹,保重1說完,一溜煙的跑進了自己房裡,還把門關的緊緊的,以此來表示她的決心。

蘆秉樹腳底捲起一股殘風,顯得他孤零零站在門外是多麼的凄涼。

「你個傻小子,還不進來?」

一道厲聲傳來,頓時打的蘆秉樹一個激靈。他訕訕的摸了下後腦勺,長嘆口氣,邁著悲狀的步伐走進了堂屋。

堂屋裡只有馮君霞婆媳倆在,蘆正瑜在趙大妹哭第一聲時,他就避進了自己房裡。

這種場面,他這做公公的最好不要呆著,省得兒媳婦下不來面子。

「說,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大妹會哭的這麼傷心?」馮君霞坐在椅子上,拍了記桌子,肅著臉問道。

她家這個兒媳,說她是沒心沒肺都有些抬舉,可她就喜歡跟這種人相處……省心!

她不需要兒媳婦多聰明、多有腦子,她只要兒媳能孝順她們兩老,對兒子好,疼愛孩子,一心為她們蘆家,她就願意給她做主,護著她。

趙大妹嫁進蘆家這麼多年,馮君霞頭一回見她哭的如此傷心,說不好奇是假的,但更多的是擔心。

馮君霞知道兒子疼兒媳,她也樂見兩人恩恩愛愛。可剛才,她敏銳的發現,夫妻倆之間好像有了一層無色的隔膜?

「娘,我沒說她……」

「你說了1趙大妹紅腫著眼睛,狠狠瞪著蘆秉樹一眼,控述道,「你罵我頭髮長見識短,你還很大聲很大聲的朝我吼來著1

馮君霞詫異的看著兒子,真箇跟瞧西洋鏡似的,當然,大夏朝的鏡子可不需要從西洋進口,人家自己就能做,不但如此,還出口國外,當然,這跟此時的話題不搭介,咱暫且不提。

「大妹,你先消消氣,看在娘的面上,給大樹一個解釋的機會?」馮君霞柔聲細語的勸道,「如果真是大樹不對,娘一定站在你這邊。」

「嗯,我都聽娘的。」趙大妹感動的往婆婆身邊靠了靠。

在趙大妹心裡,婆婆跟她親娘也沒啥區別。再說,她親娘死時,她還小,倒是嫁到蘆家后,婆婆對她的關心讓她感受到了母親般的溫暖。

蘆秉樹忍著餓,還是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我那是做樣子給那人看的,怕你那句:他們沒為難你吧?而惹毛了對方。」

「大妹,你要知道,那些人喜怒無常,誰知道他們會發什麼瘋,所以,我只能先委屈你,你要實在難受,你打我罵我都成,我絕不還手。」

馮君霞聽明白后,起來拍拍身上並不存在的灰,說了句「我去做飯」就走了。

「娘,我幫你……」

「不用!你跟大樹好好談談。」馮君霞趕緊阻止,她覺得自己再跟這兩蠢貨呆一起,非得被同化了不可。

走進廚房,馮君霞發現大孫女正帶著小孫女在做飯?嚇的她「哎喲」一聲驚呼道,「奶奶的小祖宗們,你們這是在幹嘛?」

「奶奶,瑗兒幫姐姐做飯。」蘆瑗小童鞋,舉著手裡一棵被洗的七零八落的青菜,要求表揚。

馮君霞抱起她,在她粉嘟嘟的小臉上親了一口,才說道,「奶奶的瑗兒都會幫姐姐做飯了?真能幹1

「玥兒,還不把刀放下,你才多大?就敢拿這麼大把刀切菜?你這是要嚇死奶奶嗎?趕緊領著妹妹出去玩吧,奶奶一會就好。」馮君霞看大孫女拿著把大菜刀就被嚇的不輕。

「奶奶,我幫你吧,這樣也能快些。」蘆玥聽話的放下手裡菜刀,心裡卻不以為意。

馮君霞見她堅持,也沒再勸,只是說,「那你幫奶奶燒火吧。」

山城的夏天並不是特別熱,而蘆家所在的村子又處于山林里。

廚房前後開著窗,絲絲涼風吹來,散了廚房的熱氣,這也是馮君霞同意兩孫女留在這裡的原因。

另一邊,馮君霞走後,趙大妹知道自己冤枉了蘆秉樹,很不好意思的低頭坐在椅子上,拿眼角覷著對方。

蘆秉樹哪能看不到媳婦那小眼神,無奈一笑,走過去道,「大妹,我跟你道歉,我真不是故意呵斥你的,我……」

趙大妹伸出食指抵住蘆秉樹嘴唇,眉眼帶羞的快速道,「你不用跟我道歉,是我自己笨,沒領會你的苦心。說起來,該我同你道歉才對。」

蘆秉樹咧嘴笑了,大手撫著媳婦黝黑的頭髮,蹲在她身前道,「那我倆誰也不同誰道歉,就讓這事過去,以後再不提。如果還碰到今天這事,我保證不那麼說你了。」

「不不不,沒事的,你那樣說,也是為了我們好,我能諒解的。」

「我家大妹真貼心。」

「哪有……」趙大妹羞的一臉緋紅,那含羞帶怯的嬌俏樣,看的蘆秉樹都直了眼。

「吃飯了。」

蘆玥的喊聲,打斷了夫妻倆的凝望,兩人相視一笑,相攜走出堂屋。

馮君霞一看兒媳婦臉色,就知道兒子把人哄好了,她趁著趙大妹不注意,朝兒子翹了個大拇指。

飯罷,蘆秉樹說了今天買賣經過,還說了在集市上碰到柴小米的事。

「虧的當時有冬梅在,要不然你大嫂可不會這麼輕易就離開。」馮君霞唏噓道。

兒媳婦娘家大嫂……怎麼評價呢,就是個自私自利、愛貪小便宜卻沒壞心眼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