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王爺要入贅>第55章 史丹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5章 史丹蓉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科幻小說

當初燕煜宣帶著一肚子疑問急匆匆回京,火急火燎的找到他爹,卻被他爹如看傻子一樣的目光看的他直犯尷尬症。

幸虧他脫口而出的問話轉成了問好,當然,也成功得來他爹一記瞪眼。

燕煜宣訕訕的回到自己在王府里雪洞般的住處,簡單收拾了下,才去後院見他娘。

史丹蓉一如既往喜歡呆在書房,見他回來,卻不顯意外。燕煜宣知道,娘一定知道他被招回來的原因。

「娘,您還好嗎?」燕煜宣挨著他娘坐著,伸著脖子湊過去看他娘手裡拿著的書。

羅丹蓉笑睇了兒子一眼,說道,「怎麼就回來了?」她還以為兒子不會理會那些人呢。

燕煜宣嘿嘿傻笑了幾聲,有些不好意思道,「娘,我以後不會再自作多情了。」

史丹蓉嘆了口氣,伸手摸摸兒子那還有些稚嫩的臉,柔聲道,「娘只是怕你受傷。」

這個孩子雖然不是她懷的,卻是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生出來的。

史丹蓉眼眸閃了閃,來到這裡已經十四年了,眼前這個瘦弱的嬰孩如今已經長的高過自己。再過幾年,也到了娶親生子的年紀,她也該早些為他做準備了。

「娘,我明白的。」燕煜宣長吁口氣,吐出心中鬱氣,才收斂神情輕聲問道,「娘,到底怎麼回事啊?」

史丹蓉把手裡拿著的書隨手往桌上一放,不屑的撇嘴道,「你不用理會,自有人會收拾他們。」

這幾年皇子們都大了,心思也多了,朝臣跟著也上躥下跳起來。

她那老子也跟在後頭趨之若鶩,想讓史家再進一步,最好能混個從龍之功?

嘖,想法很好,卻摳摳索索的不敢下本錢,盡想在皇子們面前左右逢源,想著無論他們中哪個上位,史家都能得到好處?

真正是異想天開。

「不過,你也得注意些,避著史家那些人,尤其是史婷嬌,千萬別讓她近身。」史丹蓉眼裡閃過一抹冷光,她這個從後世過來的人,都沒有那史婷嬌來的大膽、不要臉。

燕煜宣一聽史婷嬌,他就噁心的不行,「怎麼?她又來煩您了?」

史丹蓉橫了兒子一眼,道,「雖說要離著史家,但也不要表現的如此明顯,省得那一家子拎不清的唧唧歪歪個沒完。」

「放心吧,娘,我也就在您這裡放肆一下,出了這道門,我就是那不學無術、只知玩樂的二貨。」

二貨這詞還是娘告訴他的,他覺得用在自己身上挺形象,也適合用來迷惑外人。比如說這府里兩個姓燕的主子,不是一直對他很不屑嗎?

「你明白就好。」史丹蓉滿意的笑道,她對自己一手教育出來的孩子還是很放心的,只是……

史丹蓉指指對面位置,示意兒子過去坐好。

燕煜宣見娘一臉嚴肅,也收起了嬉皮笑臉,正襟危坐著。

「宣兒,你跟娘說實話,想不想當世子,直至王爺?」

燕煜宣一愣,擰了擰眉頭,遂一臉無所謂卻語氣堅定道,「想!但我要自己爭1

「我兒就是好志氣。」史丹蓉笑著撫掌道,「這府里別看他一副錦衣玉食,又得皇帝恩寵,其實礙…呵呵……」

史丹蓉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倒也沒繼續往下說,轉而道,「明天你進趟宮,跟皇帝好好談談,他應該對你會有安排。」

燕煜宣挑了挑眉,睜大眼睛好奇道,「娘,您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還有,您怎麼就肯定皇帝伯伯對我會有安排?」

燕煜宣雖然只有十四歲,可他從小的經歷可不少。史丹蓉話里的意思,只要不是個真笨的,都能品出來。

不過史丹蓉只是對他笑笑,並沒有多作解釋,「有些事,以後才能告訴你。」

聽娘這麼說,燕煜宣可以肯定,他娘應該不是簡憚女子。

「那會有危險嗎?」燕煜宣擔心道,「要不娘您告訴兒子,兒子幫您?」

史丹蓉搖頭,拒絕道,「娘的事你不用管,而且接下來你應該也沒時間呆在京城了。」

「不用呆在京城才好呢,也不用再看有些人噁心的嘴臉。」燕煜宣往後一靠,無所謂道。

別以為他不知道史嬌婷在打著什麼主意,那人看上去一副冰清玉潔的樣子,實者內心想法又臟又齷蹉,還貪得無厭。

剛想到史婷嬌,門外就有丫環來報,說是史家人過來了。

母子倆臉上俱都露出一畫果然如此的表情。

虛與委蛇了番,成功把史家人打發走後,母子兩人才又回到書房商談起來。

第二天,燕煜宣就乖乖進宮去見皇上。

至於跟皇上說了些什麼,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燕煜宣連他娘都沒告訴。

只是還要去趟史家,燕煜宣就感到頭痛。

出了宮門,燕煜宣直接坐進馬車,吩咐馬車夫慢慢往史家走。

他打算好了,壓著時間到史家,轉一圈就找借口出來去將軍府拜訪姜伯母。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出了什麼事?」燕煜宣揚聲問道。

「主子,您稍等,容屬下前去看看。」

「快去快回。」燕煜宣說完,舒服的靠著車壁,思量著剛從娘手裡接過來的力量。

燕煜宣沒想到,他娘手裡居然還有這股不為人知的力量?

人不多,卻個個都是能人。

就比如剛剛說話那人叫史東,今年十八歲,中等個子,平常長相,卻是集趕車、打探、隱匿、保鏢、小廝、管事與一身,總之他一人就能幹多人事,跟個全能管家似的。

除了史東,還有史南、史西、史北四人,這四人下面又各帶著十個下屬,燕煜宣只對他們吩咐,其他人則由他們去處理,這樣更能隱藏手裡力量,減落別人對他的關注度。

「主子,前面是九皇子。」

「九皇子?他不待在宮裡,怎麼跑外面來了?」燕煜宣皺了皺眉,並沒有下車,而是繼續問道,「他出什麼事了?身邊的人呢?」

想起九皇子在宮裡那小透明似的身份,燕煜宣眼珠子一轉,心裡有了計較。

「主子,屬下剛剛看了,就九皇子一人,他似乎在找什麼?」

「哦?那你看著辦吧。」燕煜宣稚嫩的臉上閃過一抹狡黠和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