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王爺要入贅>第23章 套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章 套話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科幻小說

蘆玥說的這個她指誰,在坐四人心裡都知道。只是想不明白,她這麼做的原因?

趙冬梅拿了蘆家的活,雖然一個絡子只賺一文錢,可一天二十來文是沒問題的。

一戶農家,一天二十來文的收入可不算少了。

「那你們要怎麼做?」馮君霞問道,又指了指趙大妹那屋的方向,壓低了聲音道,「畢竟是你媳婦、你娘的娘家。」

蘆玥嘴角上翹,狡黠一笑。

「看樣子玥兒已經有了主意了,來,跟奶奶說說。」馮君霞呵呵一笑。

蘆秉樹父子倆也轉頭看向蘆玥,蘆正瑜更是給了孫女一個鼓勵的眼神。

蘆玥倒也不怯場,微微一笑說道,「其實我們什麼也不用做,當然,查證還是要的。」

「就這樣?那怎麼成?那不是太便宜他們了?」馮君霞不樂意的撇撇嘴。

倒是蘆家父子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玥兒長大了。」

「爺爺,我要學的東西還很多呢。」蘆正瑜直白的肯定,讓蘆玥很激動,小臉紅撲撲的,漂亮的桃花眼晶亮晶亮,閃著耀眼的光芒。

「老頭子?」馮君霞用手戳戳蘆正瑜手臂,讓她趕緊給她解下惑。

蘆正瑜笑嗔了她一眼,緩緩開口道,「你也知道,絡子只能時興一時,要讓大家一直關注我們家的絡子,就要時時出新貨。」

「我們雖然還沒查證真相,但不管模仿我們的是誰,那也只是模仿。除非他們自己創新,不然都不用我們出手,他都長久不了。」

「可膈應人不是?」馮君霞心裡總有些不得勁,「那可都是玥兒好不容易想出來的,多麼費心費神的,他們倒好,直接佔用了不說,還比我們便宜兩文,真是太可惡、太無恥了。」

在馮君霞報不平時,三人都沒說話,只是笑眯眯的看著她發泄。

而馮君霞突突的說了一通后,心裡倒也鬆快了。她無所謂的揮手道,「這事你們自己決定,我不管了。」

蘆家人有了決定,就打算第二天派蘆秉樹去打探一下,看是不是如他們猜測的那樣。

只是,還沒等蘆秉樹出門,趙冬梅一大早,踏著露水過來了。

「玥兒表妹,那絡子賣的怎樣?我一晚了,本來昨天就想過來問了,可又怕你笑話,我硬是忍到了現在。」說完,趙冬梅不好意思的看了蘆玥一眼,好像怕她不相信似的,指指自己眼圈,「你看你看,我這都黑了。」

蘆玥一瞧,還真是。

「表姐,你不用擔心,東西賣的不錯。」蘆玥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趙冬梅上炕,還把炕桌上的小吃食推到她面前,示意她吃。

「真的?你沒騙我?」趙冬梅難掩激動之色,捏著吃食的手都微微顫抖起來。

想著今後每半個月都有一筆錢進賬;想著以後哥哥買紙筆,再也不用計算來計算去;想著給她爹買一把防身的匕首,讓他進出山林更加安全;想著她娘心心念念的磚瓦房……

幾息間,趙冬梅想了很多很多,想的小臉兒紅紅的,瞧的蘆玥稀罕不已。

「表姐,想什麼呢?臉都紅了。」蘆玥探過頭去,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晃晃。

「唰1趙冬梅本來就紅的臉,這會真成猴屁股了。

趙冬梅嬌嗔的瞪了眼蘆玥,故意惡狠狠道,「趕緊告訴我,是不是真的?」

「真的,我什麼時候騙你來著。」蘆玥坐了回去,捏了塊果脯放嘴裡含著,只是眼睛不著痕的瞟著趙冬梅。

「表姐,你一個人打絡子太辛苦,要不叫舅媽一起幫忙吧?」

趙冬梅撇撇嘴,不屑道,「反正我娘怎樣你也知道,所以我也不怕你笑話,就我娘那急躁的性子,坐不了一柱香,她就得起來動動。」

「這倒還好,就像你跟我說的,坐久了就要起來活動活動,不然對身子不好。」

蘆玥點點頭,說道,「這不是很好嘛,你應該同舅媽學習。」

趙冬梅不雅的翻了個白眼,氣悶道,「好什麼啊,簡直是給我幫倒忙。她打的那些絡子,我每個都要返工,比自己打一個還累。後來我實在煩她,就把她趕了出去。」

說到這裡,趙冬梅還挺自得的。當然,她把她爹搬了出來,不怕她娘不屈服。

「……舅媽就這麼聽你話?你讓她出去她就乖乖的出去了?」蘆玥詫異的瞪大雙眼,好奇的問道。

「噗1趙冬梅嗤笑一聲,搖頭道,「我哪有這麼大的本事?還不是把我爹抬出來。不過,我娘她也是個不肯吃虧的,臨出門前,還抓走了好些新打的絡子,把我氣的……」

到這會趙冬梅還心疼著呢。

她娘手大著呢!那一抓,最起碼十好幾個,還就往最時新的那些抓。

蘆玥聽到了自己想要的,寬慰了她表姐幾句,就不著痕的轉移了話題。

結了賬,送走了趙冬梅,蘆玥慢悠悠的往她爺奶屋裡走去。

「爺爺、奶奶,事情已經可以確定了。」蘆玥挨著她奶奶坐下,隨手拿起一個線團,幫她奶奶搓著線。

蘆正瑜夫妻倆對視一眼,均搖頭嘆惜。

「你那舅媽真是個鼠目寸光的。」馮君霞不屑道,「得虧你舅舅他們都是明理的,要不然礙…那一家子可怎麼過啊?」

蘆玥聳聳肩,也是很無奈。

「我爹呢?他去柴家溝了?」

「沒,他和你娘去鋤地了。」馮君霞道,「你爹說,由你出馬,他就可以省了這一趟了。」

「爹可真信的過我。」

柴家溝,柴小米娘家。

此時柴家堂屋裡坐著柴小米哥嫂和爹娘。

「小米,你找個借口去蘆家住一段,學學他家果脯的做法。」柴大柱恬不廉恥的直接開口道。

柴小米睜著雙迷茫的眼睛,看著她大哥,一臉懵逼的問道,「學果脯幹嘛,我要吃問她們要就是了,費什麼勁去學?不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