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王爺要入贅>第42章 落了下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2章 落了下乘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女生小說

蘆玥搖頭,「我沒讓他進去,我跟他說,如果他出事了,我們全家還有整個村子里的村民全都得遭殃。」

到此時,蘆正瑜終於露出笑來,他點頭道,「不錯不錯,比你爹娘強,那他什麼反應?」

「他說以後再不會有這想法了。」

「其實這些天我跟他接觸后,覺得他人還不錯,就是見識淺薄了些,知識也不紮實,可能跟他生活的環境有關。」

蘆正瑜一定想不到,燕煜宣能有如今這般,已是他最大的努力了。

要知道,燕煜宣他那王爺爹和大哥並不想他有出息,甚至是報著讓他自生自滅的想法來的。

但燕煜宣卻像野草那般頑強,稍微給他點泥土和陽光,他就能茁壯成長。

一開始燕煜宣是偷摸著讓宋志昊教,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見著了他的皇帝大伯,讓他去皇宮跟皇子們一起上學。

燕煜宣為了這次機會,可是吃了不少苦頭。被孤立、被戲弄、被陷害等等,他都一一咬牙忍了下來,這才有了讓他隨宋志昊來山城的機會。

燕煜宣知道,那些事上雖然有他大哥在背後做推手,但皇帝大伯的態度才是關鍵。

他不知道為什麼,皇帝大伯把他安排進文華殿後再也不管了,而且還任由皇子們欺負他。

燕煜宣知道,皇宮裡的一切都逃不過皇帝眼睛,所以,他一直咬牙忍著。

現在看來,他當初的做法是對的。

但這些,蘆家人並不知道,也沒有權利知道。

「爺爺,我下午在山上,跟燕煜宣商量想開家蛋糕店,他也同意了。」

「玥兒,你怎麼叫他全名?」蘆正瑜抬眸看著孫女,有些詫異她對燕煜宣的稱呼。

蘆玥眨眨眼,裝著天真道,「那我該叫他什麼?」

蘆正瑜略一沉思,說道,「還是得尊重他些,就叫他燕少爺吧。」

畢竟燕煜宣的身份擺在那裡,他們同他太親熱,其實並不好。

只是現在看來,已不是他們能決定了。

「好的,我聽爺爺的。」蘆玥很乖巧的點點頭。

說起來,她還真叫不怪什麼少爺、小姐、公子之類的稱呼,尤其叫小姐時,總讓她有不好的想法。

可一想到現在所處的時代……蘆玥不得不提醒自己,你已經不是那個時刻為生計奮鬥的女孩子了,你現在有疼愛的祖父母、父母和弟妹,美好的人生才剛起步,可不能壞在一個稱呼上。

蘆正瑜笑笑,轉而問道,「怎麼想著開蛋糕店了?」

「爺爺您覺得那蛋糕好吃嗎?」

「好吃。」蘆正瑜倒也沒敷衍。

下午,老婆子端著過來時,他就覺得特別香。一吃,更是差點停不下嘴。無論是從口感上,還是從蛋糕的鬆軟度上,從小孩到掉了牙的老人都適合,真是讓他愛不釋手啊!

「如果再放些牛奶進去,那味道會更好。」蘆玥有些可惜道。

在古代要找一些牛奶可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恰巧碰到母牛生產……跟主家商量下,可能還能弄到些,但這個概率實在太低。

蘆玥想著,要不要提議家裡養兩頭羊?要說起來,羊奶可比牛奶有營養,只是得除去那膻味。

而除去羊奶膻味對蘆玥來說,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牛奶?」蘆正瑜搖搖頭,「這個不好辦呢1

這要是以前,自家田莊里找頭生產的母牛還是簡單的,再不行,養上幾頭產奶的牛都沒問題。

「其實用那羊奶也行的。」蘆玥不動聲色的說道,其實心裡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蘆玥前世是跟著外公長大的,外公憐她從出生就沒喝過一口她母親的奶,就特意在家養了頭羊。

所以,蘆玥是喝著羊奶長大的,一直到她十八歲考上大學被親爹接去家裡后才改喝了牛奶。

可以說,蘆玥對羊奶情有獨鍾。

「羊奶?」蘆正瑜穩了穩聲音,努力保持面無表情,只是心裡壓也壓不住的噁心,還是讓他不自覺的皺了下眉。

蘆玥一直看著爺爺,她沒有錯過爺爺一剎那間的皺眉。

「爺爺,你不喜歡喝羊奶?」

「不喜歡。」蘆正瑜吐出口濁氣,平復下心情,看著孫女道,「玥兒沒喝過羊奶,改天爺爺給你找些來,你就知道它跟牛奶的不同了。」

「爺爺喝過羊奶?」蘆玥彎著頭,看到爺爺那一臉嫌棄樣,可見他以前是一定見過或者喝過羊奶的。

蘆正瑜搖頭,「並沒有。」他才不要喝呢,光聞著就讓他犯噁心。

想到羊奶,蘆正瑜不自覺的想起了太祖母。

在蘆家,太祖母是最疼他的,真心疼愛,不帶有任何目的。

可太祖母喜歡喝羊奶,她說喝羊奶對身體好,讓他也喝。

頭一回,他當著太祖母的面全噴了出來。

不過太祖母並沒生氣,反而指著他哈哈大笑,說他沒有口福。

喜歡喝羊奶的太祖母身上終年縈繞著一股羊奶的膻味,並不怎麼好聞。只是那會他不能少了太祖母那一份關心。

要說起來,太祖母對他報以真心,而他接近太祖母卻是利用意思比較多。現在想起來,很是讓他羞愧呢!

「那爺爺怎麼知道不好喝?」

蘆正瑜一愣,張了張嘴,最後什麼也沒說。

「爺爺,您能找到羊奶嗎?」蘆玥站起來,收斂臉上表情,一本正經的問道。

「嗯,你真要喝?」

「我想試試,也許它很好喝呢?」

蘆正瑜很不雅的翻了個白眼,心裡腹誹:會好喝才怪呢,把羊奶做進蛋糕里,那蛋糕……打死他也不要吃。

「玥兒,那燕少爺可不會一直留在山城的,而他也不一定能護的住蛋糕店。」蘆正瑜正色道,他知道孫女找燕煜宣一起開店的用意,但那燕煜宣是要回京的。

俗話說的好,遠水救不了近火。燕煜宣人在京城,山城的蛋糕店如果真出了事,等他趕來,或者派人過來處理,黃花菜都涼了。

蘆玥怎麼會考慮不到這種情況呢,只是她目前只認識燕煜宣這麼個有身份的。

其實蘆玥更想同宋志昊合作開店,可宋志昊自從上次陪燕煜宣來過一趟自家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而她也做不出送上門去的生意,那會讓自家落了下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