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24章 忽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章 忽悠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柴大柱被自家傻妹子的話氣的瞪圓了眼,他伸著手,哆嗦的指著柴小米,怒其不爭道,「你懂個屁!你知道蘆家果脯有多搶手嗎?你知道蘆家賣果脯就送絡子……那些人就跟瘋了似的,大把大把往外掏錢。」

「小米,你是沒看到,那場景……嘖嘖,就跟那不要錢似的。」梁菊花羨慕的嘖嘖幾聲,眼裡泛起貪婪的光芒。

「小米,你要知道,娘家好了,你才能在趙家過的更好。」柴小米老娘梁二妞也適時勸道,「他趙大山知道你當初算計他的事吧,所以你看,自從你生了書知他們兄妹倆后,一直再沒懷上。你知道是什麼原因?那是他趙大山不想讓你再給他生孩子。」

「不是說我生產時傷了身子?」柴小米已經完全懵圈了。

「屁1梁二妞恨恨的吐出個髒字,斜著眼睛煞有介事道,「誰生孩子不是這麼過來的?生雙胎的又不是只你一個。前頭那村,不是也有一個生雙胎的,人家現在又懷上了。」

被梁二妞這麼一說,柴小米好似恍然大悟,她猛一站起來,轉身就往外走。

「哎,你去幹嘛?」梁菊花詫異的一把拉住暴走的柴小米。

「回家,找趙大山算賬去。」柴小米咬牙切齒,恨不得一副咬死趙大山的樣子。

「哎喲,我的傻妹子,你這樣去,他趙大山會承認就怪了。」梁菊花一拍大腿,誇張的說道。

「那、那要怎麼辦?」柴小米原本就是個不會拿主意的,現在直接抓瞎了。

梁菊花眼珠滴溜溜的轉了幾下,半拉半扶的把柴小米摁坐在椅子上,語重心長道,「妹子,聽嫂子一句,這事不能急。」

柴小米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看著自家大嫂,抖著嘴唇哭喪著臉道,「大嫂,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1

「嫂子這不是正在跟你說嘛。」梁菊花滿意的拍拍柴小米手背,裝模作樣的說道,「妹子,你想不想讓趙大山以後都聽你的。」

「想1柴小米激動的點頭,她做夢都想呢!

「那現在你家的錢有誰管?」梁菊花繼續問道。

柴小米扭捏了下才細若蚊蠅的說道,「他。」

「這就對了。」梁菊花恍然道,「你想,你要用錢,得問他要,不得聽他的,看他臉色,還得聽他訓,要不然就沒錢花。是不是這個理?」

「……是。」柴小米略一想,還真如自家嫂子說的那樣,每次她要買樣什麼東西,都要同趙大山磨好長時間。甚至有時候她撒潑耍賴都沒用,趙大山說不給就不給。

想起以往不好的情景,柴小米更相信梁菊花說的。

「那如果咱手裡有了錢?」梁菊花掏出個銅錢在手心裡,挑挑稀疏的眉毛,自得一笑,「他趙大山還不得聽你的,要是不聽你,你就用錢砸他,你說他那時的臉會不會很精彩?」

柴小米隨著梁菊花所說,在腦子裡自動播放著那時情景……她不由的樂了。

梁菊花一看,覺得機會成熟了,於是她再次提到,「你那小姑一家,日子可比你家好多了,她們也沒說要幫幫你們,就顧著自己擺攤做生意。」

「你家男人,那可是她趙小妹僅存的哥哥,你又是她大嫂,你誠心去說,蘆家不會不答應的。」

梁菊花話說的好聽,還不是忽悠柴小米去學蘆家做果脯的事?

「可、可我在她家說不上話。」柴小米不好意思道,其實她在蘆家,大家都對她客客氣氣的,她幫忙與不幫忙,人家都不會說什麼。她心裡多少有些感觸,人家沒拿她當自己人。

「可她們也不會給你難堪不是?」梁菊花轉著眼珠子反問道。

柴小米點點頭,蘆家從來都是把她當客人,哪會給她難堪?

「這不就結了?」梁菊花一攤手,繼續道,「你呢,找個借口去她家住一段日子,實在不行就帶上冬梅。平時呢,機靈點,能讓她們自動教你最好,不行的話,你就在一旁瞧著。」

柴小米點點頭,算是答應下這事了。

「先瞞著你家男人,等干出一番事來,你想怎麼說都行。」

成功忽悠走柴小米,柴家幾人暗自偷樂著。

「娘,你說小妹她能成嗎?」柴大柱擔心道,「小妹可是被趙大山吃的死死的。」

梁二妞翻個白眼,無所謂道,「是她自己要學的,可不管我們家什麼事。」

柴家幾人一聽,頓時眼睛一亮。

柴大柱更是一拍大腿,朝他老娘翹了個大拇指,拍著馬屁道,「還是娘您腦子轉的快。」

梁二妞自得一笑,拍拍衣服站起來道,「我去你們花嬸子家一趟,問問她家的果子沒有沒訂出去?」

「那我也去趟賴子家。」柴大柱倒也機靈,緊接著說道。

「還有我,我也去打聽下,還有誰家有多餘的果子?」梁菊花撫了下頭髮,洋溢著燦爛的笑大步往外走。

柴家人全都行動了起來,她們認為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現在早做準備,就能早一些賺錢。

柴小米心裡端著事,到家后也沒心情做飯,反正有女兒在,她也不怕餓著家裡人。

一個人坐在堂屋那,臉上神情變幻莫測,努力思考著找什麼樣的借口去小姑子家?

柴小米心裡其實是有些怕蘆家二老的,總覺得自己那點小心思,他們都看在眼裡。

「娘,今晚什麼菜?」趙冬梅站在堂屋門口看著她娘,總覺得她娘從外家回來後過於沉悶。

「你看著辦吧。」柴小米哪有心思整晚上的菜?她無所謂的揮揮手,讓女兒自己決定。

趙冬梅孤疑的看了她娘好一會,確定她娘心裡藏了事。

能讓她娘心裡藏事的……那就不是小事了,而且很可能跟自家有關。

不過趙冬梅也沒有立馬衝上去問,她知道自己人言輕微,問也問不出什麼,還得等著她爹回來跟他說吧!

趙冬梅怕自己看走了眼,還特意給她娘倒了杯水,近距離的觀察了下她娘臉色后,不動聲色的去廚房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