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79章 報仇(求首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9章 報仇(求首訂)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史東他們其實是不願讓燕煜宣單獨行動的,但這是命令,他們第一天訓練時,教官就跟他們說過。

主子說的話就是命令,要時刻記在心裡。

史東讓史南他們去查蘆家被燒的經過,他自己則站在蘆家外的小道上,眼也不眨的盯著主子消失在他眼前。

很想跟上去看看怎麼辦?史東心裡跟貓撓似的難受。

燕煜宣幾乎是用跑的,風在他耳邊呼呼狂過,把他混亂的腦子吹的清醒了些。

經過些事情的燕煜宣並沒有一頭扎進林子里,而是突然站住,小心的四下看了看。又東繞西繞了些路,才閃身進入通往山谷里的小徑。

山谷比他離開時更美了,畢竟這會正是春天,百花齊放,真正是美不勝收。

燕煜宣一路上沒事也問了史東好些事,從他那裡學了些偵察方面的知識。

這不,他就發現山谷曾經進來過好些人。而從他發現的腳印來看,當時那些人身上應該負有重物。

燕煜宣站起來,拍掉手上的泥土,開始仔細查看起來。

山谷本就不大,這不,沒一會功夫,燕煜宣就站在了蘆家藏東西的斜壁前。

「看來,蘆大爺他們離開是有準備的,只是不知這會他們人在哪裡?是不是安全?」

燕煜宣早沒了開茶樓酒錄,這會只想把蘆家的事搞清楚。

回到城裡,燕煜宣直奔宋府。

只是蘆家人並沒有同宋府有聯繫,這讓燕煜宣很是摸不著頭腦。

當初他離開時,還叮囑過蘆家,有事可以找宋府幫忙。

而看蘆家出事前,還有時間把東西搬到山谷,難道就沒時間來一趟宋府?

還是宋府狗眼看人低,根本就沒給蘆家人機會?

燕煜宣越想腦洞越大,越想他看誰都有懷疑。

「燕少爺,您這次來山城是打算……」福伯恭敬的問道。

他發現,這次的燕少爺同之前的燕少爺有所不同了。以前燕少爺很孩子氣,現在嘛……尤其是他肅著臉時,讓他有種在大將軍面前的感覺?

這讓福伯有些好奇,這燕少爺回京這段時間裡,到底經歷了什麼?會讓人改變這麼多?而自家少爺有沒有見過這樣的燕少爺?

「哦,還不確定。福伯,我還有事,改天再來看您。」燕煜宣在福伯這裡得不到答案,就沒心思再呆下去了,遂提出告辭。

福伯說了些挽留燕煜宣的話,見他堅持也沒再繼續,只是親自把人送出大門。

關了大門后,福伯吩咐人,讓他們看著些燕煜宣。倒不是盯梢,只是防著燕煜宣在山城這裡出事,當然,如果能知道燕煜宣來山城的目的那就更好了。

史東他們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查個事情還是挺快,再說當初高烯以為的保密行為,其實只是瞞著高家人。

他雇騾車,同七星幫「軍師」在房裡喝酒吃飯的事並沒有客意隱瞞。只是如果不是有心人查的話,誰也不會去留意一個幫派里「軍師」同誰吃飯的事。

「高烯?他同蘆家什麼關係?為什麼要讓人放火燒死蘆家所有人?」燕煜宣捏著紙的手都在顫抖,他不知道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蘆家除了留在山谷里裝箱的東西,少了不少細軟。

燕煜宣耐心的看下去,等他看到有人不但雇了馬車還有鏢師時,才稍微鬆了口氣,至少人應該沒事,只是不知跑哪去了?

「知道蘆家去哪了?」

「只說是往南。」史東說道,「護送蘆家的鏢師還未回來,所以屬下得不到確切消息。」

一般車馬行不會走單程,他們把人送到目的的后,會打算回程再做一單,只是這樣會耽誤些時間。

所以,都年後了,送蘆家到繁城的人還沒回來。

「今晚把那高烯綁來,給我好好審審。」燕煜宣吩咐道,得不到蘆家消息,他只能先替蘆家報仇了。

不查清原因,他寢食難安呢!

「也查查高家。」隨後燕煜宣又淡淡說了句,「我們就拿高家開張。」

哼,他還不信了,做了這麼多年官,那股屁底下的椅子會是乾淨的?

高烯這幾天真正是懸樑刺股,眼看著就要春闈了,他想脫離表哥的撐控,不得不考取個好成績。

要說起來,高烯這人就是利益至上。他已有了想納蘆玥的前提下,都能一把火燒死她。

那下次,誰給他的利益大,這人就能立馬叛變。這樣的人,比那牆頭草還可惡。

當高烯迷迷糊糊睜開眼,以為自己受不住困,瞌睡了過去時,卻被周遭場景嚇了倏地睜大了眼。

「你、你們是誰?你、你們知道我、我是誰?」高烯掙了掙,發現他被綁在一根柱子上,而這裡沒有窗,應該是在地窯之類的地方。

只是眼前這些到底是什麼人?又為什麼綁他?

他最近這麼老實,沒有得罪過誰啊?

史東甩甩手裡的鞭子,颳了下鼻尖邪邪一笑,「高烯,認識他嗎?」指指另一根柱子上,同樣被綁著的「軍師」。

高烯瞳孔一縮,暗道一聲壞了。只是他畢竟是官宦人家出生,從小見識不少,馬上又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裝著不明白的樣子搖搖頭,委屈道,「這、這位大哥,他誰啊?」

「嘖嘖,不愧是高縣令家公子,這膽量和見識可比那人強多了。」史東搖頭晃腦的嘖嘖幾聲,「他礙…可是什麼都交代嘍,不然,我們怎麼會把你綁來?」

高烯額頭上都流下豆大的汗珠了,但他還是咬牙堅持說不認識「軍師」。

他想等著,想拖延時間。只要挨過天亮,家裡人就會發現他不見了,就一定會來救他。

「你別指望高縣令來救你,他現在自身都難保了。」史東狠心的打破了高烯幻想,「要說不愧是一家人,膽子都不是一般的大。」

「你其實應該慶幸被我們綁來了,要不然礙…跟著你老子在死之前不但要吃一翻苦頭,還要親眼看著家人一個個死在自己眼前,那滋味……」

「你、你說謊1高烯搖頭,他是知道這段時間父親在謀著什麼,只是春闈馬上就要到了,他就把心思全放在了那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