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84章 揭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4章 揭過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在收拾馬成功住處時,蘆家人發現被壓在漳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他跟著燕煜宣走了。

爺倆對視一眼,原來人家是沖著燕少爺來的,至於為什麼會跟著他們,那只有馬成功自己知道了。

「主子,那人還在外面。」史東進來說道。

史東很奇怪,那人明明是跟蘆家一起的,後來又為什麼跟著他家主子來了?

「哦?那把他叫進來吧。」燕煜宣不甚在意道。

他正愁怎麼打入蘆家內部呢,這不正巧有人送上門來讓他利用,只是對馬成功這樣的行為,他燕煜宣是看不上眼的。

也不知蘆家有沒有發現馬成功的異樣?燕煜宣想著要不要改天提醒一下?就見馬成功兩眼放光的站在他面前,臉上是一副非常激動的神情。

只見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嘴裡激潰「少爺,我終於等到您了,讓我跟著您吧1

「什、什麼意思??」燕煜宣被馬成功這一跪搞得一臉懵逼,傻傻的看看史東,又看看跪在地上磕著頭的馬成功,「你先把他扶起來,別讓他磕了,我頭暈。」

史東強行把馬成功拉起來,呵斥道,「站好了,好好說話。」

「哎、哎,好1馬成功扯著一張小人臉,諂媚的朝著燕煜宣和史東兩人點頭哈腰著。

「跟你說站直了,別一副奴才樣,丟臉1燕煜宣冷下臉來不悅道,「你應該跟著蘆大爺他們有一段日子了吧,怎麼就沒學學他們家那一身骨氣?」

馬成功暗道一聲壞了,表現過頭了,所幸他的臉皮只比蘆玥薄了那麼一點,立馬站直了身子,一副乖乖聽訓的樣子。

「為什麼要等我?又為什麼要跟著我?」燕煜宣淡淡問道。

「我想出人頭地。」馬成功回答的很簡短也很堅定,只是一瞬間他紅著臉,又羞答答的道,「我、我喜歡上了一個姑娘,可我知道配不上她,我想干出一番事業來,好上門去她家提親。」

「咳咳咳……好好……」燕煜宣邊咳邊斷斷續續的說的好字。

史東連忙遞了一杯茶上去,「主子,喝口水潤潤喉吧。」

燕煜宣喝了口水,深呼了口氣,平復了下被嚇到的心情,問道,「你怎麼就認為我能讓你出人頭地?」

「我第一眼見到主子的時候,就這麼認為了。」馬成功說的那叫一個理所當然,而他對燕煜宣的稱呼更是從少爺直接跳到了主子,可見這人臉皮著實厚。

「你這樣離開蘆家,就不怕他們擔心?不怕他們把你當成白眼狼?」

馬成功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道,「是有些不好,不過我給他們留了字條。」而後又長嘆一口氣,幽幽道,「其實我知道,蘆大爺他們一直防著我呢1

燕煜宣與史東對視了一眼,不動聲色的打量著眼前這人,「你的意思是,你的離開是蘆家希望的?」

「嗯。」馬成功重重地點著頭,只是眼裡始終有著不舍,還有一種下定決心奮勇直前的決絕。

「這樣啊,那你先跟著史東下去。」燕煜宣想了想道,「史東,把我們這的規矩跟他說一說。」

「是,主子。」

史東帶著馬成功下去后,燕煜宣揉了揉額頭,煩惱明天去蘆家的事情。

繁城的水可比山城的深多了,燕煜宣並沒有不知深潛的立馬去查誰,反而定下心來打算先攻克蘆家這一座高山。

而燕煜宣去蘆家,也不是像以前那樣騎著馬過去,反而坐著馬車,比在山城時收斂多了。

只是今天蘆家好像碰到了些麻煩,看圍在院門外那些村民,燕煜宣催促史東趕緊過去看看。

「你們是汪家人?」一個衙役拿著畫像不時的比對著蘆家眾人。

另一個衙役在邊上伸著脖子也瞧著,只是越瞧心裡越孤疑,遂輕聲說道,「長著好像都不像,會不會是我們找錯地方了?」

那個衙役皺著眉頭又看了看,心裡同樣泛起了嘀咕:難道真是我們找錯地方了?只是該問的還是要問一下。

蘆正瑜上前一步抱拳道,「我家並無姓汪之人,不過這屋子的原主人倒是姓汪,只是他們在半年前把房子賣給了我門后就離開了。您如果不信,可以問一問身後那些村民們。」

兩個衙役轉頭看了看,圍觀著瞧熱鬧的村民們,都不用他們問,那些村民就七嘴八舌的把自己知道的說了。

確定蘆正瑜沒有對他們撒謊后,兩個衙役很頭痛,「你們有誰知道汪家人的去向?」兩個衙役不抱有希望的又問道。

蘆正瑜不知道原主到底發生了什麼?會迎來兩個衙役的調查,只是他怕後續衙役們再找上門來,遂開口道,「那天我和城裡四海牙行的老鬼一起同汪家人辦的房契,那汪家人拿到錢后直接住在了城裡,說是第二天就出城,要不您去問下老鬼?也許他知道汪家人去了哪裡。」

兩個衙役倒也沒有狗仗人勢,聽了蘆正瑜的話后,覺得有道理,遂抱拳道,「如果你們發現什麼可疑的人和事情,請馬上聯繫我們。」

「一定一定。」蘆正瑜連連保證,並拿過盧秉樹遞過來的食盒,小心的說道,「一點小點心,兩位大人路上墊墊飢。」

兩個衙役倒也沒客氣,接過蘆正瑜給他們的食盒,騎上馬走了。

衙役們走了,看熱鬧的村民們逐漸散去。只是蘆家不卑不亢的神情也印在了村民門腦海里,從而讓他們有了重新惦量這一家人的想法。

尤其當村民們看到,有一輛馬車停在蘆家院門外不遠處,他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蘆家跟城裡很多人家都有生意來往,不容他們小瞧了。

蘆正瑜也看到了停在那的戮在馬車旁的史東,他並沒有上前打招呼,反而背著手走了。

燕煜宣苦笑一聲,跳下馬車,先低聲吩咐了史東幾句話,才拎著禮物厚著臉皮,緊隨蘆正瑜進了堂屋。

「燕少爺,您這是聽不懂人話呢?」本來心情就不好的蘆正瑜看到燕煜宣沒臉沒皮的跟著進來,心情更鬱悶了。

燕煜宣嘿嘿傻笑著,厚著臉皮把禮物放在桌上,「蘆大爺,看在我已為你們家報了仇的面上,能不能把這事揭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