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92章 避不開的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2章 避不開的事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其實從半個月前,蘆家提供糕點的量就在逐漸減少。其他零嘴更是好幾天都沒動下,所幸自家河灘那一塊生意倒是不錯,一直穩步上升著。

而燕煜宣派來的人並不是個多嘴的,問他也是一問三不知。

燕煜宣本人更是好些日子不見過來。

「也不知燕少爺那邊出了什麼事,都不知道派個來過來說說?」馮君霞怕生意不好而惹孩子傷心,就把責任推到了燕煜宣那。

蘆玥感到奶奶傳遞過來的關心,遂笑道,「奶奶,其實我做點心都快膩了。」

這話可一點不假,純手工糕點,費時又費力,還沒有現代化高科技產品幫助,不膩就怪了。

「膩了也好,省得一天到晚連點休息時間都沒有。」馮君霞心疼孩子,想自己小時候哪裡有這麼辛苦過?

只是馮君霞話音剛落,院門外就轉來馬車聲。

推窗一看,正好見到燕煜宣從車裡下來。

三人對視一眼,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只是燕煜宣臉色並不是很好,看上去很是憔悴。

「這是怎麼啦?臉色這麼差?」馮君霞有些心疼這孩子,燕煜宣雖然身份不簡單,但在她心裡畢竟只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年。

一個少年帶著幾個屬下獨自在外,也沒一個長輩在身邊,也不知道他們家人是怎麼想的?

「馮奶奶,能先給我點吃的嗎?」燕煜宣有些可憐兮兮道,「這兩天忙的我都沒有好好吃飯,特別想念您家裡的飯菜。」

「就你會說話,等著啊,奶奶給你去做。」馮君霞一臉受用的去給燕煜宣準備吃食。

「奶奶,我去吧。」蘆玥暗戳戳瞪了眼燕煜宣,這人一來就指使自家奶奶,一點都不尊老。

燕煜宣被蘆玥瞪的莫明其妙,他這些日子沒休息好,腦子這會處在死機當中。

「你坐著休息,我就去給他們下碗面。」只是馮君霞更心疼孫女,不讓她再去廚房。

「主子,屬下去幫忙燒火。」

「去吧。」

蘆玥坐在他爺爺身後,好奇的眨著眼睛看著燕煜宣,總覺得他一直在往她這邊看?她瞧了瞧爺爺,沒發現什麼,聳聳肩縮了回去,不再管燕煜宣在發什麼神經。

馮君霞很快就回來了,史東跟在後頭端著托盤。

「你倆先吃,有什麼事吃完再說。」蘆正瑜擺擺手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燕煜宣聞著香噴噴的麵條,頓時咽了咽口水。

燕煜宣和史東兩人狼吞虎咽的吃完馮君霞給他們準備的麵條,滿足的呼出一口氣,臉上的神情才鬆快了許多。

燕煜宣不說話,蘆正瑜也老神在在的坐著,並沒有先開口的意思。

只是燕煜宣畢竟還年少,在老狐狸蘆正瑜面前,沒一會兒功夫就破功了。

「蘆大爺,我能請您全家去茶樓坐坐嗎?」燕煜宣嘿嘿笑著邀請道。

「你小子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整這些虛套幹什麼?」蘆正瑜笑罵著虛點了點燕煜宣。

自從蘆正瑜想明白后,他對燕煜宣姓燕這一事上就有了改變,不再顧忌他的身份,兩人相處起來,倒也合順。

「我就是想聽聽您對我那茶樓的看法。」燕煜宣老實道。

「怎麼,茶樓生意是太好還是太差?」蘆正瑜抬眸瞧了一眼燕煜宣,知道他話里應該有保留。

燕煜宣按照山城那間茶樓的裝修風格,在繁城同樣裝修了一間。

剛開始營業時,可能由於話本和點心的新奇,著時吸引了一批客人。

可繁城這裡除了客棧最多就數茶樓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茶樓不計其數。

而經過這些年的淘汰,能生存下來的茶樓都有它特別之處。

所以燕煜宣的茶樓只興起了一段時間,就慢慢開始走下坡路了。

燕煜宣開茶樓倒也不是為了賺銀子,主要是為了收集信息。可茶樓里人都沒有,讓他怎麼收集?之前來的也是一些平頭老百姓,沒有功名在身的學子,同他想象中的根本不一樣。

相對於茶樓酒樓的狀況稍微好一些,畢竟酒樓的菜色大都是來自宮廷,這也是得到他皇帝伯伯允許的。

可戲樓就慘了,京城裡的戲曲完全不受這裡人喜歡。要不是還有那糕點……就差門關大吉了。

蘆正瑜知道燕煜宣來繁城開店不只是為了賺銀子。而從他開的這三家店來看,他的猜測應該**不離十。

只是這跟他家又有什麼關係?所以蘆正瑜摩挲著茶盞臉上揚著淡笑,卻並不說話。

蘆玥聽了燕煜宣的話,心裡倒是有很多想法。只是她記得這裡是古代。爺奶疼她,就更不能隨著心意亂來了。

「爺爺奶奶,我先回房了。」蘆玥突然站起來,出聲道。「燕少爺,您隨意。」

「哎……」燕煜宣想說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張著嘴的樣子有些好笑。

蘆玥就差點沒忍祝

「其實我很不明白,你店裡生意不好為什麼要來找我爺爺?我爺爺就一個山野村夫,他能知道什麼?」說完蘆玥聳聳肩,很不負責任的走了。

燕煜宣眼睜睜的看著蘆玥走出去,完全找不到讓她留下來的理由,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蘆玥瑜。

不過蘆正瑜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我覺得玥兒說的沒錯,我就一山野村夫,真的幫不上燕少爺什麼?」

「蘆大爺,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您有些什麼本事我還是知道些的。您就看在我們交情不淺的份上,給我出個主意吧。」

蘆正瑜仍舊搖頭,他並不想參與燕煜宣那些事情中去。

突然史東在燕煜宣耳邊低語了幾句,隨後只見燕煜宣瞪了他一眼,暗罵,有這麼好的借口你小子怎麼不早說?害他想了半天理由。

「蘆大爺,不好意思,今天打擾您了,我突然想起還有些事,就先回城了,改天再來看您。」燕煜宣起身抱拳道。

史東跟著一抱拳。兩人又對著蘆正瑜和馮君霞笑笑,很乾脆的轉身離開了。

兩人突然的離開,讓蘆正瑜和馮君霞很是莫名,總感覺有事情脫離了他們的掌控。

夫妻倆對視一眼,在心裡默默嘆口氣。有些事不是你躲就能躲開的,該來的還是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