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63章 提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3章 提防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白柱子此時已經明白,眼前這人估計是從外地來的,而且離著繁城還比較遠,不然不會不知道罈子里的是什麼?

「哎,我說兄弟,你不要的話給我吧?」白柱子眼裡冒著光,搓著手臉上還帶了些許紅。

「啥?你要這個?不行不行,太臭了太臭了。」趙大山皺眉連連擺手。

「不是我說,兄弟,你不知道在我們這裡,這罈子里的東西是非常受歡迎的。」白柱子眼裡含著喜悅,略有些激動道,「夏天,撈一碗臭莧菜管,在鍋里蒸一下。有條件的話,蒸熟后滴幾滴麻油,輕輕拌下,那味兒……絕了1

趙大山像看神經病似的看著白柱子,感覺這人病的還不輕。

「你……真要?」

「當然1白柱子大聲應道。

「那你拿去吧1趙大山一臉嫌棄的把罈子遞給了白柱子。

白柱子像抱著媳婦似的把罈子抱在懷裡,一手放下背籮,從裡面拎出一串鳥兒,「我不能白要你的東西,這些鳥是我打的,你拿回去加個菜吧。」

說完,白柱子還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解釋道,「今天運氣不是很好,只打到些鳥,改天我再摸幾尾魚給兄弟。」

「不不不,不用這樣不用這樣。」趙大山逃也似的跑開,就一罈子臭東西,還要換人家一大串鳥兒,他可沒那臉。

白柱子看被趙大山硬塞回來的鳥兒,笑著搖頭,「真是個不識貨的,這可是咱繁城一寶呢,就是城裡大人也愛吃這一口……嘖嘖,都便宜我老白了,不過我老白可不是個愛佔小便宜的……」

趙大山以為是個小插曲,只等到傍晚,白柱子拎著幾尾大草魚過來,他才覺得這人真是太實在了!

只等很多年以後,趙大山熟悉了那種獨有的臭味,他才發現他今天的舉動真是虧死了。

不過,這是后話,咱暫且不提。

蘆玥拿了小件的物品回來,轉身又跑回了河邊,生怕哪個不長眼的偷摸了傢具。

雖然那些傢具她也看不上眼,但目前還是需要它們的,不然,晚上吃飯的桌子都沒有了。

等蘆玥她們收拾的差不多了,蘆正瑜也帶著蘆秉樹和一大堆行李回來了。

最主要的,蘆正瑜買了輛騾車。

「你們動作很快呢1趙大妹歡喜的跳下車,兩隻手裡都拿著包袱,看著晾曬了一院子的桌椅板凳。

「爺爺、爹、娘、表哥、表姐、琰兒,你們來了。」蘆玥迎出來道,「娘,這間是你和爹的。這間是琰兒和表哥的,這間是我、瑗兒,還有表姐一起祝」

蘆玥簡單的分了下房,汪家房子雖然多,但要一人住一間還是不夠,所幸孩子們都還小,可以幾人一間。

趙大妹倒也不嫌棄房子的破舊,她揚起笑,歡快的拿著行李進了閨女指的房間,「一會娘幫你們一起收拾埃早知道一眼就中意了,我應該跟著你們一道來的。」

趙大妹很不好意思,認為自己在客棧里睡大覺,婆婆和閨女卻忙著收拾屋子,這讓她心裡很是過意不去。

馮君霞笑著點頭,她確實也累了,這會坐在清洗乾淨,並晾曬好的椅子里休息。

蘆琰正在後面給她捏肩,家務活家裡人不會讓他干,但孝順奶奶這事就沒問題了。

一家人又忙了好一會,才吃上晚飯。而今晚飯桌上唱大戲的據然是魚?這讓蘆秉樹他們很好奇。

「村裡人同我換的,他喜歡那壇臭……」趙大山皺眉,想了會才一字一字說道,「臭-莧-菜-管,對,他說叫臭莧菜管,那玩意……我這輩子都不想再聞到。」

只是被他這麼一說,反而吊起了眾人興趣。

「毛有那麼長,特別特別臭。」柴小米一臉嫌棄的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我以為我已經夠懶了,原來還有比我更懶的1

「……」眾人額頭留下一排黑線。

「明天大山和大樹,你倆拎上東西,同我一起去村長家,我們買了汪家房子,怎麼也得去打聲招呼,順便也了解下梨花村規矩。」

「好的。」兩人都肅著臉道。

到一個新地方,你不了解當地規矩,遲早要吃虧。

「還有這房子,也得找人修一修。」蘆正瑜抬頭看看茅草頂。

他其實有些受不了這裡氣候,覺得比山城那裡冷,那種骨子裡的冷。

蘆正瑜想好了,他要在房裡盤炕,不管這裡有沒有人家盤,他是要盤的,不然他沒法睡覺也沒勁幹活。

這會還是冬天,而且眼看著就要過年,蘆家除了每天收拾房子,並沒有其他事。

蘆玥她們幾個小的,也是天天去山腳下撿柴,這樣晚上還能在房裡燃個火盆,也能暖和些。

「叔,您說,我問村長批塊地起房子,他會同意嗎?」趙大山深思熟慮后,找到蘆正瑜商量。

「幹嘛?一起住著不好?」蘆正瑜挑眉,他一直知道趙大山不是個喜歡佔便宜的人。只是這次情況特殊,他們才到個新地方,最好低調些。

「叔,說實話,我是歡喜現在這種方式,只是……」趙大山苦笑,「為了不磨滅我們兩家情份,還是分開住比較好。」

蘆正瑜拍拍趙大山肩膀,安慰道,「這事先不急,過了年再說。」

「也行。」趙大山點頭,轉而靠近了些蘆正瑜,悄聲問道,「那個馬成功,叔,您到底怎麼想的?」

馮君霞原來是安排馬成功住朝南屋子,可他死活不肯。最終選擇住在西邊屋子,那裡除了一間能住人的,剩下的就是廚房、柴房了。

只是馬成功樂意,也沒提出要離開,反而每天自然熟的干著力所能及的事。

蘆正瑜摸著下巴,心裡也沒底呢!

「我也不知道呢1蘆正瑜嘆了口氣搖頭道,「照理說,我那一家子性命都是他救的,尊為上賓都不為過。只是我又摸不准他到底什麼來路,他說是為了報恩……唉,我總提著心呢1

馬成功就如那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不說蘆正瑜提防著,蘆玥也暗中防著他。

只是兩人做的都不明顯,畢竟人家怎麼說都是他家救命恩人。

  • (快捷鍵:←)
  • 王爺要入贅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