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68章 要毒死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章 要毒死人了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臨近傍晚,天邊橘紅的晚霞昭顯明天是個晴好天氣,非常適合出行。

燕煜宣坐在馬車裡,史東幾個騎馬相隨一旁,一行人不緊不慢的往城門趕去。

出了城門,他們稍微加快了些速度,不然在天黑前可趕不到下一個城鎮了。

史東看燕煜宣臉色一直不好,就有些擔心,畢竟他答應過老主子,要照顧上小主子。

「主子,到平安鎮屬下給您抓副安驚葯吧?」史東在兄弟幾個眼神示意下,硬著頭皮開口,他真是怕這話惹來主子不高興。

燕煜宣長嘆了口氣,知道自己估計是有些被嚇倒了,於是很配合道,「也好。」

到山城還有一個來月的路呢,可不能病倒在半道上,耽誤行程和任務。更何況他燕煜宣又不是那不懂好歹之人,會反感屬下們對他的關心?

燕煜宣身邊雖然只跟了四人,但暗裡可有不少人分散了在附近。

而且皇帝給他的聯絡人也隱在暗處,有些人更是已經先行一步,去前頭查探。要是發現什麼,就會通過聯絡人傳信給他,他再做下一步決定。

說白了,燕煜宣就是皇帝放在民間的眼睛。這雙眼睛可不單單看著平頭老百姓,更多的是盯著那些父母官。

不過燕煜宣也不是那真傻的,會把手裡的力量全數暴露在皇帝面前。

所以,除了史東他們四個在皇帝面前報備過,其他屬下是不會讓皇帝知道的。

倒是皇帝派過來的聯絡人,史東四人卻是知道對方存在。

「史東,你說那女人她是不是有病?不然一個京城貴女,從小在禮儀廉恥中長大,怎麼會做出那樣不堪的事來?」燕煜宣也是納悶了,雖說心裡噁心史婷嬌作法,但他還是想弄明白。

只有知己知彼,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而他自己,總不能因為一個史婷嬌而一輩子都不回王府吧?

憑什麼啊?他怎麼說也是王府主子,雖說不受寵,但那畢竟是他出生地,只有他嫌不嫌棄,還沒有誰能做的了他主。

「……應該是有玻」史東很贊同主子猜測,「要不派人盯著些?」

燕煜宣一想也好,遂點頭道,「那你去安排吧!只要她和史家不盯著我和我娘不放,其他事隨便。」

「是,屬下這就去安排。」

之後的行程中,只聽到車輪滾滾和馬蹄聲。史東他們以為燕煜宣是累了,可能睡著了,故而不敢出聲。

卻哪知燕煜宣正帶著若有所思的目光沉思著。

以前燕煜宣討厭史家所有人,當然,現在他也不喜歡。所以,根本就沒正眼瞧過史家任何人。

但這次不同,這次他倒霉催的被史婷嬌逼到牆,不得不同她對視。

只是這一瞧,史婷嬌就給他絲熟悉感。不是那種認識的熟悉感,而是覺得她長的有些像誰?

可想而知,等史婷嬌解了自己下的葯,再找燕煜宣算賬時,哪還有他人影。

想把氣撒在史丹蓉身上,呵呵……史丹蓉也不是吃素的,直拉一句:你敢找我麻煩,信不信我把你的醜事宣揚出去?

要不是燕王府被燕宗章這個王爺管的滴水一漏的,史婷嬌哪來這個膽子在府里亂來?

不過從史婷嬌這事上讓史丹蓉看出,燕宗章在憋著大招呢!而他對史家未必就是明面上的重視,那麼他對亡妻史丹玲真的就是情深義重?

遠在京里燕王府發生的事,蘆玥一家可不知道,這會大家都圍著她手裡的粉好奇呢。

趙大妹是個心急的,她端過碗聞了聞,皺眉道,「沒什麼味啊1

不但聞不出味,反倒一吸一呼之間把自己弄了一臉粉,「哎呀,它怎麼往我臉上招呼?」

「呵呵呵……」眾人大笑的看著趙大妹手慌腳亂的擦著臉上的粉,紅紅的臉羞的她眼裡水汪汪。

「娘,你能不能不要這麼逗好不好。」蘆玥搖頭,「本來就沒多少,被你這一呼……你看看,一小半到你臉上了。」

「行了,你也別逗你娘了,她也不是故意的。」馮君霞習慣性的給母女倆打圓場,「你還是趕緊告訴我們,你這是要做什麼?」

這話還要從幾天前說起。

話說,蘆秉樹和馬成功兩人找了大半天,才堪堪找到一小捆新鮮藕。

拿到藕的蘆玥,去掉藕結,削了皮,磨成漿水,又耐心的沉澱,去掉水烘乾,才得了一碗藕粉。

今天,她把大家都叫來,就是要宣布最後的結果,也是想告訴大家,為什麼要買下河灘。

蘆玥拎過放晾了些的白開水,倒了稍許進碗里,先是攪勻碗里藕粉,等它全都化開了,才又倒入滾開的冰糖水。

在大家親眼見證下,慢慢攪拌成膠體,蘆玥又拿過一個小罐子,從裡面滔了一小撮去年腌制的桂花糖,一碗香氣撲鼻的桂花藕粉就成了。

「誰要先試試?」蘆玥笑著問道,不過她手沒停,知道一會有人嘗了后,肯定會喜歡上它的美味,所以拿過一旁小碗,繼續做起來。

「這會聞著倒是很香甜。」趙大妹眼裡閃著躍躍欲試,「還是我來嘗嘗吧。」

自家閨女親手做的,要是連她這親娘都不支持,趙大妹都怕打擊了孩子信心。

「還是我來吧1蘆秉樹突然開口道,並快速的拿起了桌上冒著香甜之氣的碗。

「我來吧,我皮糙肉厚的,吃了肯定沒問題。」趙大山一把奪過蘆秉樹手裡的碗,飛速滔了一口進嘴……

「哎喲!老天爺呢,要毒死人了1柴小米一聲驚呼,把大家嚇了一跳。

趙大山更是被嘴裡的藕粉嗆的臉紅脖子粗,看上去倒還真像是中毒了。

「閉嘴!再胡說巴道,我直接毒啞你1蘆玥是真生氣了,這什麼人呢?什麼都不知道就敢亂喊。幸虧這裡離著村子遠,要不然該怎麼跟村裡人解釋?

這女人,真是沒事找事!

大家頭一回見文靜秀雅的蘆玥發火,所以都有些愣愣的。

這時候,蘆玥已經沖好第二碗藕粉了。她也不問誰要吃了,直接滔了進嘴裡,誰也不理。

哼!這麼美味的東西,你們不吃是損失,本姑娘不侍候了。

「玥兒……」趙大妹叫了聲,張張嘴,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反而拿起勺子直接從蘆玥碗里滔了一勺,然後趙大妹用著不可置信的語氣驚呼道,「好好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