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70章 開始洗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0章 開始洗腦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而且她記得,挖藕期可是蠻長的,從九、十月份開始一直到年前都可以挖,就看哪個時間段的價格最高。

而挖藕又是個苦差事,前世挖藕人身穿連體防水服,多少能擋點水氣,但那寒氣可就擋不住了。

年輕時沒什麼,一但老了,那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蘆玥並不想自家親人吃那樣的苦頭,「爺爺,挖藕很辛苦,還受罪,還會落下病根。」

蘆正瑜也懂點醫,也見過蓮藕池,知道藕都埋在淤泥里,要想把藕挖出來,可不得跳進淤泥里去。

「可以請人。」趙大妹提議道。

「這是以後的事,咱暫且不說。不過,玥兒給我提了個醒。」蘆正瑜說道,「我們是外來戶,剛來不久,其實不應該這麼高調。」

「人都有紅眼病,你過的不好,頂多有人同情你。但你過的太好,還沒有權勢的情況下,會惹來麻煩,更嚴重的還會引來殺身之禍。」

被蘆正瑜這麼一說,大家都有些警覺。

尤其蘆玥,提醒自己,以後考慮事情還要更慎重些。

「明天我先問過價格,如果價格合理,就買離咱家不遠的那段河灘,這樣管理也方便。」

「其實讓附近村民們一起種藕也沒什麼,他們又不知道藕怎麼吃?到時候我們可以出面收購,這樣雖然費了些銀子,但省心省力還省麻煩,指不定給村民們帶來了收入,還能得到他們的感謝。」蘆玥桃花眼一轉狡黠的笑道。

「就你主意多,不過還真是這個理兒。」馮君霞伸指點了點孫女額頭,她就喜歡孩子古靈精怪的樣子,感覺那就是朝氣。

其他人也跟著點頭。

「咱們自己吃肉也得給人家留一口湯,那樣對大家都好。」蘆秉樹也笑著說道。

蘆玥很高興,她覺得一家人就要把力往一處使,大家齊心協力,才能把日子過的更好。

「其實藕可不止這一種吃法。」蘆玥神秘一笑,「不過你們也別問我怎麼知道的。」

蘆玥很無賴的聳聳肩,「可能我對吃的特別敏感,就像上次那蛋糕,還有剛剛的藕粉。這藕粉的做法跟那澱粉一樣,其實澱粉也是可以沖著吃的,還可以在鍋里攪著吃,所以說啊,做吃食的法子都大同小異,只要你敢不敢想,願不願去試。」

「玥兒說的對,古有神農氏親嘗百草,才有我們現在的草藥治玻玥兒雖說不能跟那神農氏比,但這道理差不多,沒有嘗試,怎麼知道這東西能不能吃?怎麼做才好吃?」蘆正瑜撫著鬍子,笑的一臉欣慰。

「我明天再去找些藕來,玥兒辛苦下。」蘆秉樹看著蘆玥說道。

「可以。」蘆玥很爽快的點頭道,「其實藕全身都是寶,不管是它的葉、果實還是莖都是葯,你們有興趣的話可以去城裡問下老大夫。」

「這樣一說,我也想起來了。」蘆正瑜眼睛一亮,遂開口道,「藕節性平、味甘澀,可以縮短出血時間,所以說它可以止血。」

事情說定后,大家都各自回了房。今天雖收穫很大,但一驚一乍的,身心還是有些疲累。

但趙大山再累,他也得同柴小米好好談談。

柴小米雖然被趕回了屋,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但她總是不甘的。

憑什麼連個外人馬成功都能知道的事,她就不行?所以回屋后,柴小米稍微把門打開一條縫,豎著耳朵偷聽著堂屋那的動靜。

只是蘆玥她們對柴小米有了防備,也怕外面真有誰偷聽,所以接下來說話的聲音都很低。

柴小米聽不清堂屋那的聲音,卻更想聽清,趴房門那聚精會神的,連散場了,趙大山推門進來都不知道。

這不,一沒注意就給摔了個屁股蹲。

趙大山一見如此,還有哪裡不明白。顫抖著手指著仰天躺在地上的柴小米氣的說不出話來。

「我、我只是想看看,你們沒。哪成想,我還沒開門,你就先推門進來了?」柴小米這回倒是挺機靈,找的借口還真像那麼回事。

趙大山不想大晚上的再鬧起來,遂揮手讓柴小米去打水。

兩人簡單的清洗一番,上床后,趙大山看著柴小米。

柴小米被趙大山看的渾身冒冷汗,她知道算賬的時候到了。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那麼容易激動……」越說,柴小米的頭就越低,就差埋進胸口裡了。

「唉1趙大山長嘆口聲,「小米,你我夫妻也快有十五年了吧,你說,人生有多少個十五年?」

「大山。」柴小米訥訥的叫了聲,眼裡起了霧,有多長時間沒聽夫君叫她小米了?

「我改,我想改,大山你教我吧1柴小米眼睛比燭光還亮,那眼裡噴射出來的光差點閃瞎趙大山眼。

「兒子再過兩年估計就可以下場了,憑他水平,中個秀才沒問題。」趙大山並沒有被柴小米突然說出的話打動,反而繼續低聲說道,「你以後就是秀才娘了,我這兩年再努力一把,爭取在兒子中秀才前起個大房子,到時候兒子同窗來家裡玩,也能不丟他臉。」

趙大山緩緩說著,柴小米睜大著眼睛,臉上滿是希翼,相像著自己秀才娘了,得到村民們尊重,那感覺,光想想就帶勁,讓她心跳加速。

「只是秀才並不是兒子最終目標,他還會通過努力中舉,還要上京城去考,我多攢些錢,到時咱們陪著兒子一起去。」

「到了京里,我們租個房子,白天我出門找活干,你就在家裡給兒子做飯,我們一起努力,讓兒子沒有後顧之憂的中考,等兒子高中后我們再一起衣錦回鄉,你說好不好?」趙大山描述著藍圖,不過,這些不止是說給柴小米聽的,也是說給他自己聽的。

從明天始,他們要一起努力賺錢。

「大山,我要進京,我要當官老爺的娘!你說,讓我怎麼做,我都聽你的。」這會的柴小米真正的熱血沸騰,豪情壯志都不能描述她此時心裡的激動。

「真聽我的?」趙大山不相信,又有些沮喪道,「你以前也說要聽我的,後來還不是老樣子?算了,就當我剛剛什麼話都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