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王爺要入贅>第52章 他怎麼還不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2章 他怎麼還不來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女生小說

只是趙大山一直盯著她,哪會給她這個機會?

柴小米身體剛有些想跑的衝動,趙大山就一把抓住了她手臂。

「你幹什麼?」趙大山呵斥道,爾後又直擊真相,「想去柴家?」

見柴小米瞪大眼睛驚恐的看著自己,趙大山知道自己猜對了,只是心裡的痛又誰知道?

「柴小米,你以為去了柴家,我就能妥協?」趙大山沉著臉,硬著心毫不留情道,「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你只要跑出這個院門,我立馬帶著大家離開。離開!你知道是什麼意思的!對,就是你想的那樣1

「不不不……」柴小米驚恐的眼裡淚珠滾滾而下,她知道趙大山不是嚇唬她,他說的都是真的。

如果自己跑去娘家搬救兵,他趙大山就能帶著大家離開柴家溝,毫無留戀的把她拋下,讓她死都找不到。

「你明白就好。」趙大山嚴峻著臉道,「柴小米,我實話告訴你,我已經忍你娘家很久了。要不是這裡有大妹在,讓我放心不下,要不然我早帶著孩子們離開了。當然,你要不要一起……隨便1

最後兩字,可是真真戳在了柴小米心窩啊!可惜,兩人的婚姻本來就是她們柴家算計來的,趙大山能咽下這口氣娶了柴小米,已經算是高品德了。

你如果再要求他和顏悅色的對待柴家人……呵呵,除非柴家人自己有所作為,只是到目前為止,柴家人一直都奔跑在作死的道路上。

成功嚇懵了柴小米后,趙大山心裡鬆了口氣。最怕柴小米鬧起來,如今這樣最好了。

趙家本沒什麼貴重東西,所以收拾起來很快。只是看著這房子……趙大山嘆口氣,算了,蘆家那麼好的房子都直接不要了,他家這泥草房算什麼?

也許哪天他能再回到這裡……估計也被柴家人佔了。

想到這裡,趙大山再不看房子一眼,反而里裡外外又檢查一遍,務必不能便宜了柴家人。

中午,大家誰也沒有胃口,隨便對付了下。

趙大妹更是不停的站在院門口,朝遠方張望著,希望看到自己想見的人。

而去接孩子的父子倆,倒也算順利。

「爺爺,怎麼了?」蘆琰小眉頭微擰,直覺告訴他……出事了。

蘆正瑜看了兩孩子一眼,輕聲說了句,「別問,跟緊了。」

他要去宋府碰碰運氣。

只是蘆正瑜還沒到宋府,就碰到了急匆匆趕路的馬成功。

一把把馬成功拖到小巷,嚇的馬成功差點動手。

「蘆大爺、蘆大叔,你們怎麼跑城裡來了?」馬成功慌亂的四下瞧了眼,見是個無人小巷,才鬆了口氣急急問道。

「我們來接孩子。」

馬成功這才看到兩人身旁還站著兩個驚魂未定的少年。

「你這麼急匆匆……」

「哦,對了,我得去給你們聯繫車馬行,還有護送你們的保鏢。」

聽馬成功這樣說,蘆正瑜就知道,那些人是真要對他們家動手了。那麼易早不易遲,得趕緊離開這裡。

「馬小爺,我們去聯繫車馬行,您看能否幫我搞到路行?」

沒有路引,他們出了山城后就不能再進城了,到了目的地也無法安置。

不但如此,萬一被查到,全家都得判刑。

可自家現在情況特殊,不能從正當途徑取得路引,只能……

馬成功「哎呀」一聲,還拍了自己臉一下,才歉意道,「對不住對不住,蘆大爺,這麼重要的事我居然沒想到,真正是該死。」

爾後他也不等蘆正瑜說話,又繼續道,「這樣,蘆大爺你們去車馬行,我去辦那個路引。放心,鐵定萬無一失。」

見蘆正瑜不放心,馬成功保證道,「我們有自己來路,蘆大爺就放心好了。」

蘆正瑜當然知道馬成功有法子搞到正規路引,像馬成功這樣在山城有名的幫派,都有一套跟官府合作的潛規則。

等馬成功離開后,蘆秉樹問道,「爹,您本來是打算去宋府?」

「嗯。」蘆正瑜沒有否認,但他也說了自己顧慮,「只是我怕到了宋府也見不到宋管家,而我們時間又不多,我不得不冒這個險。」

其實蘆正瑜也是有試探馬成功的意思。

想著馬成功昨晚上一直催促他們離開,就是不提路引的事?是故意還是真的忘了?

蘆正瑜還是相信自己判斷的,剛剛他說路引時,馬成功臉上的表情做不得假,相應的,他說的話也是真的。

「快走,我們去車馬行。」

四人看似腳步匆匆,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好像正常趕路的人。

這一點就體現了兩個孩子的機靈和聰明。

兩人從剛剛的對話中,就聽出家裡出事了,而且事情還很嚴重,嚴重到要跑路?!

不過從兩人緊抓著書包的手,那泛白的指甲可以看出,他們心裡是緊張的。

蘆正瑜當然也瞧出了孩子們在緊張,說實話,他也緊張著呢。

這次逃命,可不只他和老婆子兩人了。一家老小,好幾口人,這要是哪個出點意外,可不得內疚死他?

所以,在車馬行里,蘆正瑜花了大價錢。

他不但顧了車馬和強健的馬夫,還顧了不少保鏢。

而這個車馬行在山城及周邊地區非常有名,蘆正瑜就是沖著這點去的。

再盛世的皇朝,也免不了有人喜歡當土匪、當強盜。

他不能讓家人死在山城,當然更不想家人死在路上,他要把他們安全帶到老婆子念念不忘的故鄉——繁城!

跟車馬行的人約定了時間,蘆正瑜就帶著大家出了城,等在不遠處的小林子里。

只是,天都轉黑了,也不見馬成功。

「爹,他會不會不來了?」蘆秉樹急的嘴上都起了燎泡,眼裡布滿血絲。

其實蘆正瑜心裡也焦急萬分,只是怕把大家嚇壞,硬是忍著沒讓他們看出來。

「應該不會。」蘆正瑜兩眼死死盯著城門口那邊,嘴上平靜的安慰著他們。

「那他怎麼還不來?」蘆秉樹急的在地上打磨,「我們這麼晚還不回去,娘她們一定急壞了。」

這事他怎麼會想不到,只是都到這會了,他不想就這麼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