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89章 轉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9章 轉轉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留在家裡的幾人,心裡都有些著急。

尤其是趙大妹,那臉色就沒好過。這不,匆匆跑來的蘆秉樹一見親親娘子那臭臭的臉色,立馬心疼壞了。

「大妹,你哪裡不舒服?臉色這麼差?」

「我哪裡都不舒服……」趙大妹話還沒說話,就聽蘆秉樹跳腳的大聲喊道,「玥兒、玥兒,快去把你舅舅叫回來,麻煩他去城裡請最好的大夫回來……」

「啪1一巴掌拍在蘆秉樹肩膀上,趙大妹怒吼道,「請什麼大夫,我那是被氣的,被兩個臭不要臉的蠢貨氣的1

在蘆秉樹回來后,蘆玥和拉著趙冬梅回了屋。

這會聽到廚房裡猶如颳了八級大風似的吼叫,心有餘悸的拍拍她那並未有變化的胸脯,對趙冬梅道,「幸虧咱倆跑的快,要不然就……」

「是啊是啊1趙冬梅同樣一臉慶幸,「姑夫他真是太緊張了,有時候會讓我覺得懷孕的不是姑姑,而是姑夫。」

「噗1蘆玥頓時笑噴了,細細一想,還真如表姐說的那樣。

「你還有心情笑,我懶恕!閉遠梅瞪了眼沒心沒肺樂呵呵的表妹,「也不知我娘她們怎麼樣了?有沒有發現她們亂說?」

其實這還真是蘆家人多想了,江美紅母女倆本就是打著悄悄行事,不引起村民們注意的準則,才想著親自到蘆家試探。

她們雖然被馮君霞趕了出來,卻並沒有想要在村裡亂說的打算,反而立馬回了家,打算隔幾天,去請個媒婆再試試。

要說村民們沒注意蘆玥姐倆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趙冬梅,眼看著就要及笄,村裡可是有很多人盯著呢。

只是蘆家畢竟搬來才沒多久,村民們對他家並不熟悉,所以都還處在觀望中。

比如說白大柱家爹娘,就同白大柱說起過趙冬梅,想幫白小柱求娶趙冬梅。

不過被白大柱拒絕了,當時,受到了全家人白眼。

在梨花村,白大柱是同蘆家接觸最多的,也算是有些了解蘆家。

從白大柱不多的眼見中,他看出,蘆家長輩說話行事比村長還像村長。

那樣的人家,怎麼可能會同他家結親?他家就幾畝地,他會打獵,他弟弟目前還啥都不會,怎麼娶人家?拿什麼娶?

此時,梨花村村長白青也在跟自家婆娘說蘆家的事。

「那一家人吧,我觀察了大半年,就是沒看明白過。」白青吧噠吧噠抽了兩口旱煙,擰著眉頭,「看上去就不像是種地的。」

吳春花手裡納著鞋底,頭也不抬道,「會不會種地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只要那一家人不惹事,不給你添麻煩就成。」

「你知道什麼?」白青提高了些聲音不滿道。

「我是不知道什麼,我只知道二子快回來了。」吳春花斜了眼自尋煩惱的老頭子,「兒子這會也不知道考的如何?咱家這裡離著京城遠,這消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

「當初兒子進京時,我們就商量好了,等他回來就把親事給辦了,省得親家那邊老是擔心親事黃了。」吳春花納了幾針繼續道,「兒子去京城,帶了家裡大部分銀錢,我正愁沒錢給兒子辦喜事呢,這不蘆家人就來了。」

然後,吳春花神秘兮兮的同白青道,「老頭子,你知道我這段時間賣了多少銀子?」

白青還真不知道,他只知道老婆子一見蘆家人來,她就笑的特別開心,臉上的褶子都多了許多。

吳春花伸出一手晃了晃,用著特別驕傲的神態道,「五兩,就那些綠豆、花生、黃豆、薺。」

白青一聽眼睛也亮了,驚呼道,「怎麼會這麼多?怪不得今年你把家裡能種的角角落落都種上這些東西了。」

「哼!要不是我收拾出來那些東西,哪來的五兩銀子?」吳春花抬了抬下巴,瞟了眼老頭子,「所以啊,你可不能把我的財神爺給整沒了。」

白青有些尷尬的咳了咳,「我也沒說不讓他們住這裡啊,再說,人家都落戶了,我哪能說趕就趕?」

「哼,你知道就好。」吳春花冷哼一聲,轉而說道,「老頭子,你說,他們同我們買去那些東西,都做成了糕點,能賣多少銀子?」

「你想說什麼?」白青有些警惕的看著自家一臉算計的老婆子。

「我就是問問,沒說什麼埃」吳春花眨眨眼,裝糊塗,心裡則腹誹不已:老頭子就是太正直了,都不知道為自家謀好處。

「相信你就有鬼了,我可警告你啊,沒搞清楚他家之前,你可不許亂來。」白青黑著臉,不容置已道。

「知道了。」吳春花不甘不願的應了聲,只是心裡到底怎想的,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我去外面轉轉。」

「你這老婆子,這都快中午了,午飯不做了,你轉什麼轉?也不怕晒成木炭。」

「要你管,我一會就回來。」吳春花一邊納著鞋底一邊快步往門外走去,好像身後有狗在攆她似的。

只是吳春花剛一出門,抬頭就碰到了拎著籃子的馮君霞。

「吳家妹子好埃」馮君霞主動打招呼道,「你這是上哪熱鬧去啊?」

「喲,是馮家大姐啊,真是難得見你在村裡出現。」吳春花一邊招呼著,一邊眼裡冒著精光。

「再忙也要出來走走,省得硬了一把子老骨頭。」馮君霞面上客套著,也沒漏了吳春花眼裡那一閃而過的光芒。

吳春花本來心裡就有想法,這一見馮君霞,她鞋也不納了,往腋下一夾,扯著馮君霞衣袖,到僻靜處才悄聲問道,「馮家大姐,我同你打聽個事?」

「你說。」馮君霞不動聲色,心裡則想著,正好來而不往非禮也。

吳春花前後左右看了看,壓低了聲音道,「馮家大姐,我就不耽誤你時間,直說了埃」

「好。」正好,我也忙著呢。

「你那親家家的閨女,她有說親了沒?」說完,吳春花就緊緊盯著馮君霞臉色,生怕漏過了什麼。

「怎麼?你有好人選?」馮君霞沒有正面回答,反而換了個方向問道。

如果吳春花說的那人是個好的,馮君霞也不介意回去同柴小米夫妻倆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