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王爺要入贅>第100章 魯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0章 魯莽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女生小說

馮君霞上前,把孫女樓進懷裡,一手輕柔的安撫著她僵硬的後背,「玥兒,你今天魯莽了。」

蘆玥的行為是很解氣,但也把孩子們親事之路給堵了。

「不怪孩子,她這樣才是真性情。」蘆正瑜擺擺手,力挺孫女。

馮君霞瞪了老頭子一眼,暗嘆:要只是她們一家,孩子想怎樣她都沒意見,這不還有親家家的孩子。冬梅兄妹倆眼看著就可以說親了,現在玥兒來這麼一出,以後這親事就難嘍!

「嬸嬸,你不要顧忌我家。」趙大山開口道,「真心對孩子們好的,就不會在意今天這事,反之,那就談都不用談,肯定是有目的。帶有目的性的求娶……我寧願孩子們一輩子留在家裡,也不樂意同那樣的家人結親1

趙大山這話可真真是說的擲地有聲呢,也讓蘆秉樹熱血沸騰,跟著應和道,「我贊同大哥說的,要真是那樣的家人……哼,看我不把他們打出去1

今天他要不是護著大妹,早就衝上去削木家人了。

「你們礙…」馮君霞伸指點點眾人,笑罵道,「真是逞一時痛快,以後有你們哭的時候。」

「我可不會哭,沒人要我高興還來不及呢,這樣就能天天同家人在一起,多好的事。」蘆玥眼珠子一轉,也跟著表態。

「我、我也想同大家一起。」趙冬梅臉紅如血,目光倒是異常堅定的看著大家。

馮君霞笑笑,看著柴小米道,「小米,你沒有想說的?」

今天柴小米的表現異常精彩,要說起來,除了柴小米,其他人都不會吵架。

所以今天要不是有柴小米頂著,他們這一眾人就得落下風嘍。

「我?我有什麼想法?沒有埃」柴小米莫名指指自己,瞪大眼睛看著大家。

馮君霞一皺眉,覺得不應該啊?就算書知的親事可以再等等,那冬梅呢?

「小米,冬梅可不小了,你就沒考慮下她的親事?」馮君霞覺得還是直接問比較好,省得柴小米想岔了,還得氣著自己,她今天已經受夠氣了。

柴小米轉頭看了眼趙大山,見對方臉色很平靜,她定定心神老實道,「我有考慮啊,可我眼光不好,怕給冬梅找個對她不好的。所以,冬梅的事大山做主。」

「你倒是個會省心的。」馮君霞白了柴小米一眼,不再理會她,轉而對蘆玥姐幾個道,「你倆這段時間就別出去了,過了這陣再說吧。」

蘆玥和趙冬梅都沒意見,她們倆本來就不樂外出,更何況外面天還那麼熱,哪有窩在家裡舒服?

「大妹,感覺怎樣?要不要請大夫看看?」馮君霞見趙大妹一直坐那不啃聲,就有些擔心了。

趙大妹搖搖頭,「娘,我沒事,我沒這麼弱的。我只是覺得玥兒那一下子太……太亮眼。」

說完,趙大妹還比劃了下,大眼睛里一片晶亮,「玥兒,等娘生完了,教教我?」

「你學這個做什麼?小心散了腰。」

蘆玥還在愣神中,蘆秉樹卻著急慌忙的開口了。

「你小瞧人,我怎麼可能會散腰?玥兒才多高,她就能把一個高過她一頭的少年摔地上,我比玥兒高多了,肯定比她更厲害。」趙大妹說的頭頭是道。

見蘆秉樹還要同趙大妹爭辯,馮君霞聽不下去了,擺著手道,「大樹,你扶大妹下去,她今天還沒午休呢。」

「哦,好好好,我這就扶她去休息。」蘆秉樹什麼心思都沒了,小心的扶著趙大妹往外走。

「廚房那我還燉了盅湯。」柴小米適時開口提醒,「記得給大妹喝,省得她睡著不踏實。」

「多謝嫂子。」夫妻倆感激道。

見蘆秉樹扶著趙大妹出去,蘆玥和趙冬梅也抱著蘆瑗回了房,剩下幾人圍坐著開始商量對策。

今天看似解決了,但蘆家人知道,這事估計還有下文,所以,他們不能被動,得主動出擊。

只是蘆家人不會想到,已經有人幫他們解決了。

史東架著馬車,飛快的趕回府,以最快的速度又不失風度的往裡走去。

「主子在房裡?」見史西站在書房外,史東挑挑眉,倒沒問史南的去向。

「嗯,主子在休息,你找主子有事?」史西好奇的看了史東好幾眼,不知是什麼事,讓史東如此急吼吼?

「是史東?進來吧。」燕煜宣有些頭痛,躺床上也睡不著,閉著眼天馬行空的亂想著,就聽到史東說話聲了。

知道他送蘆家爺孫倆回去,這會又著急找他……難道蘆家出事了?

「主子,蘆家出事了。」

「還真出事了?」燕煜宣驚訝的從床上坐起,「趕緊說說怎麼回事?人有沒有事?」

史東搖頭,「人都沒事,卻被氣著了。」

突然燕煜宣眼尖看到史東臉上閃過一抹耐人尋味的笑,他立馬好奇道,「人沒事就好,那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咳1史東先清了清嗓子,他覺得這事有些不好表達,他得組織下語言。

「事情是這樣的。」史東定了定心神開口道,「我送蘆大爺他們到家后,就告辭回來了,卻在半道上想起主子您交代我的事,我就又趕了回去。」

「幸虧我回去的及時,要不然蘆姑娘就得受傷了。」

然後史東把見到蘆玥開始之後的事,同燕煜宣仔細說了遍,重點強調了蘆玥如何把那個叫木森的少年摔趴下的。

「好樣的,就該這麼揍他丫的。」燕煜宣狠厲的一拍桌子,站起來道,「走,我們去趟梨花村。」

「是,屬下的馬車還停在大門外。」史東抱拳道。

「那還等什麼?」燕煜宣挑眉說道,「史西,史南回來了沒,回來了叫上他和史北,我們出去一趟。」

「屬下這就去看看。」史西抱拳出去。

史東看了看史西背影,又看看主子,感覺哪裡不對,但一時他又想不明白,只得摸著腦袋跟著燕煜宣往外走。

坐在馬上里的燕煜宣臉色非常不好,目光更是陰鬱的可怕。

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對蘆玥起了心思,但他知道,在他還沒想明白之前,蘆玥不能同任何人說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