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75章 進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5章 進山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只是趙大山卻攤攤手,挑眉道,「可我怎麼覺得我並沒有答應你什麼?」

小丫頭片子,鬼精鬼精的,我倒,你還有什麼話說?

蘆玥桃花眼一睜,骨碌碌轉了幾下,用著一副你怎麼可以騙小孩的表情委屈道,「舅舅,您明明就是答應了的,您說話不算話,您欺負玥兒,我不要同您一起上山了,我找小馬哥去,嗚嗚……我讓他……」

蘆玥話還沒說完,趙大山已經投降了。

「好了好了,小祖宗,我帶你去還不行嗎,快別哭了,再哭下去,把你娘引來,舅舅可得遭殃嘍。舅舅一遭殃,這心情就不好了,心情不好自然只想回屋躺著,回屋躺著……」

「舅舅,我不哭就是了,只是您得帶我進山。」蘆玥臉上裝著怕了你的表情,內心則瘋狂吐槽:沒想到舅舅無賴起來也是蠻嚇人的,她可真是長見識了。

甥舅倆答成了協議,愉快的去忙各自事情了。

所以,等第二天,趙大山說要帶蘆玥進山,著實把其他人嚇了一跳。

「玥兒,你在鬧什麼?」趙大妹雙手叉腰,就差怒目圓瞪了。

「進山採藥啊,怎麼了?」蘆玥裝楞。

「不許去。」

「為什麼啊?我就是采點葯,這不舅舅都答應了。」蘆玥一句話就把趙大山拖下了水。

「小妹……」趙大山抽抽著嘴角,搓著手試圖解釋什麼,只是被趙大妹直接打斷了。

「你舅舅答應也不許,那山裡有什麼誰知道啊?萬一有點什麼事,有你這個累贅在,不是給你舅舅添麻煩嗎?」趙大妹氣的在地上來回打磨,她真恨不得把死丫頭拎過打一頓,可又顧忌孩子長大了,又是個女孩子,她這一頓打下去,自己爽了,可孩子的名聲可就不好聽了。

「娘,我們又不進深山,就在舅舅經常去的地方轉轉,中午前肯定回來。」蘆玥耐心的勸道,「再說,這不還有小馬哥跟著一起,你要相信他們的本事。」

「更何況,我採藥是為了給大家泡腳。前段時間為了種藕和薺,爹、舅舅和小馬哥都下水了,開春的河水還是有些冷的。」

「而人的腳底板下又多穴位,寒氣和濕氣很容易就跑進身體里去。你不把寒氣和濕氣排除出來,等他們老了,胳膊、腿和關節處都會酸疼,那時再治療就晚了。」

「不、不是每天都有給他們喝薑湯嗎?」趙大妹訥訥道,其實心裡已同意閨女進山了,只是礙於面子,在做最後掙扎。

「那薑湯治標不治本?」

「行了行了,你去吧,我不管了。」突然,趙大妹好像很生氣的不想再管蘆玥,直接甩下一句就轉身進了廚房。

「看,把你娘惹毛了。」趙大山有些幸災樂禍的對著蘆玥眨眨眼,「看你怎麼哄回來。」

蘆玥聳聳肩,隨意道,「這是我爹的活,我可不敢去搶。」

「啥?」趙大山懵逼,轉頭愣愣的看看往前走的外甥女,又看看抿著嘴偷著樂的馬成功,好一會才恍然大悟道,「玥兒,這都誰教你的?」

孩子過了年才十一,都知道什麼是哄媳婦了?

蘆玥扯了個雜草,拿在手裡一甩一甩的,心情特別的好。所以,她也不介意多同舅舅聊聊,「那還用教,每天看都看會了。」

蘆玥這話可是一點都不作假,蘆秉樹和趙大妹兩人,動不動就撒狗糧都已成習慣。還好兩人只是在家裡撒,還沒往外發展,要不然礙…呵呵。

「這大樹,還有小妹,搞事都不看地方?不行,一會回去我得找他們倆好好聊聊,沒得教壞孩子。」趙大山擰著眉,直接決定道。

蘆玥抿唇一笑,直接火上澆油,「舅舅您早該找她們說說了,要不然……長此以往,我們的眼睛會受不了的。」

「嗯?這關眼睛什麼事?」趙大山又納悶了,轉頭問馬成功,「小馬,你明白嗎?」

馬成功搖搖頭。

「玥兒。」

「辣眼睛知道不?」

「哈?」兩人更糊塗了。

所幸他們馬上就要進山,山路難走,三人也沒了說話的興趣。

而這時候,蘆玥已經走到兩人中間。

趙大山走在前頭帶路,「有要採的草藥,記得吱聲啊,不然我就直接過去了。」

「嗯,知道了。」蘆玥桃花眼睜的大大的,看哪都稀奇。

當然,她費盡心機的進山,可不只是來逛逛。

只是好一段山路后,都沒發現蘆玥需要的草藥,而那些草藥品質還不是太好。

「舅舅,再往裡走走吧。」

「怎麼?沒看到心意的?」趙大山皺眉,帶著嬌滴滴的外甥女進山,他哪敢往深山裡走?

蘆玥搖頭,再次要求道,「再往裡走五十米后,我還是沒發現更好的,那我們就回去。」

蘆玥知道不能太為難舅舅,畢竟帶著她可是要擔負很大責任的。所以,她不能太任性。

「……那再進去些。」最後,趙大山還是答應了。

不過蘆玥沒發現品質和年份更好的草藥,倒是讓她另外收穫了好東西。

「舅舅,我們把這些都挖走吧。」蘆玥指著才抽出一尺高的玉蟬花,興奮的桃花眼都睜圓了。

趙大山皺眉,看著那一叢叢綠,「那是什麼吃的?又是跟薺一樣的東西?」

馬成功一聽可能又是一種新吃食,立馬捲袖子,「蘆小妹,你說,怎麼挖?」

蘆玥抽抽著嘴角,她怎麼沒發現,這兩人隱藏的吃貨屬性?

「這不是吃的……」

「啊?不是吃的?那你挖它做什麼?」

蘆玥翻了個白眼,拍拍光潔的額頭,無奈道,「你倆別總想著吃行不?這植物叫玉蟬花,適合種在淺水裡。」

「河灘那不是挖了長長的水溝,光著多難看?咱們挖些玉蟬花回去……等它開花,那不又是一道美麗的風景,到時候那些附庸風雅自命不凡的才俊們,還不得天天往咱這裡跑?」

「也是哦。」

兩個大男人懂什麼風雅?但聽蘆玥這麼一說,覺得挖些回去也無妨。

留下趙大山和馬成功挖玉蟬花,蘆玥則圍著這不小的水塘轉著,希望能再發現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