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67章 母子分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7章 母子分離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燕煜宣心驚膽戰的躥進史丹蓉房裡,把她嚇了一跳。

「你這是怎麼了?這麼狼狽?」史丹蓉扔下手裡的書,給驚魂未定的兒子倒了杯溫水,「先喝口水吧。」

燕煜宣確實需要喝水,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如脫了水的菜乾,缺水的厲害。

「現在可以說了吧,你這到底碰到了什麼?史東他們呢?」史丹蓉肅著臉,很是不明白兒子這比鬼還白的臉。

「娘,史婷嬌她瘋了1燕煜宣壓低著聲音吼道,「她剛才來兒子房子,要、要跟兒子那、那啥。」

燕煜宣拍拍胸脯,心有餘悸道,「幸虧兒子跳窗出來,又跑的快,要不然,兒子清白不保啊1

「到底怎麼回事?她怎麼會去你房裡,還要求……」史丹蓉就算是穿越人士,她也不好意思同兒子談那事。

「誰知道啊!我看她就是個瘋子,她好像給自己下了葯。」

「葯?你確定?」史丹蓉挑眉,這史婷嬌倒是個對自己狠的,敢對自己下藥?估計她是以為阿宣逃不出她手心,而這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她將來是這府里女主人。

對她溜須拍馬都來不及呢,怎麼會阻止她在府里的行動?不助紂為虐就不錯了。

史丹蓉瞟了眼嚇白了臉的兒子,調侃道,「要不……娘給你安排個房裡人?」

兒子今年也有十五了,這個年紀給他安排房裡人,在京里權貴中可是比比皆是。

燕煜宣臉一紅,羞的他說話都打結了,「娘,您、您在說什麼呢?我現在哪有心思在那上面。再說,這府里有哪個是好的?我可不想晚上睡覺還提著心,這樣會讓我未老先衰的。」

史丹蓉眼裡含笑的點頭,「不錯,沒辜負我教你的。」

燕煜宣得到自家娘親表揚,頓時把頭抬的高高的,臉上也揚起了那傻傻的招牌笑。

「不過可惜了,娘不能陪你吃晚飯了。你把史東叫進來,我再囑咐他幾句。」史丹蓉說道。

「好的,娘。」燕煜宣遂揚聲道,「史東,進來下。」

既然已把手裡一部分人給了兒子,史丹蓉就不會再把自己當那些人的主子,隨意吩咐兒子手下的人。

「見過主子,見過夫人。」史東閃身進來,低頭抱拳。

「娘您說吧1燕煜宣笑嘻嘻的靠著自家親娘,明天就要離京了,他可得多跟娘親近親近。

「史東,你先去你主子房裡把他的行李拿過來。」史丹蓉笑睇了眼兒子,伸手在他額頭上輕點了下,「那屋子我看你是不會再去住了,更何況,以後你在外的時間肯定比在府里長……那些貼身之物還是早些收拾出來為好。」

「嗯嗯,還是娘懂兒子。」燕煜宣趕緊點頭,並對史東使了個眼色。

如果沒有史婷嬌那一出,燕煜宣也想提著包袱來他娘這裡,陪娘吃晚飯,順便在娘這裡蹭睡一晚,明早直接跟娘告別離京。

可出了史婷嬌那事……唔,不能想了,一想他就胃裡泛涌,感覺想吐。

「在外一切要小心,要記住,你是主子,不用什麼事都身先士卒,要懂得合理御下……」史丹蓉說不擔心兒子那是假的,但雛鷹總要學會自己飛翔,她只能在有限的條件下給他準備最好的。

「娘,您說的這些兒子都記在心裡了。倒是娘您,可千萬防著些史婷嬌,別被她坑了。還有那史家……沒一個是好的。」燕煜宣心裡更擔心他娘,這京城看著繁榮似錦,處處一片生機,可也是最混最容易出事的地方。

「放心吧,她們傷不到我。」史丹蓉不屑的撇撇嘴,在這王府,只有她嫌棄的還沒有誰能拿她怎樣的。

從表面上看,她不得王爺寵,府里丫環小廝們看到她,也是帶著鄙夷之色。

可這又何嘗不是她想要的,只有讓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對她放鬆警惕,她才好行便宜之事。

「我這不是還有一筒他們在嘛。」史丹蓉笑道,「更何況,我在京里的時間也不長了。」

史丹蓉眼裡閃過冷漠……誰也別想阻攔她自由自在的生活。

史東回來的很快,只是臉上表情怎麼看都是那麼耐人尋味?

「你這是怎麼了?跟誰欠你八百兩似的?」燕煜宣好奇。

「主子、夫人,這事說出來會污了您兩位耳朵。」史東壓下胃裡湧上來的噁心,連他這個算是見過「世面」的人都受不了,更別提眼前這兩位嬌身貴養的。

倒是史丹蓉哼了一聲,無所謂道,「那女人跟誰在一起?燕煜哲?」

燕煜宣也想到了什麼,畢竟那人可是給她自己下了葯的。現在他跑了,她不得另找人解決?

如果是他那大哥……史東應該不會是這臉色。

燕煜宣轉了轉眼珠,問道,「不是我大哥?」

史東搖搖頭,看夫人也是一臉好奇的樣子,他清咳了聲開口道,「世子在,還、還有世子身邊……人也、也是。」

「噗1

母子倆雖然心裡有猜測,但沒想到真是那樣的。

「她、她真是丟盡史家臉面啊1史丹蓉一臉嫌棄,「那燕煜哲就允許?」

怎麼說也是自己未過門的世子妃,這會卻在他眼皮子底下同其他男子……還只是小廝身份的低賤下人媾和,他能咽下這口氣。

「世子,世子他……暈了1史東嘴角直抽,無法表達他此時心裡感想。

「……好、好吧!這些不管咱們的事,就還說了。」內心強大如史丹蓉都有些hold不住這勁爆消息。

「趁那女人現在還分不出心神過來,你帶著他們趕緊走吧。最好連夜出京,去最近的城鎮歇一晚,明早再出發。」燕丹蓉提議道,她倒不是怕史婷嬌,只是怕噁心到兒子。萬一兒子心裡再留下什麼陰影,影響他以後娶妻生子,那她就罪過嘍。

「娘……」

史丹蓉擺擺手,慈愛的看著燕煜宣,柔聲道,「去吧,護好你主子。」后一句是對著史東說的。

兩人低聲應下,燕煜宣用力抱了抱娘,爾後堅定的往後院走去。

史丹蓉並沒有起身去送,她坐在炕上,垂著眼瞼,一下一下撇著茶沫,只是眼角慢慢溢出晶瑩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