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王爺要入贅>第37章 玄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章 玄機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女生小說

喝完茶、吃完豐盛又精緻的飯菜,等燕煜宣和宋志昊走了,兩人也沒見著蘆玥一面,這讓兩人心裡都有些氣餒。

一個農家女孩子,不應該有這些講較。那為什麼不讓小姑娘出來見他們?

兩人對視了一眼,才嘆氣著搖頭。

「看來,人家並不歡迎我們呢1宋志昊幽幽道,雖然心裡有些不甘,但也就那麼一閃而過,倒是對蘆正瑜此人更感興趣。

「哎,阿宣,你有發現嗎,那蘆大爺一點都不像是個農夫。」宋志昊騎在馬上,午後暖暖的陽光,曬的他有些昏昏欲睡。

「哦。」燕煜宣心不在焉的應了聲,又陷入沉思里。

燕煜宣對今天沒能見到蘆玥很不甘,想著改天再來,只是得找個借口,最好能在蘆家住幾天……

宋志昊瞟了眼好友,發現他臉上表情豐富,好似在打什麼主意,他頓時沒了睡意。

「阿宣,你在想什麼?」

燕煜宣一個激靈,心虛的瞟了眼宋志昊,挺了挺腰背道,「沒想什麼啊1

他不想阿昊跟著一起來蘆家,不知為啥就是不想。

「是嘛?」宋志昊明顯不相信,但他也了解燕煜宣。

別看他同自己無話不說,可他不想說的話,你無論如何都別想從他嘴裡問出來。宋志昊就是喜歡他這點,兩人又聊的來,所以才會成為好朋友。

「你可別亂來啊1不是他宋志昊多想,他和阿宣終歸要回京的,可不能讓他亂了人家小姑娘的心。

「回京讓我娘約下蓉姨。」

宋志昊想好了,回家就跟他娘說,讓她提醒下蓉姨,該給阿宣準備房裡人了。

「幹嘛?」燕煜宣詫異的轉頭問道,他對好友說的前一句話都還沒消化完,怎麼又冒出句他聽不明白的?

宋志昊瞧了眼一臉莫名的燕煜宣,決定還是不讓他知道了,於是隨便找了個借口道,「怕蓉姨寂寞,其他人又不敢給蓉姨下帖子,要是我娘不約蓉姨出來,她怎麼……」給你相看妻子?難道要等著你那王爺爹還是世子大哥,不知什麼時候才會想到,再隨便給你安排個女人娶了?

「嗯?怎麼不說了?」燕煜宣正順著宋志昊話里的意思思考著可行度,卻見他突然打住不說了?

宋志昊把那未說出口的話咽下去,略有些尷尬的輕咳一聲,緊了緊韁繩道,「你也知道,蓉姨在府里的艱難,她輕易出不得府。又有府里那些逢言趨勢的下人們捧高踩低,長久以往,心情肯定好不了。」

「讓我娘下帖子,王爺看在我娘面上,他也不好阻攔,這樣蓉姨也能出來活動活動。」宋志昊自以為是的說道。

當然,看燕煜宣緊跟著點頭,想來也是這麼認為的。

「那就麻煩姜伯母了。」燕煜宣真誠道謝,心裡酸酸的不要不要的。

自家娘在府里什麼狀況他是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可惜冠了王妃名頭,還不得他王爺爹寵愛,他是一點法子都沒有。

而京城那些牆頭草,更是不敢給娘下一張帖子,也就姜伯母……

也是,姜伯母有個當太后的姨娘,要不然礙…呵呵……

燕煜宣自嘲一笑,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之後的路,兩人都有些沉默。

蘆家,送走兩位貴客,一家人聚在堂屋……這是蘆家慣例,有事大家一起商量。

「阿琰不在。」蘆正瑜意思很明白,要等孫子回來再說。

馮君霞瞪眼,又不能說老頭子偏心,畢竟孫子才是更需要學習這些為人處事。

「其實也沒什麼,就當是普通客人就好。」蘆玥不咸不淡道,看大家都瞧著自己,她也不怯,仍舊錶情淡淡,「他們也沒表明身份,我們又為什麼不能裝著不知道?再說,看他們今天的表現,應該也是為昨天的事來道謝的。之後還來不來誰說的定,也許就這樣了。」

其實蘆玥很想告訴家人,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趙大妹張著嘴,臉上一副想說又不知該說些什麼的糾結樣。

而蘆秉樹,低著頭,臉上若有所思。

倒是蘆正瑜和馮君霞,兩人臉上都是一副對孫女滿意的表情。

兩人對視一眼,不再擔心那兩人會不會繼續上門。

蘆家人心裡有了底,所以對燕煜宣的上門不再表現的那麼刻意,隨意了很多,讓燕煜宣更喜歡往蘆家跑了,恨不得長住蘆家。

當然,這事後話,咱先來說說兩人回到宋府後,福伯正肅著臉等著。

「福伯,出什麼事了?」宋志昊皺眉,接過丫環端過來的茶,呷了口,眉頭微不可見的挑了挑。

燕煜宣倒沒喝,他本就不是個愛喝茶的,又在蘆家喝了一上午,到現在還感到肚子里晃蕩著水呢。

他一手撐著腦袋,一手玩著茶蓋,一副神遊天外樣。

福伯也是個心急的,等兩位少爺坐下后,他就開口道,「少爺,我打聽清楚了。」

「哦?快說來聽聽。」宋志昊有些激動道。

昨天他晚飯前問福伯,福伯卻不知道那林子里的事。可能是他一直生活在城裡,沒事也不會出去,又不缺吃不缺穿的,所以就很少留意外面八卦。

「都怪老奴事先沒打聽清楚,害的燕少爺差點回不來。」宋福真挺自責的,少爺和燕少爺帶人進山打獵,他原以為這只是最平常不過的一種消遣,哪成想,那林子會有古怪?

燕煜宣不耐煩的擺擺手,讓宋福趕緊說,「那都過去了,你現在趕緊說說那林子是怎麼回事?」

「多謝燕少爺體諒老奴。」宋福彎腰致謝后才鎖著眉頭道,「老奴去找了城裡年紀最大的說書老人,一般他們為了說書,會四處打聽城裡城外各種消息,也算是這裡的百曉生了。」

燕煜宣和宋志昊都點點頭,覺得宋福這方向沒找錯。飯館茶樓的確實是消息最靈通的地方,其實還有那青樓。

「……據說進去那山林后,幾乎就有人再出來過,久而久之就不敢再有人進去了。要去的話,也就在林子外圍轉下,不敢往深處去。」宋福把自己打聽來的一說,其實真正原因,他也說不清。

倒是宋志昊同燕煜宣對視了一眼,聽出了裡面的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