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95章 懷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5章 懷疑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東西太多,一時三刻的也沒法整理,蘆正瑜只是讓蘆秉樹和趙大山把裝書的箱子抬到書房,等蘆琰和趙書知休沐回來,他們一起整理。

除了書,剩下的箱子都先各自領走,等下午再整理。這會堂屋收拾出來,一會要開飯。

蘆秉樹知道這些東西多虧了燕煜宣,所以,抬走了箱子后,他立馬拿來兩個木盆擺堂屋角落,並在裡面放了兩塊冰,希望一會吃飯時,能涼快些。

燕煜宣被請進堂屋時,心裡又一驚,這蘆家冰塊好像有些多啊?

不過不急,先吃了飯,把店裡的事解決,再來了解冰塊的事。

大熱天的,蘆玥也沒做什麼大魚大肉,炒了幾個清爽的素菜,拌了個涼麵,做了一大盆豆腐魚湯就宣布開飯。

「玥兒妹妹,你那話本看的怎樣了?」吃飽喝足的燕煜宣不會忘了今天過來的目的。

蘆玥手指靈活的削著果皮,眼皮子都沒抬一下道,「兩車話本,你能在五天里看完?」

「呃1燕煜宣眨眨眼,後知後覺的發現史東這事辦的有些過了頭。

玥兒妹妹要看話本,你不會找那典型或者流行的?傻呼呼的拉兩車過來……這不是耽誤事嗎?

蘆玥心裡嘆氣,她都想好了,不把話本看完,就不同爺爺一起進城。

可今天這人拉來了當初山城家裡沒法帶走的東西……蘆玥不得不重新考慮進城的事。

「話本我也看了些,大體都差不多,不過有個叫朔日……也不知是男是女,寫的很有意思。」說這話時,蘆玥不動聲色的打量著燕煜宣臉色……只見他眼睛一亮,爾後是一副與有榮焉的表情……看來,這個叫朔日的人是他認識的,並且關係還不錯。

此時的蘆玥根本沒有表面看起來的那麼平靜,她拿著勺子慢慢攪拌著碗里冰沙,以平復內心的狂跳不止。

「嗯,我也覺得朔日寫的話本好看。」燕煜宣只是認可的點頭。

「朔日寫的話本我有看,量不多,但本本都是精品,燕少爺,你如果排演朔日所寫的話本……排好了,當然能讚譽一片,但如果演砸了……」蘆正瑜呵呵一笑,搖搖頭道,「那可就麻煩了。」

「蘆大爺,你也看過朔日寫的話本啊,是不是覺得寫的很好?」燕煜宣有些激動道,「我戲樓里排的就是她寫的那本《紅樓戲》。」

燕煜宣覺得《紅樓戲》應該能吸引來后宅女人,所以他首選這本,只是事情沒按他劇本走。

甭說后宅女人了,就是前院男人都沒引來幾個,反而各家小廂丫環的,來去匆匆的買走不少蘆家提供的吃食。

蘆玥嘴角抽抽的看著略顯激動的燕煜宣,在心裡,她完全肯定了朔日同燕煜宣的關係。

想到這裡,蘆玥有些躊躇了。

她可以肯定,那個叫朔日的應該同自己差不多,不然也寫不出《紅樓戲》這樣的話本。不過那人倒也不是照搬照抄,尤其是後半本,改了不少,至少給了林妹妹一個好結局,這讓蘆玥很是感同身受,在那本書里,她最是憐惜林妹妹。

不過冷靜下來后的蘆玥,覺得她不能著急,可以側面問問燕煜宣,也許那個叫朔日的早已做古,而燕煜宣也只是單純崇拜那人呢?

「燕少爺,你認識朔日?」蘆玥睜著黑白分明的大杏眼,表現出她這個年齡段該有的好奇心問道。

「這個……」燕煜宣撓頭,有些吱吱唔唔道,「可、可以說認識,但……」

「我就好奇,隨便問問,你不想回答的話不用回答的。」蘆玥來了一招以退為進。

果然,燕煜宣擺擺手道,「也不是不能說,只是她人在京城……」

說到這裡,燕煜宣突然有些想他娘了。想著一會回去,怎麼也要同娘通封信。

聽到燕煜宣回答,蘆玥心裡有底了,朔日還活著,人在京城裡,而燕煜宣也認識,那她可得小心點了。

蘆玥可不想來一場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戲,所幸兩地離的遠,而她也沒做什麼太出格的事。

最出格的蛋糕店,這會還沒開起來。

蘆玥不知道,燕煜宣早就把自己在蘆玥家裡吃過的蛋糕同他娘說了。而史丹蓉也懷疑過蘆玥身份,不過她剛來這個異世,就發現,這裡應該不止來過她一個這樣的,倒也沒對蘆玥太多關注,更沒對燕煜宣提起什麼,她想著等她脫身了,親自過來會會那個會做蛋糕的人。

「既然你樓里排的是《紅樓戲》,而玥兒也看了那本話本,那我們明天就進城一趟?」蘆正瑜提議道。

孫女的小心思,蘆正瑜多少了解,而他也不想進城,總覺得城裡沒有村裡來的安全,能不去就不去。

可現在不同了,人家給他家送來那麼大份禮,他再不明白,這些年就白活了。

「我沒意見。」蘆玥連忙回道。

燕煜宣一聽,立馬開心道,「那行,那明天我讓史東來接你們。」

「不用不用,家裡有騾車,我們自己會去的。」

「蘆大爺,還是讓史東來接吧,要不然,你也找不到我那店啊1燕煜宣心情不錯的調侃道。

「看我,年紀大了就糊塗了。」蘆正瑜拍拍自己腦門,懊惱道,「行吧,那明白辛苦下史東。」

事情確定了,燕煜宣就打算回城。他還記得回去要同他娘通信的事呢,也要回去安排下明天蘆家爺倆過來的事

回去的車上,燕煜宣就開始吩咐史東,「你一會回去同樓里管事說下,讓他在門外貼張告示,關門整頓。」

「屬下明白。」史東應道。

「再警告那裡的人,明天別衝撞了蘆家爺孫倆。」燕煜宣眼眸微眯了眯,玥兒妹妹的脾氣可不是太好呢!免得惹毛了她,他這段日子就白忙活了。

「吩咐酒樓,明天整一桌上好的席面,中午我們過去吃飯。」燕煜宣轉了轉眼珠,嘴角一勾,笑的有些狡黠。

「屬下一會就去吩咐。」史東跟著燕煜宣身邊也有些日子了,主子在打算什麼,他多少了解。要不然,吳國那麼大,主子為什麼老扒著蘆家不放?

繁城酒樓后小院門口,燕煜宣利落的跳下馬車,只見史南急匆匆往外走著,手裡還拿著信?

一見燕煜宣回來,立馬驚呼道,「主子,您回來了?正好,這裡有封給您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