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26章 質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章 質問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蘆正瑜就起來了,帶上孫女為他準備的果脯樣品,帶著一家人的期望進了城。

而柴家,柴小米由於昨晚想的太多,到這會還躺在炕上睡覺,正好方便趙大山父女倆說話。

「冬梅,怎樣?昨晚有問出些什麼?」趙大山坐在灶膛那,幫閨女燒火,順道說說柴小米的事。

趙冬梅拿著鏟子攪著鍋里的南瓜粥,皺了下眉頭道,「爹,娘說要跟我一起去姑姑家住幾天,說是姑姑家生意忙,我們去幫著干幾天活。」

趙大山一愣,眼裡閃過一道厲光,冷著聲音道,「她還說了什麼?」

「其他倒也沒說什麼,不過昨天早上娘還跟往常一樣,忙著家裡活計。只是去了趟外婆家后,回來就一直坐在堂屋那。」趙冬梅把昨天的發現同她爹說了遍。

「爹,我覺得你還是去趟姑姑家,跟她們說一聲,省得娘突然跑去,打得姑姑她們一個措手不及。」趙冬梅壓低聲音提議道。

趙大山點頭應道,「這事我心裡有數。」

趙冬梅看她爹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她就沒出聲,怕打斷了他思路。

趙大山心裡寫下一個個法子,然後一個個假設,再一個個劃去,最後他決定,暫時先不去小妹家,他得完全弄清楚柴小米這事。

趙大山不想因為他們父女倆的猜測而冤枉柴小米,但如果事情屬實,他也不會放過柴小米。

和往常一樣,趙大山吃過早飯就背著竹籮進了山。

柴小米打著呵欠出來,看到家裡只有閨女在,她也沒多想,洗漱后很自然的進了廚房找吃的。

「冬梅,一會跟娘去姑姑家吧。」柴小米又一次提出來。

趙冬梅拎著雞食,仍舊搖頭說,「不去,爹說過,不要我們動不動就去姑姑家,這樣對姑姑不好。」

低頭餵雞的趙冬梅,嘴裡回著話,眼角餘光一直瞟著她娘看。

只見她娘臉一僵,又一怒,好像要發火,卻偏偏忍著,忍著她臉都扭曲了。

要說柴小米昨天是想在趙大山面前賭氣,才會答應梁菊花的事,現在嘛……她一定要辦成此事。

只是柴小米知道自己腦子不靈光,想不出好辦法,她決定再回娘家一趟,請教下大哥大嫂。

趙冬梅看著她娘出去,心裡跟打鼓似的。

她雖然看不慣自家老娘某些方面的處事作風,但畢竟是親娘,還是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生活美滿的。

柴小米心裡端著事,快步往娘家走去,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後跟著一個人。

趙大山見柴小米從自家院里出來,他就遠遠的墜在她身後。

兩家一個村的,趙大山一看柴小米行走的方向就知道她去哪兒了。

「爹、娘,大哥、大嫂。」

看柴小米一路急行過來,柴家人都嚇了一跳,紛紛問道,「出什麼事了?」

昨天雖然想像的很好,但柴家人也怕出意外,畢竟那趙大山可不是個囊的。

「沒出什麼事,就是我想不出法子。」柴小米倒也乾脆,直截了當就說明了來意。

「法子?」梁菊花詫異,「隨便扯一個不就行了。」

柴小米搖頭,解釋道,「大嫂,你沒跟蘆家人接觸過,不知道他們家老爺子和老太太的厲害,那眼睛看過來,我總感覺心裡那點小九九都被發現了。」

這下不單梁菊花詫異了,其他三人也都驚訝不已。

「真這麼厲害?不會是你自己太慫了吧?」柴大柱有些不太相信,就農村老頭老太太的,能厲害到哪?肯定是自家妹子自己嚇唬自己……想多了。

「大哥,你別不相信……」柴小米還想試著強調,卻被柴大柱抬手阻止了。

「我相不相信問題不大,你能學來果脯的製作方法才是關鍵。」

「砰1

「什麼聲音?」

柴大柱一個激靈,人已經像豹子一樣躥了出去。

外面艷陽高照,並沒有什麼人。

「大柱,是誰?」

柴大柱搖搖頭,「我沒看到,可能是哪裡來的野貓,餓著了,偷吃了小黃的飯,還把它的碗給踩碎了。」

眾人隨著他的目光看過去,見家裡小黃狗的飯碗,此時已經碎成幾瓣。

再看了眼大門敞開的院落,確實也沒地方藏人,這才鬆了口氣。

幾人回到堂屋,柴家老爹柴鐵蛋開口道,「小米,你現在就去蘆家,就說你跟大山鬧脾氣了,要在她家住幾天。」

「這、這能行?」柴小米此時心臟狂跳,很想說:要不就算了。

只是對上大家期待的目光和鼓勵的眼神,柴小米又開不了口了。

再一想,娘家和自家都還住著茅草屋,而蘆家卻是住著木頭搭建的瓦房,敞亮的房屋,整潔的院落,她就羨慕不已。

柴小米不自覺的腳步就往蘆家所在的村子挪,只是不遠處站著的人,怎麼看著這麼像自家男人?

趙大山在柴家一激動,就踩碎了狗食碗,不得已,只能躲進最近那間屋。

一般人聽到響動出來察看,肯定會往外瞧。而趙大山卻是反其道而行,順利的從柴家後院跳出去。

他知道柴小米沒主見,耳根子軟,肯定會在柴家人的忽悠下去小妹家的,所以,他就等在必經之路上。

「大大大山。」柴小米見了估,「你你怎麼在這裡?」

「等你。」趙大山犀利的目光鎖住臉色煞白的柴小米。

本來就怕他的柴小米,此時跟個鵪鶉似的站在那簌簌發抖。

「柴小米,你覺得家裡日子不過好?」趙大山往她方向走近了幾步,嚇的柴小米趔趄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你在家裡想幹活就幹活,不想幹活我也沒說你,怎麼,覺得這樣不好?還是不夠好。」

「每次打來的獵物,你都要拿一半去娘家,我有說過你一回?每次從小妹家回來,大包小包的,你有想過拿些肉過去?」

「你既然這麼惦記著娘家,怎麼就不幹脆住那?幹嘛還要算計著嫁我?嫁給我,多委屈啊1趙大山越說聲音越平淡,最後好似在自喃自語。

可聽在柴小米耳里,就跟炸雷了似的,讓她非常不安。

「不不不……不是你說的那樣。」柴小米連連搖頭辯解,「我我我……只想、只想……」

「想什麼?想偷學小妹家果脯的製作法子?」趙大山厲聲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