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80章 誰才是主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0章 誰才是主謀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高烯其實一直想不明白,他爹都在縣令這個位置上呆了差不多有十來年了……直到現在才有了想要挪一挪的意思?

高烯一開始以為是他爹政績差,京里姑夫故意壓制,他還曾經勸過娘,希望她能同姑姑說說,讓爹再往上一步,他也好脫了這個戴了快十來年縣令家公子的帽子。

高烯也知道,他爹股屁下那把椅子並不幹凈,只是哪個當官的沒貪?無非是貪多貪少罷了。

所以,現在有人告訴他,他爹自身難保,他是不相信的。

史東見高烯這時候了還有心情發愣?搖搖頭,感嘆縣令家公子還是活的太天真了,居然連這點危險意識到沒有。

「我說高公子,你如果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話,就老實交代為什麼要讓這人去燒了蘆家?」史東拿鞭子指指低垂著頭,不知死活的「軍師」。

「別跟我說,你不認識這人,也別說什麼蘆家又是什麼意思?我們把你綁來,那就說明,我們已經知道了你做過的事,現在只是想再確認下而已。」

看高烯眼裡閃著掙扎,史東心裡嗤笑一聲,繼續道,「高公子應該是聰明人,聰明人最懂得取捨,現在高公子你來做個取捨吧。」

史東好整以暇的看著不斷眨著眼睛的高烯,知道他心裡在計算得失,他也不著急,不過狀似無意的輕聲低喃,聲音卻剛好夠高烯聽清。

「真要說起來,那火也不是你放的吧……」

「大哥,那火真不是我放的1高烯突然大聲喊道,看了眼低垂著頭的「軍師」,遂打消了往他身上推的意思。

高烯也是算是想明白了,人家都把他們倆抓來了,就是已經查清了事情經過。只是自己跟蘆家無冤不仇的,說是要害蘆家,他自己都不信。

這麼一想,高烯也豁了出去,反正他也十分討厭京城姑姑一家,總覺得那一家人看他家的眼神都帶著高高在上。

這回這事,要不是袁昌和寫信威脅自己,他怎麼會做下這樣害人性命的事?

想起自己看中,打算中舉后就納進門來的小娘子,高烯這會還有些不得勁。

高烯幸虧只是在心裡想想,要不然……保准他死的又快又難看。

「我書房抽屜里夾層那有一封信,是京城袁侍郎家嫡長子袁昌和寫給我的,他要求……」想明白了后的高烯,跟竹筒倒豆子似的,說的那就個順暢。

史東拿筆在一邊做記錄,只是沒想到,這事還牽扯到袁家那個對人就笑三分的侍郎?

果然,主子說要拿這人開張是對的。

史東收拾好筆錄,把手裡鞭子一甩,就要走?

「哎,這位大哥,我都交代清楚了,您看……能不能放了我?」高烯臉憋的通紅,長這麼大,頭一次求人,還在這種情況下。

史東像看白痴似的看了眼高烯,哼了一聲道,「等著,我去彙報下。」

「噯噯,好的,有勞大哥了。」高烯低三下四的點頭,諂媚道,「等小弟出去了,一定好好感謝大哥。」

史東詭異的笑笑,邁步出去。

燕煜宣就坐在這間屋子的上面,把玩著茶盞,等著審訊結果。

見史東上來,燕煜宣眼眸子一亮,立馬問道,「有結果了?」

「是的,應該是他說的那樣,不過,屬下還要再去趟高家。高烯說,他還留著他表哥袁昌和寫給他的信。」

史東都不知道高烯這人算是笨還是聰明。說他笨,這種信件應該看完后就燒了。可要說他聰明呢,高烯以後可以拿著這信件要挾袁昌和。

不過後一種的前提條件是,火燒蘆家的事不暴露出來。

「袁昌和?」燕煜宣擰眉,敲著桌面思索道,「我怎麼覺得這名字有些耳熟?」

「袁昌和父親是禮部侍郎袁錦苗那個見人就笑三分的袁侍郎。」史東輕聲提醒著。

「哈?我知道罪魁禍首是誰了1燕煜宣無奈嘆息一聲,其實他沒說的是,這個罪魁禍首的名頭,最應該由他來戴。

要不是他接近蘆家,那女人怎麼會喪心病狂的做出這種事來?

只是燕煜宣不知道,蘆家這事倒還真不是史婷嬌指使。而是她的愛慕者袁昌和私自所為,不過燕煜宣把罪名扣在史婷嬌頭上也不為過。

誰讓那女人訂了親還不老實,還到處引誘,給他人接近她的機會,真正是水性楊花。

史東詫異,難道袁昌和還不是最後主謀?

「你先去高府把那封信取來,再收集下高世齊罪證,通知京里兄弟,也讓他們收集袁錦田的……」燕煜宣一道道命令下去,吳國官場開始了涌動。只是誰也不知道推手是誰,哪天就輪到了自己,一度吳國官場倒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等史東吩咐完事回來,燕煜宣看著他道,「你再密令一道消息給京里兄弟,讓他們這樣做……」

在史東耳里低語了幾句,驚的史東眼都睜圓了。

「大驚小怪了不是?」燕煜宣心情不錯,總算是看到史東變臉了,嘖嘖,就比他大上幾歲,整的跟個老頭子似的,無趣之極。

「要是沒有原因,那袁昌和幹嘛同蘆家過不去?蘆家在山城,離著京城一個多月路程呢。一個侍郎家嫡子,一個山野村夫,八杆子都打不到一起的兩家人,怎麼可能會有怨?所以啊,這兩家人必定有個橋樑。」

被燕煜宣這麼一分析,史東也覺得這事應該就是這樣,只是他還是想不明白,堂堂未來世子妃,為什麼要做出這種事來?

燕煜宣斜了一眼一臉糾結的史東,打著呵欠,又伸了個懶腰,才懶洋洋道,「看女人,可不能只看她的身世、長相、行為舉止,得往深里瞧,不然,哪天被她賣了,你還在幫她數錢呢1

史東抽抽著嘴角聽著主子說教,只是心裡怎麼就這麼怪異呢!

看了眼同他一般高的主子,史東撫額,話說主子,您這個年紀就這麼懂姑娘心思,以後哪個姑娘願意嫁您?

耗了大半個晚上的結果還是喜人的,至少蘆家事情是查清了。只是還有不少掃尾工作,所以燕煜宣並沒有急著離開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