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29章 各人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章 各人心思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倒是梁菊花著急了,「你傻啊,咱們的果脯還指望著小妹呢。」

「哦?是哦1柴大柱恍然大悟,終於意識到事情不是自己以為的這麼簡單,「那怎麼辦?」

柴鐵蛋眼皮都沒抬一下的老神在在道,「小米這孩子我了解,用不了幾天,她就會主動找上門來,到時,我們多說些好話,這事就成了。」

「還是爹您厲害。」柴大柱適時拍了他爹一記馬屁。

柴鐵蛋不甚在意的哼了聲,眼角眉梢都是得意。

趙大山出了柴家大門后,就急匆匆的回了家。家裡飯已經做好,正等著他。

只是今天做飯的人是柴小米。

趙冬梅一見她爹回來,眼睛頓時一亮,張嘴就要說什麼,只是趙大山給她使了個眼色。

趙冬梅眼珠子一轉,心領神會的閉了嘴,去廚房幫著端菜。

飯後,趙大山收拾東西準備上山,他對正在收拾飯桌的柴小米道,「你去拿個竹籮,跟我上山。」

「啊?」柴小米一時沒反應過來,整個人都傻傻的看著趙大山。

「去拿個竹籮,跟我上山。」趙大山又強調了遍。

他不能把柴小米留在家裡,還是聽妹夫的話,拴褲腰帶上吧,這樣也能給他打打下手。

柴小米還是沒想明白,但她也不敢反駁,老實的去雜物間拿了竹籮,跟著趙大山進山。

趙冬梅眨眨眼睛,一臉懵逼的端著碗站在屋檐下,看著爹娘一前一後走進山林。

「哎呀,不想了不想了,管她呢1趙冬梅跺跺腳,端著碗進了廚房。

而蘆家在趙大山夫妻倆走後,並沒有馬上開飯,而是圍著蘆正瑜,一雙雙眼睛盯著他,都明亮的嚇人。

蘆正瑜不說話,端著茶杯,有一口沒一口的抿著,眼裡閃著戲謔的光芒。

「哎呀,你個死老頭子,還賣起官子來了?」馮君霞俏目一瞪,嬌呵道,「快說,事情辦的怎樣了?」

「肯定是成了。」

「你怎麼知道?」大家都朝蘆玥看去。

蘆玥一手撐著下巴,對著她爺爺眨眨眼,說道,「看爺爺快飛起來的眉毛就知道了。」

「唰1大家都轉頭看向蘆正瑜。

「有嗎?」趙大妹拉拉蘆秉樹衣服。

「沒看出來。」蘆秉樹老實回道,「娘,你看出來了嗎?」

馮君霞揉了揉瞪酸了的眼睛,搖頭道,「就看到他眼角的眼屎了。」

「噗1

蘆正瑜瞪了眼老婆子,不著痕的抹了把眼角,感到什麼也沒有時,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被老婆子報復了,報復他賣官子。

蘆正瑜暗自搖頭,老婆子還是一如既往的不肯吃虧啊!

「今兒個運氣不錯,我要找的人正好在家,他對我們家的果脯興趣很大,尤其讚賞裝果脯的玻璃瓶。」

蘆正瑜今天去找的人,說起來跟蘆家還有那麼些拐著彎的親戚關係。

只是這人早年就獨自出來做生意,蘆正瑜也是在一次偶然中,認出了他。

這次會去找他,蘆正瑜可不單單隻為了家裡果脯的事。

他窩居在此處多年,也是時候出去試探試探了,總不能讓他一輩子都如此吧?

而他還有個心愿,想在有生之年陪老婆子回趟她的家鄉。

大家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喜悅。

蘆正瑜難得臉上掛著笑,語氣輕快的說道,「他不限果脯種類,只要味道好,數量多少都沒關係。不過他也有要求,就是我們家的貨,只能供給他,不許再賣給其他人。」

「這是應該的。」馮君霞笑著點頭,還不放心的問道,「那你有跟他簽文書嗎?」

蘆正瑜瞪眼,就差對著老婆子吹鬍子了。

他從懷裡摸出一錠五兩重的銀子,「啪」一聲,拍在馮君霞面前,「收好了,這是定金。」

蘆玥抿著嘴,笑的眉眼彎彎。她好喜歡看爺奶和爹娘之間的互動,只覺她們間的感情真好。

不用去集市擺攤,只要隔一段時間,蘆秉樹夫妻倆和蘆正瑜拿著東西去一趟城裡,這樣的日子讓蘆玥一時還適應不過來。

她直感嘆自己是個勞碌命,不懂得享受。

蘆玥努力適應著這種不用為生計發愁的好日子,可柴小米這些日子就有些慘了。

甭說去娘家竄門了,就是直接從房門挪到大門,對她來說都是個大問題。

「好了沒有,該進山了。」趙大山背上背個竹籮,手裡拿著根烏黑髮亮,看不出什麼材質的棍子,皺眉看著扶著門框的柴小米。

柴小米委屈巴巴的看著趙大山,希望他良心發現,說今天不用跟著一起進山了。

可惜趙大山為了防止她跟柴家人接觸,硬是冷著心吼道,「拿上竹籮趕緊跟上1

頓時柴小米眼圈就紅了。

趙冬梅有心想為她娘求情,卻又顧忌舅舅他們,張了張嘴,乾巴巴的說了句,「娘,晚上回來泡個腳,我給你好好按按。」

閨女突然之間的關心,讓柴小米暖心極了,她哽咽著應了聲,胡亂抹了把臉,拎起一旁竹籮,步伐不是太穩的出了門。

沒等柴小米兩人離開多久,梁菊花急喘喘的再次尋上門來。

「冬梅,你娘呢?」梁菊花並沒有敲門,像進自家院子似的那麼隨意就進了趙家。

趙冬梅不悅的皺了下眉,喊了聲,「舅媽。」就不再說話,只是瞪著大眼睛看著梁菊花。

梁菊花有那麼一瞬被趙冬梅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但她這人一下臉皮厚,扯著僵硬的笑,又問道,「你娘呢?」

「跟我爹出去了。」趙冬梅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但她也不會什麼都跟梁菊花說。

「怎麼?又跟你爹出去了?你爹這是在忙什麼,還需要你娘一起?是不是找到什麼好東西,要發財了?那我們可得幫他一把……」梁菊花自說自話,趙冬梅並沒有理會。

突然之間,就有些尷尬了。

梁菊花訕訕的住了嘴,瞪了眼趙冬梅,怪怨道,「你這孩子,我說了半天,你怎麼也不吱一聲,白廢我半天口舌。」

趙冬梅心裡翻了個大白眼,還是沒有說話,只是朝梁菊花靦腆的笑笑。

立馬,梁菊花就坐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