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王爺要入贅>第85章 不了了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5章 不了了之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女生小說

雖說那出主意火燒蘆家房子的高烯已經被他弄去了深山裡挖煤,那個什麼七星幫的軍師也一併送了過去,想必兩人會在那裡相愛相殺一段時間再共赴黃泉路。

至於京城那兩位,燕煜宣也分別用了不同方法,雖然不能一下子把那倆弄死,但收點利息還是可以的。

據說現在史婷嬌已經被關進了佛堂,成親前不許她出來。而史家因為她,不管是嫁出去的姑娘還是未出嫁的,名聲都受到了非常大的影響,有些甚至被直接退了親,有些被奪管家權,真正是恨她恨得要死。

其實燕煜宣也沒有做什麼,只是讓史東他們把史婷嬌的所作所為編成順口溜,讓乞丐們在京城廣為流唱。

而一個姑娘有沒有被破身?有經驗的嬤嬤一瞧就能瞧得出來,而史婷嬌的影響實在太大,連皇宮裡的皇帝都聽說了,要不是燕宗章替史婷嬌求情,就不只是關關佛堂這麼簡單了。

不過比史婷嬌更慘的還是袁昌和。

袁侍郎知道自家兒子乾的好事後,直接擼了他繼承權,不顧妻子的哭求,直接把他發配到老家,終身不得進京。

這下袁昌和算是毀了。

而袁侍郎更是在皇帝那裡掛了號,皇帝並沒有把他直接拿下,只是因為還不到時候。所以高家全家問斬,袁侍郎並沒有出面求情。不但他自己沒去求情,還把妻子送去了庵堂,不讓他知道高家出事。

燕煜宣把這些事原原本本都告訴了蘆正瑜,他不是想要得到蘆家人感謝,只是想告訴他們,不會再有人來傷害他們了。

蘆正瑜內心糾結了,麻煩也是他帶來的,仇也是人家報的,擱他心裡想法,他是不想再同他有任何聯繫。

只是……蘆正瑜看看燕煜宣,這個十四五歲的少年,此時正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

蘆正瑜不知道燕煜宣為什麼非要同他家有來往,而他這個姓氏的人,照理說是不能出京的,除非……他是帶著任務出來?

蘆正瑜不知道,他的猜測直接真相了。

「蘆大爺。」燕煜宣輕聲叫道。

「啊?哦。」蘆正瑜回神,給燕煜宣續了杯水,「其實那事也不能怪你,只是……這樣吧,你應該有事在身……」

「我沒事兒,我閑的很。」燕煜宣嘿嘿笑著。

站在門外,把一切都聽在耳里的史東,嘴角狂抽,不明白主子為什麼要扒著蘆家不放?

只是他是屬下,主子說什麼就是什麼。

蘆正瑜,「……呵呵。」

燕煜宣,「呵呵……」

蘆正瑜因著燕煜宣身份,這事最後只能是不了了之。

「蘆大爺,還有那馬成功的事。」燕煜宣清咳了聲,掩飾心中的尷尬。怎麼說馬成功也是跟著蘆家過來繁城的,這突然跑他那裡去了,可不得給蘆家一個交代。

只是燕煜宣還沒繼續往下說,蘆正瑜卻擺手道,「我知道他去你那裡了,雖說當初的事是他提醒了我們,但那事也是受你牽連。」

「這段時間他在我們家,我們真心相待,現在去了你那裡,我們也沒意見。他跟著你,總比在我家干雜活強,只希望他和之前的事,都不要再提起。」

燕煜宣見此,也不好再替馬成功說什麼。燕煜宣自認為同蘆家已經解了尷尬,他就如同在山城那樣,上午來蘆家同蘆正瑜喝茶吃點心,閑聊一會,下午回城去忙自己的事。直到兩百多米河灘的荷花盛開,成功引來繁城附近百姓注意。而燕煜宣也不知在忙啥,這段時間再沒來蘆家,這讓蘆家全家都鬆了口氣。

「這裡什麼時候種上了荷花?真是不錯呢。」一眉眼清俊公子哥,搖著摺扇,狀似風度翩翩的站在船頭,轉頭對著船艙里的人說道。

不一會兒,從船艙里又出來一位白面書生模樣的公子,看著沿河盛開的荷花,笑道,「今天幸虧聽了你的話,從這條河道上回去。」

「是吧?我就說聽我的准沒錯。」清俊公子得意洋洋的說道。

「我看到岸邊還有一排翠翠綠綠花花白白的,那是什麼?」白面書生摺扇遙指河岸。

成功引起清俊公子好奇,他吩咐下人把船靠岸,轉頭對白面書生道,「我們過去瞧瞧?」

「也好。」

不過兩人也不著急,搖著扇子,一路說說笑笑的溜達過了橋,就被一片紫色似蝴蝶樣的花。

「這是什麼花?我怎麼從沒見過?」清俊公子彎腰湊近了些,看著這些肆意盛開的花朵。

白面書生搖搖頭,揚了揚好看的眉笑道,「過來這裡是對了,你看這土牆上爬的是不是薔薇?只不知那一片翠綠是什麼?」

清俊公子直起身,拿摺扇擋了擋太陽,「這確實是薔薇,只是這季節了,還開著花?」

白面書生也拿摺扇擋了擋有些大的太陽,左右看了看,發現前方不遠處有些亭子,遂說道,「走,去前面看看,這裡應該是誰特意種的。」

蘆玥今年由於銀錢問題,並沒有對那一片荷花多做什麼,只是讓它們隨意生長。

不過蘆玥並沒有放棄自己想法,這不,她就央求她爹和舅舅在離河灘不遠處的空地上,搭了一排雅緻的竹亭子。

竹亭子都不大,只夠三兩人坐,但卻都是對著河灘,能讓亭子里的人完整欣賞到她家營造出來的風景。

而搭建竹亭子的這一片空地蘆家是買下來的,要不然,被哪個村民截個胡,不得噁心死她家?

清俊公子和白面書生來到竹亭子這裡,發現已有不少人在裡面品茶吃點心。於是兩人也找了個空著的竹亭子,小廝們立馬機靈的上前去擦拭。

清俊公子和白面書生進去坐下后,兩人不約而同的都舒了一口氣。太陽底下呆太久,就算你心裡再平靜如波也是會出汗的。

「姐姐,又來人了,四個。」蘆瑗喜悅的聲音傳進廚房,聽到她姐姐應聲后,小姑娘咧嘴笑起來。

爾後拿著個小小竹叉子小心的叉了塊點心,放嘴裡慢慢咀嚼著。

「嗯,今天已經吃了五塊了。」蘆瑗伸出胖手指扳著,圓圓的眼睛里全是滿足,「要是再吃五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