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王爺要入贅>第71章 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1章 改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科幻小說

一看趙大山說完就要躺床上睡了,柴小米頓時大急。

「大山,大山,你聽我說。」柴小米拽著趙大山胳臂,就是不讓他躺下,「之前是我混蛋,你打我罵我都行,可不能落下我一人進京啊1

柴小米聲音里都帶上哭腔了,本來就不大的眼睛里畜滿了淚水,顯得眼睛更小了。

「你總喜歡胡說八道,剛來這裡,就讓村民們對我們家有了不好的印象。你說,我哪還有心情賺錢?賺再多錢有什麼用,兒子爹娘風評不好,可是會直接影響他考評的。」

「啊?怎麼還有這事?」柴小米大驚,張著嘴,哆嗦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當然了,連自己小家都顧不好,何以談忠君報國?」趙大山義正辭嚴道,「你說,那官老爺爹娘都是欺善怕惡、恃強凌弱、橫行霸道、無法無天、蠻不講理,依仗權勢為非作歹,這樣的人,你說他會是個好官?」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惡人最後總是沒有好下場的,你希望以後我們一家子都沒個好下場?」

「不不不……」柴小米連連搖頭,臉色煞白,這會真是被趙大山說的嚇倒了。

「可我看你架勢是這樣的。」趙大山一點都不心疼柴小米,反而在她傷口上撒鹽,還專挑那粗鹽,「你以前經常拿家裡的東西去柴家,那些東西是我為兒子準備的學費和交友需要的費用。」

「你以為,做官只是做好就行,沒有人脈沒有同窗好友幫護,官路是做不長的。」趙大山意味深長的看著一臉驚恐的柴小米道,「我大方些,就算那些東西孝敬你爹娘了,那冬梅好不容易找到賺錢的活……你娘家人又是怎麼做的?」

「他們直接照樣做出來,還有膽子同小妹她們一起擺攤?你知道小妹賣的絡子都是冬梅沒日沒夜做的,有多辛苦,你這做娘的可知道?」

柴小米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流著,她從沒想過那些,她總覺得都是一家人,都是好人。

「遠的不說,就說這回。」趙大山道,「玥兒費盡心思想出來的法子,你是怎麼說的?先不說那東西好不好,孩子的心意總是好吧?你作為舅媽,作為長輩,說那話你不覺得臉紅?你有沒有想過,你隨口一句話,會給家人帶來什麼?」

「你知道嗎,你回屋后,我、書知、冬梅都抬不起頭了。為什麼?那是我們羞的!我們沒臉面對玥兒,面對蘆家人1

趙大山壓低聲音,幾乎用吼說著心裡的憤怒、羞愧、不甘。

「小米,今天是我最後一次好言跟你說話,如果你再不改,我……」

「不不不……我改,我一定改,我發誓。」柴小米伸出三指,對天起誓道,「藥王在上,小女柴小米,若再不悔改,再胡說巴道,就、就讓我變成啞巴,一輩子都說不出話來。」

說完,柴小米可憐巴巴的看著趙大山。

趙大山心裡鬆了口氣,但臉上卻是一副很不想答應的樣子,好一會,在柴小米都感到絕望時,他才幽幽的長嘆口氣,「暫且相信你一回。」

「呵呵……」柴小米眼睫毛上掛著淚,就那麼笑了,還笑的特別開心。

看的趙大山嘴角直抽,感覺柴小米就跟那三歲娃娃似的,根本就沒長大。

只是趙大山也不會柴小米說什麼就是什麼,他還是會盯著她,防著她。

「睡吧1趙大山拍拍旁邊床榻,心裡想著,今天先到這裡,明天繼續。他還不信了,天天跟她說,天天跟她說,就是頭豬都會了。

「哎,這就睡。」柴小米心情不錯,跳下床,吹滅了燭火,才輕輕的躺在趙大山邊上,小心的往他邊上挪了挪,感到從趙大山身上傳來的熱度,她在心裡滿足的嘆了口氣,才閉眼睡去。

應該有了目標,所以第二天,大家都起的很早。

只是有人比他們更早。

所有人就跟那見了鬼似的盯著在廚房裡忙碌的肥胖身影,動作一致的轉頭去看天邊,是不是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

「娘,那真是大嫂?」趙大妹一臉懵逼,拉拉婆婆衣服,小聲問道。

「照這身材和長相,應該是她。」馮君霞撫了下胸口,剛剛她想進廚房,卻被裡面那人著實嚇了一跳。害她,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手都不知往哪放了。

活了這麼多年,今天最不像自己。

「娘,甭看了,那就是舅媽。」蘆玥掬了把盆里水,往臉上敷著,「我剛問了舅舅,他說再給舅媽一次機會。」

「啊?哦1婆媳倆異口同聲,動作表情驚人一致,看的蘆玥心裡直發笑。

「你爹他們呢?」院里就她們幾個女的,不見一個男人。

「舅舅去挖野薔薇了,爹和小馬哥去找藕了,爺爺估計在河邊,表哥和琰兒去林子那晨讀了。」蘆玥倒了盆里水,放好木盆,捋了下耳際碎發,準備進廚房幫下舅媽。

她可是知道,舅媽的手藝可不怎麼樣啊!

「舅媽,有什麼需要我做的?」既然舅舅說給舅媽再改過一次的機會,蘆玥當然支持。

她也不是那無情之人,非得鬧的舅舅把人送回去。俗話說的好,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舅舅、表姐和表哥他們都是好的,看在他們面上,她也會配合。

「是玥兒起來了?」柴小米拿著勺子,緩緩的攪著鍋里香氣四溢的米粥,抬著下巴指揮道,「我知道玥兒拌菜的手藝好。」

蘆玥笑著點頭,「好的,我來拌幾個鹹菜。」說完,隱晦的跟在灶膛那生火的表姐打了個眼色,姐倆心照不宣,都抿著唇笑了。

這一天早上,在堂屋裡吃飯的氣氛尤其和諧。

只是這和諧的氣氛卻讓大家一時接受無能,總感覺是在夢裡似的有些虛幻。

只有柴小米,臉上一直揚著燦爛的笑,不停的勸著大家趕緊吃,多吃些。

吃罷飯,柴小米又搶著收拾桌子,當然,蘆玥她們也不會眼看著,大家一起動手,很快就幹完了。

柴小米之前就像那算盤珠子似的,一撥一動,所以這會忙完了早飯,她站在屋檐下,扎著手不知該幹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