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99章 打輕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9章 打輕了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聖人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我們兩家都應下了,你們怎麼就能出而反爾了?」

「呸,你個臭不要臉的,我們家什麼時候答應過了?你莫不是患了症?」柴小米胖肥的身軀往前跨了幾步,壓的木家幾人又往屋裡退了幾步。

「娘,不是你說……」

要怎麼說這木森就是根木頭呢,這話也能當眾問出來?

當然,他要真機靈,也不會在學堂仗著未來蘆家人身份教訓蘆琰了,從而才有了眼前這事。

正當江美紅慌亂不已時,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木森,你過來1

「玥兒?」蘆家人齊齊喊道。

隨後又七嘴八舌道,「你來幹什麼?趕緊回去1

「哎喲,小姑娘長的可真俊,怪不得被木家人瞧上了。」

「不但長的俊,人家做糕點的手藝那才叫好呢。」

「哼,要不是會賺錢,那木家人怎麼會這麼厚臉皮死扒著人家不放?」

木家人真當村民們眼瞎了,要不是蘆家才搬來不久,要不是蘆家不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你看村民們會袖手旁觀?

「爺爺,奶奶,爹、娘,舅舅、舅媽,你們別管,這事我來處理。」蘆玥說著話,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死死盯著縮在江美紅身後的木森。

「你要是個男的,你就出來,別縮在你娘身後。」蘆玥直接挑釁道,她今天就讓整個梨花村人見識見識,蘆家人是不好欺負的。

也要趁這次機會,絕了梨花村村民們上她家提親的念頭。

蘆玥仔細思量了下,她還是不想嫁人,她打算把家人都安排妥了,弟弟有了好前程,她就想法子遁走,去各地走走,看看美景吃吃美食,這才是她想要的人生。

被這麼多人看著,木森心裡膽怯,卻還是一步一步從他娘身後挪了出來。

只不過他才剛一出來,腳都還沒站穩,就被蘆玥一把抓住,迅雷不及掩耳,一個背包,「砰」一聲,木森四腳朝天的摔地上,飛揚起一片塵土。

「啊1眾人大驚失聲。

只是這還不夠,蘆玥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又一把抓住摔傻了的木森,一拳轟在他肚子,直接讓他吐出了隔夜飯。

「啊!!打死人了!1江美紅一聲尖叫,驚醒了眾人。

「閉嘴1蘆玥大喝一聲,怒目圓瞪,指著江美紅罵道,「就這貨色,還敢娶我?你要是不怕當天就收屍……」

蘆玥話還沒說完,江美紅驚恐的連連擺手,「不不不,不娶了不娶了……你趕緊走你趕緊走……」

「哼1蘆玥冷哼一聲,把手往後一伸,「借二兩。」

史東也是個人精,他不拿二兩碎銀給蘆玥,反而掏出一個錢袋遞給了她。

蘆玥手一沉,差點沒讓錢袋掉地上。

而手上的觸感告訴蘆玥,史東給她的是一袋銅錢!

「你有心了。」蘆玥感激的看了眼史東,雖不知這人為啥在身上藏那麼重的一袋錢,但這會自己還正好需要。

蘆玥從錢袋子里掏出一串錢,在手裡掂掂,應該串了十個銅子,「賠你的醫藥費。」

蘆玥把手裡的錢,精準無比的砸在了躺地上哼哼唧唧的木森身上。

這還不止,蘆玥每說一句「賠你的醫藥費」,就把一串錢砸在木森身上,一直砸夠二十串,也就是二兩銀子,才把錢袋子還給史東。

要不是還要在梨花村住,她一文錢都不會出?可要白白便宜木森,她也不樂意,所以,才想了這麼個法子羞辱他。

「哼,下次再敢胡說八道,我見你一次打一次1羞辱完了木森,蘆玥還不忘恐嚇,務必讓木森及木家人都銘記於心。

此時一片寂靜,沒有一人說話。

見蘆玥帶著蘆家人離開,眾人自動分出一條道來。

只是心裡怎麼想的,從他們那驚恐萬狀的臉上可以看出,再也沒有人敢打蘆家姑娘主意了。

估計也沒人敢把姑娘嫁進蘆家或趙家。

史東在岔道上同蘆玥她們告辭,他要趕緊回去,同主子好好說說剛才發生的事,真是太精彩了有木有?

到家后,蘆玥站在堂屋,看著眾人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趙書知上前一步解釋道,「今天,我和琰兒吃過午飯,我們照舊去陰涼處交流……」

每天,趙書知和蘆琰吃過飯後,都會找個僻靜又涼快點地方說說話,或者玩鬧一會再眯一下,以保證一下午的精神。

今天也一樣,兩人勾肩搭背的走到背陰處,才說了幾句話,就見木森過來了。

張嘴就教育兩人,說兩人毫無形象勾肩搭背,隨意嘻笑玩鬧,不是學生該有的,要怎麼怎麼……拉拉雜雜的說了一大堆。

然後總結道,「你們也別怪我多嘴,我們即將成為一家人,我理應出面提醒,不然被學堂里夫子知道,你們就等著被逐出學堂吧?」

趙書知和蘆琰兩個平時聰明又機靈,這會也被眼前這人搞的一臉懵逼。

蘆琰轉頭問他表哥,「表哥,他在說什麼,我怎麼一句話都聽不懂?」

「我也聽不懂,我們走吧。」趙書知覺得他們還是離這人遠些比較好,誰知道這人接下來又會說些什麼更嚇人的話?

只是趙書知兩人想的很好,卻不知木森先入為主,哪敢就這麼放過他們。

木森皺眉,一副你們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道,「裝什麼糊塗,你倆給我站好了……」

「哎,我說你這人有病不是?你是我們誰啊?讓我們怎樣就怎樣?」蘆琰到底年輕氣盛,扯著衣袖就上前理論。

「我是你未來姐夫,你說我能怎樣?」木森壓低著聲音怒吼,覺得未來小舅子太不懂禮了,他應該花些心思好好教教他,省得將來惹出事來。

「哈?未來姐夫?我怎麼不知道我姐姐要嫁人?」蘆琰不氣反笑,他倒要聽聽,這人講出個子丑寅卯來。

木森彈彈衣服,用一副小孩子就是事多的表情道,「我娘已經同你家說好了,等這次休沐,就去你家提……」

親字還未出口,蘆琰一拳頭就砸在了木森嘴角上,頓時木森嘴角就起血紅,可見蘆琰有多氣憤。

「表哥,你去請假,我要拉他回去好好理論理論。」蘆琰知道不能在學堂里鬧事,所以就想著請假把人拉回家去。

事非曲直,到家后就明白。

趙書知也明白其中道理,不等木森反應,說道,「你去,這人我看著。」

「那你小心點,我馬上就回來。」

木森一看留下的是比他還高的趙書知,腿就有些發軟,只是他想走,趙書知可就不同意了。

「你今天不把話說清了,我是不會放你走的。你這個誣衊我表妹的混蛋。」趙書知終於找到揍人的機會了,不過他知道分寸,打在對方的肚子上。

他曾經聽表妹說起過,打人最好不要打臉,要打在肉多或隱晦的地方,這樣除非那人把衣服脫了,不然肯定說不清。

蘆琰不但給趙書知和木森請了假,也給他自己請了,然後兩人壓著木森回家,後來就有了全家人壓著木森找上門去的事。

蘆玥聽完后,罵了句,「打輕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