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王爺要入贅>第65章 努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5章 努力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科幻小說

柴小米吹虛吹過了頭,給家裡若來的麻煩。當然沒有好下場,但那些人也不敢硬來。

本來就是想來佔便宜,現在人家不承認,她們要是抓著不放,到哪去說都沒理。

只是蘆家言而無信的事是在梨花村傳開了。

事後,趙大山頭一回打了柴小米。可人已經帶來了繁城,難道真的要把她送回去?

「舅舅,你辛苦些,這段時間都帶著舅媽吧。」蘆玥頭痛,以後家裡要做的事還有許多,總不能為了柴小米而什麼都不幹吧。

趙大山很尷尬,不止他,趙書知、趙冬梅紅著臉,都不敢抬頭看眾人。

真是太丟死人了!

可人家柴小米還一臉茫然呢!都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為什麼大家看著她的眼神都這麼怪?

「舅媽,以前你把我們絡子隨便給娘家人,害的表姐賺不了錢,怎麼,這才過去多久,你就給忘精光了?」

「啊?是哦1柴小米恍然大悟,「那怎麼辦?」

這會她倒是知道急了。之前幹什麼去了?

「舅媽,你當時是怎麼想的?怎麼就隨口答應了?」蘆玥想著,怎麼著也得弄明白柴小米這腦迴路,不然下次還得被她坑。

「我,我只是氣不過你們不讓我一起,還把我關在門外,什麼都防著我。」柴小米握著拳頭,一臉委屈道,「今天我見你們忙,顧不上我,我又覺得無聊,就去橋頭那聊天。」

「然後有個村裡姑娘,頭上戴著你們做的花,我就說那是我們家做的。然後、然後……」柴小米越說越心虛,聲音也越來越低,這會她知道自己壞事了。

唉!眾人嘆氣。

「我們不讓你一起,還不是怕你嘴太快,還有啊,你絡子都打不好,更甭說做更複雜的頭花了。」趙冬梅語氣很不好,她可是被她坑過一回了,這會居然又來。

「我、我也可以在邊上理理布的,你們不要把我排在外。」說著,柴小米嗚嗚哭起來。

她這一哭,倒把眾人搞的不好意思起來。

他們這被她坑的都沒哭呢,她哭個什麼勁?

最後還是馮君霞做主,以後讓柴小米也一起幫忙,但她必須得管住自己嘴。要是再有下次,絕不姑息!

而趙大山下了決心,只要他進山,就帶著柴小米。

雖然年前有了這個不愉快的插曲,但蘆家過年的氣氛還是很好的。

年後,蘆正瑜聯繫了學堂,讓蘆琰和趙書知去上學。而他們也要捉摸起正經營生來。

「啥?你說要買啥?」蘆秉樹一臉懵逼,完全聽不明白閨女話里的意思。

蘆秉樹年後和馬成功兩人一直在跑田地的事,可惜除非家裡出事,一般都不會有賣田地的人。

租倒是有,可不屬於自己的田地,種著不安心呢!

今天,兩人又跑了一天,無功而返后,卻被蘆玥的話給嚇了一跳。

「蘆妹子,那河灘可種不了東西,而且一到夏季,那河水就會漫上來,到時候靠近河流的田地都有可能被淹,這些都是我們打聽來的,消息絕對可靠。」馬成功也在一旁勸著。

目前蘆家除了蘆玥她們的手工活,就是趙大山偶爾進山打獵換幾個油鹽錢。

當然,蘆正瑜也關在房裡寫活本。

院子里的空地都種上了東西,不止這些,蘆家還想去開荒。

只是想著先試試運氣,也許能買到良田呢。

可十天下來,任是一點進展都沒有。這讓蘆正瑜都急了起來。

這次逃難,可是把老底都掏出來了,要不是孫女她們一直在做手工活賣,可就尷尬了。

蘆玥心裡早有成算,她在來繁城路上就想好了,所以她自通道,「我買下那河灘,可不是開玩笑,而是真的想在上面種東西。」

「那你先說說種什麼?」蘆秉樹見閨女固執,也很頭痛呢。

「不能說。」蘆表伸出食指晃了晃,家裡有柴小米在,她不會在這時候說。

萬一被誰知道了,截了她的胡,她找誰哭去。

不過,為了安撫家人的心,她也得讓他們有個底,畢竟她只是出個主意,真正動手操作的是他們。

蘆玥在她爹耳邊低聲說了句,在她爹驚詫的眼神中點了點頭。

「好、好吧1蘆秉樹在其他人好奇的目光中,合上嘴,無奈答應下來。

只是他也提了要求,「爹再聽你一次指揮。」

「好。如果這次不成,我以後再不多話。」蘆玥自信滿滿道,「那爹可快些搞來,要不然過了種植期,咱今年可就虧了。」

「你還不如直接做蛋糕賣呢1蘆秉樹最後還不甘的嘀咕了一句,才架著騾車給寶貝閨女找東西去。

馬成功真是好奇的不要不要的,他從蘆玥這裡得不到答案,直接跳上騾車跟著蘆秉樹走了,希望能在他那裡得到第一手消息。

蘆秉樹和馬成功走了,剩下的人互相看了看,都有些面面相覷。

還是趙大妹沉不住氣,問道,「我剛覺得你爹這提議蠻好的,之前你不是就打算在山城開店的嗎?要不是後來出事,估計這會店早開起來了。」

「娘,你是不是忘了?我開蛋糕店前,不是找了燕少爺,就是想讓他護著點。」蘆玥苦笑著解釋,「在這裡,咱們人生地不熟的,一下子把蛋糕整出來,我覺得不是時候。」

蘆正瑜點頭,「玥兒這話說的對,我們不能為了嫌錢而給家裡惹來麻煩。而家裡也沒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還有啊,我相信玥兒。」

蘆正瑜高深莫測的話,讓眾人更加好奇起來,蘆玥到底要幹什麼?

蘆玥這邊努力讓日子過的更好,而京城燕煜宣,經過一段時間跟屬下磨合,終於決定出京。

這天,燕煜宣去宋家,他要送宋志昊離京。

兩人吩咐丫環,端了些吃的到房裡,邊吃邊聊著。

「沒想到你比我還早離京。」燕煜宣夾了筷子菜,笑看了眼宋志昊,「也不知咱們什麼時候才能再相見?」

「幹嘛?該相見時就會相見,你可別搞的跟個娘們似的哭哭唧唧。」宋志昊嘴裡埋怨著,臉上卻是笑容滿面。

燕煜宣白了他一眼,哼道,「我好心來送你,居然這麼說我,真是太傷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