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王爺要入贅>第27章 不自量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章 不自量力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科幻小說

柴小米驚恐的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冷若冰霜的趙大山。

心裡不停的說著,他知道了,他都知道了……這下死定了……完了,完了……

「哼,不自量力1趙大山冷哼一聲,上前拽住柴小米胳膊就往蘆家走去。

柴小米失了魂似的被拽著走,中途差點摔倒好幾次,也虧得趙大山一直沒鬆手。

其實趙大山心裡也很無奈,他雖然很多地方看不慣柴小米,但多年夫妻,又生了一對龍鳳胎,他心裡還是感激她的。

哪怕當初不是自願娶她,但柴小米嫁給自己時可是清白身子,他雖然氣她的算計,但事已至此,也沒多說什麼。

平時對她,也是能遷就就遷就,畢竟為了生龍鳳胎,她不能再有生孕。

可壞就壞在柴家人總是在背後瞎搗搗,柴小米又是個沒腦子的,這些年來,沒少給他和家裡添麻煩。

「這是怎麼了?」馮君霞被嚇了一跳,趕忙接過柴小米,把人扶進了堂屋。

聽到動靜的趙大妹出來一瞧,也被嚇到了,不過,在她心裡,大嫂可沒大哥來的重要。

「大哥,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跟大嫂吵架了?」趙大妹有些急切道。

趙大山強顏歡笑了下,覺得自己很沒臉見自家小妹。

妹夫把摘果子的活給他,不就是想讓他家日子過的好些嗎?

可柴小米要幹什麼?偷學果脯?這不是要絕了自家和小妹家的路?

「小妹……」趙大山暗啞著嗓子叫了聲,又覺得通過小妹的嘴,說給蘆家人聽不好,於是他清咳了下改口道,「大樹呢?」

「在後院呢,我去叫他。」

「不用,我自己過去,正好跟他說些事。」說完,趙大山也不等小妹答應,他熟門熟路的往後院走去。

趙大妹孤疑的看著自家大哥身影消息在拐角,才轉頭看向堂屋。

那裡靜悄悄的,並沒有人說話,這讓趙大妹很好奇。

可趙大妹還是有些腦子的,她知道自己心急、嘴笨,勸不來人。

這樣想著,她轉身進了廚房。哥嫂來了,總得吃過午飯再走。

蘆玥探出頭來,姣好的面容上,兩顆如黑葡萄似的眼眸,靈活的轉動著。心裡則在猜測:這是東窗事發了?

後院,蘆秉樹正蹲菜地里,拿著雙筷子夾蟲子。

「大樹。」

蘆秉樹抬頭一看,見是自家大舅哥,遂揚起笑臉道,「大哥,啥時候過來的?」

「剛來,過來跟你說些事。」趙大山躊躇著還是覺得實話實說。

現在事情還沒發生,完全可以扼殺在搖籃里。

蘆秉樹一聽大舅哥找他說事,他立馬把竹筒里的蟲子往雞圈一甩,放好竹筒,拍拍手裡的土,小心的走出菜地。

「怎麼了?我看著你臉色有些不好。」蘆秉樹走近一看,大舅哥那臉……就跟被屁磞過了似的……那個臭啊!

「柴小米娘家人想讓她過來偷學果脯。」

蘆秉樹張大著嘴,完全沒料到大舅哥說的是這事。他以為是大舅哥發現了柴家人偷賣絡子的事呢。

不過趙大山也是有眼力介的,他一瞧妹夫臉色,心裡一個咯,問道,「難道她們還做了什麼?」

這時候蘆秉樹想否認已經來不及,再說,他也沒想幫柴家人隱瞞。畢竟讓大舅哥知道,還可防著點柴家人,省得啥時候也被那家人坑了。

尤其是媳婦她娘家大嫂……嘖嘖,真替大舅哥擔憂。

「大樹,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趙大山心裡隱隱有感覺,估計事情又跟自家那蠢婆娘分不開。

趙大山還真了解自家媳婦,聽了蘆秉樹話后,真是氣的心肝肺都痛。

「她們家怎麼敢?」趙大山握緊拳頭,大口喘著氣,提醒自己這裡是蘆家,不能亂來。

「大哥,那事已經解決了,以後柴家討不了好。倒是果脯的事,製作法子可不能流出去。」

自家人知自家事,那果脯的製作法子也不是多複雜,有點心眼的人一瞧就明白。

「怎麼解決的?我怎麼沒看到你們找上門去?」趙大山莫名問道。

蘆秉樹神秘一笑,在趙大山耳邊嘀咕了會,才嘿嘿笑道,「怎樣,這法子好吧?」

趙大山終於露出了這兩天來頭一個真心的笑,他拍拍妹夫肩膀,感嘆道,「讀書人的頭子就是轉的快。」

所以,他才會砸鍋賣鐵的也要讓兒子去學堂,而兒子也確實是塊讀書的料。

他天天起早貪黑的進山下河,就是想多攢些錢,好讓兒子放心讀書,家裡有錢供他。

只是一想到柴小米,趙大山的好心情就打了折扣。

「不過,你們大度的不跟柴家計較,我可沒有。」趙大山思量了下道,「該鬧還是要鬧的,省得柴家人以為咱們好欺負。不過這事不用你們出面,我去1

「這、這樣好嗎?畢竟那是嫂子她娘家。」

趙大山瞪了眼妹夫,不屑道,「人家可沒把咱們放心裡,咱們替她想那麼多幹嘛?」

蘆秉樹心裡雖然贊同大舅哥,但又顧忌趙冬梅兄妹,畢竟那是孩子們的娘,是他們外家。

尤其是書知,那孩子太懂事了。

「要不……還是算了吧。」蘆秉樹搖頭,跟趙大山說了那天接下來的事情。

趙大山聽完,倒是挺高興的,「這樣也好,雖然錢少了點,但人輕鬆,還不用擔心東西賣不出去,不用吹風日晒的辛苦擺攤。」

「可不就是這個理。」蘆秉樹贊同道,「所以大哥,那事就算了,怎麼說也是書知他們外家,鬧起來大家都不好看。」

「這可真是便宜他們了。」趙大山擰著眉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蘆秉樹呵呵笑著,不置可否。

「不過大哥,我說你也別只顧著忙自己的事,也管著點大嫂。」

趙大山瞟了他一眼,笑道,「我也想管,可總不能把她拴褲腰帶上吧?」

「有什麼不行的?」蘆秉樹瞪大眼睛反駁道,「跟著你,正好可以給你打打下手,省得她閑在家裡盡干糊塗事。」

「也不是我說你,寵女人也得有個度。」說完,蘆秉樹還得意的沖趙大山挑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