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王爺要入贅>第94章 又一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4章 又一招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科幻小說

挺著肚子的趙大妹,此時滿臉羞紅,跺著腳就要進屋拍幾下蘆玥。讓她知道知道,娘不是用來欺負的。

「哎喲,我的姑奶奶,你這是要幹嘛?」蘆秉樹疾步過來,一手扶穩了抬腳邁步的趙大妹,一手還穩穩端著個小碗,「有什麼事就不能好好說嗎,非得動手動腳的?」

「我、我沒動手動腳啊?」趙大妹一臉懵逼。

「沒動手動腳的,你動靜這麼大幹什麼?」蘆秉樹可不相信,他老遠就聽到她惱羞成怒的聲音了,「行了行了,我扶你回房。」

說完,蘆秉樹很是心虛的朝屋裡看看,生怕被在屋裡的閨女聽到似的在趙大妹耳邊輕聲道,「你愛吃的薺甜湯燉好了。」

趙大妹一聽薺甜湯可以吃了,頓時啥話也不說,反而直接拽著蘆秉樹走了。走的還挺急,像是身後有誰在追似的。

屋裡整理話本的三人,見趙大妹夫妻離開,俱都無奈的嘆了口氣。

連蘆瑗小朋友都皺起了小眉頭,嘟著嘴不滿道,「姐姐,我都聽到了,爹爹又燉了薺甜湯。你不是說,娘親懷著弟弟,不能吃薺?」說完,小姑娘還咽了咽口水。

「是不能吃,所以你現在去廚房,那裡肯定還留了一碗。」蘆玥有些無奈的搖頭,懷孕前期不能吃薺這事,她同她爹說過。

不過現在娘親懷孕都快七個月了,偶爾吃些是沒事的。而她爹又最在乎她娘,肯定不會給她多吃,那碗里頂多就放了一個薺。

小姑娘一聽,圓眼睛瞪的更圓了,「真的?」

「真的。」

「耶1小姑娘驚呼一聲,轉身噠噠往外跑去。

隔壁間躲房裡偷吃薺甜湯的趙大妹心裡一松,瞪了眼蘆秉樹嗔怪道,「讓你摳一個你摳了幾個?」

蘆秉樹嘿嘿傻笑幾聲,安慰道,「玥兒這不是沒生氣嗎?再說,我也不是故意的,誰讓那薺是扎堆長呢?」

趙大妹知道閨女沒生氣,可她們這做爹娘的吃個東西還要避著孩子,偷摸著來……這估計也沒誰了。

更何況現在也不是挖薺的時候,而閨女和公公都跟她說過,懷孕最好不要吃薺,可誰讓她想吃呢,挖心挖肺的想吃,這才讓蘆秉樹偷偷去挖一個薺。

「放心吧,我現在有經驗了,下次一定只挖一個。」蘆秉樹耐心的哄著。

這段時間估計實在是熱,除了大清早和傍晚有些遊客過來河灘那賞荷,其他時候外面連個人影都有,這倒便宜蘆玥躲在房裡,一邊吃著腌梅子一邊津津有味的看話本,小日子過的別挺多恣意了。

只是有人不想讓她舒坦,這不,燕煜宣頂著大太陽坐著馬車過來催了。

「你這是?」

因為燕煜宣的身份,每次他來蘆家,都是蘆正瑜出來招待,只是今天見他身後還跟著五輛馬車,有些頗為詫異。

燕煜宣經過一些日子鍛練,成長是飛速的,尤其把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髮揮的淋漓盡致。

「蘆大爺,一會我跟你詳說,現在先把東西搬進屋吧,這大熱天的,受不了啊1燕煜宣掏出手帕抹了把額頭是的汗。

「好吧,你先進來。」蘆正瑜暗嘆口氣,把燕煜宣迎進書房,「大樹,讓他們把東西搬堂屋,你看著點。」

「知道了,爹。」

燕煜宣隨著蘆正瑜邁進書房,頓時就感到不同了,他「咦」了一聲,轉頭四下看起來,發現牆角那的木盆里放著冰塊,正絲絲冒著白氣。

燕煜宣早就好奇蘆家冰塊的事了。

他知道大戶人家有在冬天儲存冰塊的事,但蘆家去年底才搬來這裡,難道他們那會就有心思儲存冰塊?

蘆正瑜自然是看到燕煜宣眼裡的異樣,但他也沒多解釋,反而在盆里倒了些水,擰了塊布巾給他,「擦擦吧,大熱天的你也敢出門?」

燕煜宣很自然的接過布巾,敷在臉上,頓時舒服的他直嘆氣。

「我這不是急嘛。」燕煜宣抹了把臉,走到臉盆那自己又擰了把擦起來。

那自然熟的樣子,看的蘆正瑜嘴角直抽。

「爹,你快出來看看。」蘆秉樹突然推門進來。

「這麼大個人,做什麼莽莽撞撞的?」蘆正瑜氣極,只是不等他再訓斥,就聽蘆秉樹道,「爹,燕少爺把我們在山城的東西拉來了1

「啥?」蘆正瑜倏地轉頭去燕煜宣,正看到他對自己點頭,他眼睛一亮,抱拳道,「老夫先失陪了。」

「你們去忙,我在這裡涼快涼快。」燕煜宣無所謂的揮揮手。

他可不想出去受罪,還是這裡涼快,而且桌上還有吃的,正好,他肚子也餓了。

蘆正瑜隨兒子來到堂屋,搬東西的人已經回去了,而馮君霞她們此時也一臉驚喜的圍在那,見他們進來,立馬都高興道,「這次可真要好好謝謝燕少爺了。」

當初逃離雖然提早得到了信息,但很多東西還是帶不走的,比如說那一屋子書,就沒法全部帶走。

而蘆正瑜最是惦記這些書,還想著什麼時候回趟山城,把剩下的東西都拉來?

「是要好好謝謝燕少爺。」蘆正瑜雖然知道燕煜宣把山城的東西拉來是別有用意,可他還不得不承他這份情。

「玥兒呢,還在看話本?」蘆正瑜見蘆玥不在,有些好奇道。

「沒,在廚房忙呢。」馮君霞臉上帶著笑,解釋道,「小丫頭說廚房太熱,不讓我和她舅媽呆那裡,怕我倆一個年紀大,一個太胖,受不了中暑就麻煩了。所以,她和冬梅在裡面忙呢。」

「兩個都是好姑娘。」蘆正瑜很是欣慰,轉頭對柴小米和趙大山說,「改天讓你嬸子教冬梅些管家理財待人接客方面的事。」

「多謝蘆叔。」趙大山趕緊抱拳謝道。

柴小米不知道管家理財待人接客的重要,趙大山知道,可他是男子,學的東西同妹妹不一樣。

可當初家裡出事時,妹妹還小,母親並沒有教她這些。

而瞧他們家今後發展,不會只是簡單的農家,這樣一想,趙大山厚著臉皮道,「嬸子,能再多教兩人嗎?」

「不錯不錯……你有心了。」馮君霞點頭,轉而又瞪了眼兒子,「還沒大樹想的遠,你個笨小子。」

「我?我這又哪裡招惹您了?」蘆秉樹真是冤死了,這會他都不覺得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