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28章 好自為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章 好自為之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這話要是在以往說,趙大山估計能跟蘆秉樹打上一架。但現在嘛……天時、地利、人和,正好中了下懷。

「大樹,咱們找個地方,你跟我好好說說。」趙大山看著蘆秉樹很認真的說道。

倒把蘆秉樹搞的差點犯了尷尬症。

「這、這有什麼好說的?不就是那麼回事嘛。」蘆秉樹撓著頭,嘿嘿傻笑著。

只是你細看,就會發現他耳根兒紅紅的,顯然是害羞了。

趙大山此時的心情可以說非常不錯,他自己日子過成啥樣不重要,只要小妹過的好就成。

看妹夫這傻勁,平時肯定沒少干寵媳婦的事。怪不得小妹這幾年都沒見老,還反而越活越傻了。

不過對妹夫的提議,趙大山也在心裡做了決定,至此後,柴小米的日子就沒有以前那麼舒心了。

不過這是后話,咱暫且不提。

說到柴小米,那就去看看她在幹什麼。

柴小米被馮君霞扶進堂屋,她也沒好意思抬頭。更是怕抬頭,怕被馮君霞瞧出什麼?

只是柴小米還是看輕了馮君霞。

當馮君霞看到趙大山和柴小米時,她就知道趙大山發現柴小米的事了。

所以想讓她勸柴小米……呵呵,她馮君霞做不到,她就是這麼小心眼,就是這麼的任性。

所以,直到蘆正瑜背著手回來,才打破堂屋裡那快凝成實質的尷尬氣氛。

柴小米抬頭飛快瞥了眼蘆正瑜,心裡咚咚咚打鼓的厲害。她這會盼著趙大山能進來,進來哪怕罵她打她一頓,也好比現在誰都不理她的強。

也許柴小米心裡的吶喊太強列,也許趙大山知道蘆正瑜回來了,想過來跟他說說。

總之在柴小米期盼的眼神中,趙大山出現了,頓時,趙大山高大的形象深深刻進了柴小米腦海里。

「蘆叔,蘆嬸。」趙大山紅著臉,扎著手站在那,很是不好意思。

蘆正瑜點頭,招手讓趙大山過來坐。

趙大山一個指示一個動作的像個小學生似的老實坐在蘆正瑜對面,雙手放在膝蓋上,正襟危坐著。

「這事不怪你,但你也要負一定的責任,沒管好媳婦。」

「是,蘆叔說的對。」趙大山誠懇受教,並保證道,「我以後一定好好管。」

蘆正瑜無所謂的擺擺手,要不是看在兒媳面上,要不是看趙大山這些年來的表現,他是不會多這次嘴的。

柴小米忐忑不安的心放下了一半,只是她這回真的放心太早了。

兩人並沒有在蘆家吃飯,趙大山就拉著柴小米回了家。

路上,趙大山同柴小米說,「你前段時間是不是拿了些絡子去娘家?」

「絡子?」柴小米一愣,想了下才說道,「好像是有。」

見趙大山站住,皺眉看著自己,柴小米心裡咯下,臉唰的一下就白了。

「不、不會的……」柴小米無意識的搖著頭,她不相信爹娘會這麼做,「一定不是爹娘做的。」

「噗,這回倒是挺聰明的,不過你可能不知道,你那好哥嫂,上個集市已經拿去賣了。」

趙大山笑的幸災樂禍,他也不管柴小米煞白的臉,繼續打擊道,「你雖然笨了點,蠢了點,但不會眼瞎的看不明白,冬梅每日每夜不停的打絡子是用來做什麼的?」

柴小米敦實的身子晃了晃,兩眼開始發暈。

「就是你心裡想的那樣。」趙大山狠心戳穿柴小米幻想,補刀道,「要是沒有你哥嫂那一出,冬梅打的那些絡子一定能全都賣出去,不過現在嘛……」

「絡子沒賣出去,就拿不到錢,冬梅的辛苦全都白廢了。你心裡是不是很開心?冬梅她跟我提過,等她賺了錢,要給她娘花呢!省得她娘老盯著別人家的東西。」

「不過我跟冬梅說了,她娘不需要她孝敬,她舅舅、舅媽會給她娘買的,她們才是一家人呢1

「哈哈哈……人家是一家人,我們父女幾個算什麼?以後別再自作多情了……」趙大山大笑著說完,也不管搖搖欲墜的柴小米,直接轉身就走。

趙大山真真假假的話在柴小米心裡翻起了吞天大浪,她娘家哥嫂、爹娘是什麼性子,其實柴小米心裡都清楚。

她覺得自己在家裡不受重視,男人對她也就那麼回事。不說兩個孩子,就是小姑子及小姑子家的幾個孩子,他都比對她來的好。

可她在娘家就不同了,她每次拿著東西回去,她們都對她笑顏相迎,誇她厲害,有本事,拿捏的住男人,要不然也做不了家裡的主。

每次聽到誇獎她的話,她就覺得自己在娘家地位超然,很受重視,讓她飄飄然。

所以她明知道自己的行為不受家人待見,她還是堅持經常拿東西回去。

就像這回,她手笨,打不好絡子,還被閨女罵,她心裡氣悶,就想回娘家倒倒苦水。

回娘家怎麼可以空著手?哪怕是拿過去幾個絡子。

哥嫂的行為她真的沒想過,更沒想過要毀了家裡的進賬。

柴小米失魂落魄的墜在趙大山身後,腦子裡閃爍著無數個念頭,她不明白怎麼就成這樣了?

趙大山徑自去了柴家,柴家這會正在吃午飯,正好,一家人都在。

「大山,來了,吃過了嗎?」柴大柱扯著嘴角隨意招呼了聲,並沒有放下碗筷也沒有起身相迎的意思,可見趙大山在柴家人心裡根本沒什麼分量。

趙大山也不在意柴家人的態度,只是站在門外,冷著聲音道,「你們做過些什麼,我都知道,這次不說不等於放過你們,只是不屑於對付你們這種無恥小人。以後別再打柴小米主意,最後奉勸你們一句:人做事天在看,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你們……好自為之吧1

說完,也不等柴家人反應,趙大山轉身利索的離開了。

獨留下傻了眼的一眾柴家人。

好一會後,柴大柱才對著他爹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柴鐵蛋捧起碗,不甚在意的吃著飯道,「咱家賣絡子的事,你那妹夫知道了。」

「噗!就這事?哈哈……那又怎樣?他管得著嘛1柴大柱毫不在意的嗤笑,心裡對趙大山的警告恍若未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