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66章 也是我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章 也是我的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兩人玩笑了會,才說起正事。

「你這次出京,他們就沒阻攔你?」宋志昊皺了下眉頭,有些替好友擔心。

燕王府那一對父子,無事也要起三分浪。原本還有自己在,阿宣實在受了委屈,他還能厚著臉皮跑去解圍。

可明天他就要出發去邊關,什麼時候回來都沒定數……沒他在京里幫著,阿宣要怎辦?

燕煜宣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俊臉上傻呵呵的笑著,讓人不忍直視。

「你別擔心,我有法子對付他們。倒是你自己,可千萬要保重。別以為自己身手好就逞強,也別急攻近利,寧願多花些時間,也不要讓自己受傷。」

「我也了解了下,目前邊境還算安寧,咱們那位皇帝……」燕煜宣指指上頭,笑道,「還是很有作為的,但你要記住,不要參和到那些皇子們的事情中去。」

燕煜宣唯一擔心宋志昊的就是,怕宋家參和到皇子奪帝這事中去。

宋志昊一愣,肅著臉道,「我們宋家只忠於皇上。」

「那就好。」燕煜宣點頭,他覺得皇帝還年輕,最起碼近十年內,不會有事。

「你什麼時候走?蓉姨有說什麼?」

「我娘?她怎麼說也是王妃。」燕煜宣撇嘴,「有些事,不是他想攔就能攔的住的。過年宮裡宴會,他還不是得屈尊降貴的跑我娘那裡,要求我娘好好表現,不要丟了燕王府臉面。」

「嘖,他以為府里那些事,外頭沒人知道?一大把年紀的人,還如此天真,真不知說他什麼好。」燕煜宣不屑的搖搖頭。

「你放心吧,我娘自有一趟生存的方式,不會在府里吃虧的。」燕煜宣笑道,以前,他也擔心自家娘親,畢竟不受寵的王妃,還不如王府受寵主子身邊的大丫頭來的有份量。

可這次從娘手裡得到史東他們后,他就知道,娘不是簡憚女人。

只是他想再問,他娘就笑笑,不說話。

送走了宋志昊,燕煜宣也收拾東西準備出發。

只是出發前一日,燕煜宣被人堵在了房裡。

「宣哥哥~」史婷嬌睜著水汪汪霧蒙蒙的大眼睛,一臉委屈的看著燕煜宣,好似燕煜宣是個始亂終棄的負心漢?

燕煜宣打了個激靈,差點沒把隔夜飯吐出來。明明比他還大上一歲,卻能不要臉的叫自己哥哥?真是噁心死他了。

想著明天就能離開這王府,燕煜宣不想鬧的大家都不愉快,但該說的話他還是要說的。於是虎著臉,非常不耐的粗著嗓子道,「這就是史家規矩?女子可以隨便進男子房裡?」

史婷嬌臉一紅,只是一瞬,她就咬著唇,眼裡含淚,就這麼直勾勾盯著燕煜宣。

燕煜宣煩燥的扒扒頭髮,想著要不要把史東喚出來?可一想,要是被他爹知道自己手裡有史東這樣的能人,不但他遭殃,娘也得不到好。

可這女人堵在門前,他又不能出手去推,這要讓他怎麼出去?

燕煜宣開始在屋裡打磨,而史婷嬌已經娉娉婷婷的走了進來,臉上還帶著一股勢在必得的自信。

「哼,就一個不受寵,史家庶女生的王府小子,真是給臉不要臉。她都來府上多少回了,回迴避著,哼哼,她這次學聰明了,突然上門,這不就給堵屋裡了?正好,她可以同他親近親近。」史婷嬌心裡無限YY著,兩眸子放著綠光,臉蛋兒泛紅,也不知想到了什麼?

眼看著要把燕煜宣逼到牆角了,史婷嬌突然揚聲吩咐道,「離這屋子遠些,守好院門,不許任何人進來,尤其是大表哥。」

「是,小姐。」丫環應聲退下。

在史婷嬌揚聲吩咐丫環時,燕煜宣知道,他要再不想法子出去,可就要毀在這女人手裡了。

在這府里可沒人能幫自己啊,燕煜宣越想越心急,他都快忍不住叫史東出來了。

媽蛋的,只聽說過男子強女子的,頭一回見到反著來的,今天他也算是長見識了。

胡思亂想著,燕煜宣一邊小心的向後退著。剛抵到牆,他就心裡一喜:怎麼把窗給忘了。

哼,你堵了我的門,還能堵了我的窗?

「史婷嬌,你可真不要臉。」燕煜宣怒瞪著慢慢走進自己,還在脫著衣服的史婷嬌,真是噁心的不要不要。

「你這樣,我那好大哥知道嗎?」燕煜宣這會很想他那好大哥突然衝進來,然後見著自己心心念念的寶貝,正在別個男人面前脫衣解帶,那場景,他想想就帶勁。

「他?那就是個廢物1史婷嬌不屑道,「胖的跟豬似的,要不是看在他是世子份上,誰愛理他?」

「嘖嘖,你不但是個下賤坯子,還是個愛慕虛榮的小人。我和大哥怎麼說都姓燕,到底是誰給你的膽子,可以隨便亂來?」

燕煜宣真是萬分好奇,這史婷嬌怎麼會有這麼大膽子。

她瞧不上王府世子,卻想擁有世子妃身份。那她扒著自己又是怎麼回事?

史婷嬌柔柔一笑,嬌嬌道,「宣哥哥,你知道嗎,我從小就喜歡你。可卻又跟你大哥定有婚約,你不知道,我當時心裡的疼?」

燕煜宣嘴角抽抽的聽著,要不是心裡已有了退路,又想知道這女人纏著自己的原因,他早跳窗跑了。

「我一心想長大后嫁給你,可家族為了培養我,花了無數心血,我不能做對不起家族的事。可我又捨不得你,尤其想到你可能會擁其他女子在懷,我就恨不得殺了那人1

說到殺人,史婷嬌咬牙切齒,面目凶光,可聽上去語氣卻淡定極了。

倒是把燕煜宣聽的眼皮子直跳,這女人,自己要是不聽話,是不是也要成為她刀下鬼?

不行,一會出去,他得吱會聲娘,省得娘不小心著了這女人道。

兩人各懷心思,一度屋裡寂靜無比。

只是一會兒,史婷嬌帶著些嬌媚的聲音響起,「宣哥哥,我告訴你個秘密哦。」

倏地,史婷嬌眼角染上一抹媚色,她一手撫上胸前挺翹,嬌柔的呻吟聲輕輕響起,直接把燕煜宣嚇白了臉。

雖然他還是個童子雞,但該知道的都知道。他看史婷嬌這樣子……她這是在發情?

真是要命了,這女人來之前難道吃了那啥葯?

「宣哥哥~~,嬌嬌難受~,幫幫我~」史婷嬌伸手,可憐惜惜的求撫慰。

燕煜宣再也不想在這屋子呆下去了,他拿出平身最快的速度推窗,敏捷的跳了出去,撒腿就跑了。

只留史婷嬌難耐的扯著身上衣服,眼裡含恨的看著燕煜宣離開。

「你跑不出我手心的。」史婷嬌嬌柔的聲音里透著陰冷,「世子妃我要,你……也是我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