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50章 報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0章 報恩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回到幫里的馬成功,也沒心思去管幫里兄弟們整的那些雞毛蒜皮的事。

他在這裡可是有獨立房間的,所以,一回來,他就鑽房裡去了。

這幾天為了處理那些人,著實把他累著了。

一覺睡到天黑,馬成功被餓醒了。

揉了揉肚子,扒拉了下亂糟糟的頭髮,馬成功打算出門去找些吃的。

路過「軍師」房門前,耳尖的馬成功聽到了蘆家兩字。

這段日子他跟姓蘆的比較有緣,所以,馬成功對這兩字特別敏感。

不動聲色的隱在柱子后偷聽,這對馬成功來說,就跟那家常便飯似的。

你要知道這裡是幫派,裡面的人沒一個是良善之輩,區別只在於有底線還是無底線。

不過,馬成功自誇他是個有底線的,至少他從沒幹過殺人放火之事。就是這次處理那幾人,也不是他直接動的手。

馬成功一直認為,只有笨的人,才會選擇自己動手,而聰明人,往往更喜歡借刀殺人。

不屑的瞥了眼「軍師」房間,馬成功悄沒聲息的隱入黑暗中。在城裡隨便買了幾個包子,他就匆匆出了城。

馬成功沒出事之前,他以為「軍師」人還不錯,至少他願意把知識教給他們這些混人。

但這次事件后,完全顛覆了馬成功的認知。他從沒想到,平時看著還算人模狗樣的「軍師」,心思居然如此「天真」?

他怎麼會相信知府家那什麼狗屁公子隨口應承下的話?

就憑他那幾兩本事,還妄想去知府府里當幕僚?馬不知臉長,牛不知角彎,遲早害死他自己坑死幫派。

馬成功想到這裡,離開幫派的心……更強烈了。

尤其是剛剛聽來的那些消息……馬成功眼裡陡然一緊,突然奮力奔跑起來。

蘆家,剛息了燭火沒一會,就被一陣催促的敲門聲給驚了起來。

「誰?」蘆秉樹披著外套,小心的站在院門那偷偷從門縫裡邊問邊往外瞧著。

今晚的月亮不怎麼給力,蘆秉樹任是沒瞧清外面是誰。

「蘆秉樹,快開門1馬成功急切的在門外喊道,他已經聽出是誰了。

也是,蘆家除了蘆老爺子,也就蘆秉樹能出來開門。

「你誰?」蘆秉樹一驚,居然還知道他的名字,難道門外之人是他認識的?

屋裡歇息的蘆玥穿了衣服出來,見她爹正趴那院門上使勁往外瞧著。

而她爺爺也肅著臉,站在屋檐下,好似隨時準備戰鬥的樣子。

蘆玥眼珠子一轉,快步跑去牆角,把放倒在地的竹梯費力的往大門那的圍牆拖去。

正打算呵斥蘆玥的蘆正瑜一見,連忙跑去幫忙。兩人一起用力,把竹梯架在了圍牆上。

蘆玥三兩下就上去了,那速度……直接看的蘆正瑜傻了眼。

什麼時候,他家嬌嬌軟軟的孫女,有此利落的身手了?

爬個竹梯,這對蘆玥動不動就上房修瓦的人來說,真是不值一提。

「怎麼是你?」看清來人後,蘆玥驚訝極了,直接脫口而出道,「我們不去廣場上擺攤了,就不用交保護費了吧?」

丫丫的,這收保護費的什麼時候這麼敬業了?大晚上的,居然還實行上門服務?全國勞模都得甘拜下風。

門裡的蘆秉樹被閨女所言驚的差點兒撞在門板上。

而門外的馬成功……心塞的不要不要的。說起來,他就收了蘆家兩回保護費,第三回他都沒收呢,怎麼小姑娘記得這麼牢?

倒是蘆正瑜一聽孫女說是收保護費的,他就知道來人是誰了。

「大樹,開門,讓馬小爺進來。」

不等馬成功進院,蘆玥已經快速下了竹梯,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那屋。

蘆正瑜笑著搖搖頭,倒也沒說什麼。

父子倆把馬成功迎進門,蘆秉樹還小心的往外瞧了瞧后,關上院門,跟在兩人身後進了堂屋。

馬成功倒也沒廢話,直接說明了來意。

「你是說,有人要害蘆家?」蘆正瑜心裡大驚,以為是他以前的仇家找上門來了。

只是一想又不對,那些人,可不會這麼矜持,還知道通過混混的手。他們只會親自動手,誰讓他們自私自利,所有一切都想掌握在自己手上?

「是的,蘆大爺,我這人雖然不是個好的,平時也會偷雞摸狗,但我馬成功做人是有原則的,殺人放火的事絕不做。」馬成功信誓旦旦道,「而且……」

馬成功看了眼面色有些蒼白的蘆秉樹,繼續解釋道,「蘆大叔那天也看到了,要不是你們出手相救,我現在不可能站在這。」

「所以,蘆大爺、蘆大叔,你們完全可以把我當作是來報恩的。」馬成功姿態放的非常低,「要是蘆大爺信的過我,今晚就收拾東西,先找地方躲下,明早我聯繫下車馬行,送蘆大爺離開山城。」

「如我冒昧問一句,知道是誰家要害我們?」蘆正瑜臉色非常難看。

「我只聽到『軍師』喊他高少爺,至於長什麼樣……」馬成功撓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是剛巧路過……那個偷聽的,並沒有看到屋裡那人。」

「知道那人姓什麼就夠了。」馬成功凌厲的眼神一閃,把馬成功嚇了一跳。

「蘆大爺……」馬成功急急道,他是真擔心那蠢「軍師」腦子一抽,連夜帶人過來,那可就糟了。

「能容我去跟老婆子商量下嗎?」蘆正瑜也知道這事要是真的,那時間就是生命,晚決定一秒危險就大一分。

馬成功抹了把額頭上的汗,趕緊點頭道,「應該的應該的。」

他知道自己著急了,可他真心不想看著蘆家受害。

蘆正瑜進房裡去問老婆子,蘆秉樹端了熱水過來,擰了毛巾給馬成功。

不管怎樣,這人大半夜的跑好幾里地來報信,這份恩情,他們蘆家會記得。

「確定?」馮君霞驚的面色煞白,好似又回到了年少狼狽而逃時的那種感覺。

「應該是真的。」蘆正瑜咬牙切齒,真恨不得把那人給捶了,只是如今他們式微,萬不能義氣用事,看來只得先離開山城再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