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王爺要入贅>第97章 看不順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7章 看不順眼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女生小說

蘆玥看了眼蘆正瑜,見爺爺給了她個鼓勵的眼神,她在心裡長嘆口氣:算了算了,她家在繁城一點根基都沒有,做什麼事都縮手縮腳的生怕引來什麼麻煩。

從這些天觀燕煜宣和爺爺對他的態度,這人在繁城應該有些勢力?

以後家裡總是要開店的,到時候可以讓燕煜宣護著點,這會她幫他些忙,以後也好開口求他辦事。

這麼一想,蘆玥就說了她心裡想法。

燕煜宣幾人一聽,都覺得蘆玥的想法非常新奇。

「主子,我覺得可行,這樣一來,這演員年齡要求就不大了。」史東先開口道,「這裡有名的戲班子我們根本請不來,而戲班子里有點顏色的會很快被有些人收……」

「咳1蘆正瑜一聲咳,打斷了史東說話。

「試試吧,我想著你開這店也不是為了賺錢。」蘆正瑜撫著鬍子,生硬的轉移話題。

「行,那就試試。」燕煜宣拍板,轉頭對一臉莫名的史東道,「你下去跟他們溝通下,務必說明白了,別整的不倫不類的。」

那畢竟是一種全新的表演方式,燕煜宣還真怕那些人整不明白。

「是,屬下這就去辦。」史東起身立即應道,雖然心裡沒明白為什麼蘆大爺突然打斷他說話,可主子這會下命令,他再是想弄清楚,也得先把事辦了。

倒是燕煜宣在京城見識多,知道蘆正瑜為什麼會打斷史東說下去。

「蘆大爺,這都中午了,想來都餓了,我在酒樓里訂了席,咱們一起過去吧。」

「也好。」蘆正瑜倒也沒拒絕燕煜宣邀請,說來,他都有幾十年沒進酒樓了,不知如今酒樓菜色有沒有變化?

蘆玥臉上看似平靜無波,心裡卻是躍躍欲試。來到這裡也有一年多了,話說還沒進過酒樓呢。

以前在書上經常看到女主過來后,大展拳腳,賺了錢后,不是開酒樓就是逛青樓的,也就她,天天窩家裡,連村裡都很少去。

難道說她不是主角?

這倒是有可能呢!不過這樣也好,主角總是要擔負些責任的,她可沒那覺悟,她還是老老實實的賺些錢,給家裡添點田地,買些荒山荒地啥的,搞搞生態農莊。

燕煜宣說的酒樓離戲樓不遠,一行人也沒坐馬車,沿著陰涼處,慢慢走過去。

蘆玥發現這條街不是很熱鬧,但也不冷清,應該屬於次道。

沿街都是木結構三層高的商鋪,鋪子里進進出出,總有人在忙碌。

「來這裡的人都有些身份。」燕煜宣見蘆玥好奇打量著,就輕聲解釋道,「你如果要開蛋糕店,就可以在這條街上找間店鋪。」

蘆玥先是一喜,緊接著又搖頭道,「不了,忙不過來,反正賣你家也一樣。」

「隨你,不過你以後想開店了,就告訴我一聲,我幫你辦妥。放心,沒人找你店麻煩的。」燕煜宣瞟了她一眼。

以前不知道她為什麼爽快的拉著他一起開店,現在知道了。

平頭老百姓開店還真不容易,店鋪要買下來的還好些,交了稅和保護費后,多少能留下來。

如果店鋪是租來了……那一年到頭可真賺不了幾個銅子。

「嗯,我記下了。」蘆玥倒也沒矯情,「不過暫時應該不會有這打算。」

說著話,很快就到了酒樓。

此時酒樓里已經坐滿了人,燕煜宣一出現,酒樓掌柜就眼尖的看見了,連忙跑來侍候。

「主子,三樓留了包間,小的帶您上去。」

「嗯,前頭帶路吧。」

蘆玥發現,這時候的燕煜宣特別有氣勢,同她們家人說話時,完全不一樣。

蘆玥默默跟著上樓的同時,沉思了下,覺得燕煜宣這人還不錯,想著以後要不要跟他客氣些?

說來也奇怪,憑燕煜宣的身份,他犯不著同蘆家人客氣。

而蘆玥,你個小小村姑,哪來的膽子和勇氣,能在燕煜宣面前放肆?你就不怕惹禍上身?

可偏偏,蘆玥一見燕煜宣就各種看不順眼,甚至有種想打人的衝動?

「主子,現在就上菜?」

「嗯,上吧。」

包間裝修的很雅緻,中間一張圓桌並幾把靠背椅。靠牆處搬著高几,上面放著綠色植物。牆上還掛著書畫,不過內容都同吃的有關。

史東暫時充當了店小二,給三人倒了茶水。

菜上的很快,坐下沒多久,冷盤就端上來了。

燕煜宣點的也不是很多,都是店裡招牌菜,不過足夠幾人吃了。

臨回去前,蘆玥良心發現,問道,「你那戲樓里,有沒有單獨讓女子進出的通道?」

燕煜宣一愣,隨後狂喜,「哎呀,多謝玥兒妹妹提醒。」

「我也是看在中午這頓飯上。」蘆玥傲嬌的一抬下巴,利落的上了陸時候記得來接我們。」

「嗯嗯,一定一定。」燕煜宣明白蘆玥話里意思,高興的直點頭。

讓史東送蘆家爺倆回去,燕煜宣開始又頭痛起親娘的事了。

「走,咱去繁城書院逛逛。」

「主子,那書院沒事不讓進。」史南跟在身後低聲提醒道。

「誰說我沒事?我找人還不行。」燕煜宣有些惱羞成怒,然後呼出一口鬱悶之氣道,「我讓你們辦的事辦好了嗎?」

「都抄好了,正在整理,明天就能完成。」史南恭敬道。

「我娘他表哥叫什麼來著?」突然,燕煜宣駐足道。

「呃?」史南一愣,立馬告罪,「屬下失職,這就去查。」

「去吧去吧。」燕煜宣擺擺手,「我先回去了,明兒把結果告訴我。」

其實也不怪史南,燕煜宣根本沒吩咐他們去查。

而史丹蓉也不知是故意還是有意,也沒在信上提起那人叫什麼。

只說是表哥!

燕煜宣頭痛的摁摁太陽穴,昨晚沒睡好,他還是先回去躺一會吧。

蘆玥和爺爺被送回家,謝過史東后,兩人才走進安靜的院子。

這會正是午後,估計家裡人都在屋裡休息。

「玥兒去休息吧。」

「爺爺也去躺會。」

「知道了知道了,小管家婆。」蘆正瑜虛點了下孫女,大踏步往裡走去。

外面太熱,他老人家有些受不住了。

要說起來,蘆玥蘇出冰塊后,家裡人就更喜歡窩屋裡了。聚在炕上,閑聊幾句,做做手工活,納納鞋底,偶爾往嘴裡塞塊零嘴,這日子怎麼就如此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