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王爺要入贅>第104章 又添一進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4章 又添一進項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

接下來三人都吃了撒了茶粉的雙皮奶。

蘆正瑜掏出帕子擦了下嘴角首先發言道,「還是放了果醬的好吃。」

「嗯嗯,我也這麼覺得。」燕煜宣連連點頭,還不忘舀一勺進嘴裡。

蘆玥又看向史東。

史東想了想,才有些糾結道,「我喜歡什麼都不放的。」不知道這樣回答,會不會惹來蘆姑娘不高興?

蘆玥點點頭,她也不喜歡放了茶粉的雙皮奶,感覺怪怪的。

看了眼碟子里還有些剩的茶粉,蘆玥秉持著不浪費的原則,「我再去試試另一種做法。」

過了半個時辰后,蘆玥又端著托盤過來了。

「這是把茶粉融裡面了?」燕煜宣指指綠色的雙皮奶,「感覺像長了綠毛。」

剛想把一碗端給他的蘆玥,半道轉了方向,把碗給了站在那,一臉希翼的史東。

史東愣愣的接過碗,還沒搞明白狀況,就見他家主子瞪過來的惡狠狠眼神。

這會史東終於醒悟了,連忙把碗遞給燕煜宣,一本正經的拍著馬屁,「主子,您先。」

「哼1燕煜宣心虛的瞟了眼蘆玥,發現對方並沒往他這裡看,不知是鬆了口氣還是委屈,接過碗,默默舀了勺放嘴裡「咦」了聲。

然後又不相信似的舀了勺,瞪大眼睛道,「這味很清新,很……」咂吧咂吧嘴,擰著眉頭還要再形容下,又覺得有些詞窮。

「這味道……喜歡的人會很喜歡,不喜歡的人怎麼也喜歡不起來。」蘆正瑜客觀評論道。

蘆玥點點頭,她明白爺爺話里的意思。這抹茶味的雙皮奶,就同前世她喜歡吃的榴槤一樣,愛吃的人聞著都是香的,不愛吃的人見到榴槤恨不得遠離三千尺。

「那這個……」蘆玥看燕煜宣。

說到正事,燕煜宣放下吃光光的碗,滿足的嘆了口氣道,「抹茶味的先少量供應,試探下市場吧。」

「也好。」蘆玥點頭,「那每樓每天先供應十碗,剩下的都做原味,要添加什麼輔料的到時再加就是。」

「這個法子好。」燕煜宣撫掌,「玥兒妹妹腦子就是比我靈活。」

蘆玥白了某人一眼,又道,「最好做一批專用瓷碗,用來裝這雙皮奶。」

其實玻璃碗也行,只是蘆玥對如今的玻璃製品沒信心,怕一加熱,玻璃碗就碎了,所以,還是瓷碗比較靠譜。

「要怎麼樣的,我去定購。」燕煜宣可能也想到了運輸問題,倒是很爽快。

「我去畫來給你。」

家裡又添加了一筆收入,都很高興,而最高興的就屬趙書知和蘆琰兩人了。

他們休沐回來后,就被蘆正瑜叫進了書房。

「上次讓你倆辦的事,差強人意。」蘆正瑜抿了口茶淡然道,「我也知道你們一心撲在書本上,不想理會書本外的事,可也得懂那些事非曲折……」

蘆正瑜派給小哥倆的事,其實就是讓他們不動聲色的收集木森在學堂里的表現。

當時只以為木家會再次上門說親,那會他們就擺事實給木家看,希望木家不要自以為是,能自動打消與自家結親的念頭。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小哥倆倒是聽的挺認真,還不時的點著頭。

蘆正瑜說痛快了,給了小哥倆大棒當然也得給份甜棗,這樣他們會更認真對待那來之不易的入考機會。

「這是家裡好不容易得來的試題,你倆務必要認真做。」蘆正瑜把盒子推過去,又道,「你倆就在這裡看,先記在心裡,有不明白的側面去問夫子,注意是側面,別傻傻的同夫子說這是書院以往的入學考題。」

「蘆爺爺,我們懂。」趙書知安耐住心裡的興奮,狠狠點著頭。

倒是蘆琰,眨眨眼,有些不確定道,「爺爺,我也要考?」

「嗯,你也一起吧。」蘆正瑜點頭。

這也是他拿到試題后做的決定,孫子這次能同書知一起考進書院的話,那他的起點就高了。

而且兄弟倆一起去書院,互相也好有個照應。

蘆琰倒是挺高興,他還在擔心,表哥走了,留他一人在學堂里,萬一那姓木的欺負他,他一個人還真不好對付。

「留你一人在學堂里我也不放心。」蘆正瑜看了眼喜形於色的孫子,知道他心裡在擔心什麼。

「那姓木的去學堂了?」

「聽說明天會複課。」蘆琰挺挺小胸膛,這消息還是他花了些心思打聽來的。

「哦。」蘆正瑜撫著鬍子,微眯著眼睛問道,「你倆覺得那木森有希望中秀才嗎?」

兩人一致搖頭。

「這麼肯定?」蘆正瑜驚訝,

「嗯。」趙書知點頭,解釋道,「蘆爺爺,木森這人很會裝相,他在學堂里裝的不恥下問,看上去很用功很上進的樣子,其實我都打聽過了,他每次考試都是墊底,可老師和同窗們都覺得那是他沒發揮好,您說奇怪不奇怪?」

蘆正瑜聽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咱們不管他,你倆好好做這些試題,爭取都考進繁城書院。」

小哥倆都很激動,握著拳頭保證會努力的。

「至於木森……」蘆正瑜呵呵一笑,「也不需要我們出手,他礙…這輩子除非有奇遇,不然就這樣了。」

小哥倆眨眨眼,略一思索就明白蘆正瑜話里意思了,遂放開也不再去管無關緊要之人,反而一人拿了一份試題看起來。

蘆正瑜一副孺子可教的點點頭,也拿了本書看著,一時間,書房裡只剩下輕微的呼吸聲。

繁城,酒樓后小院里,燕煜宣正翻看著史東查來的資料。

「他當真沒成過親?」燕煜宣其實是不想相信的。

一個三十多歲,要顏有顏要才有才,怎麼會娶不上妻呢?

史東臉上現過敬佩之色,自然說的話就有些偏了。

「聽說孫夫子心裡有喜歡的人,怕對不起別個女子,所以在他忘記那人之前,先不談親事。」史東說完,覤了眼燕煜宣,有些八卦道,「主子,您要介紹姑娘給孫夫子?」

燕煜宣瞪了眼史東,呵道,「就你多嘴。」

「呵呵,我只是好奇嘛。」史東撓撓頭,閃著八卦之光同燕煜宣分享得來的消息,「聽說,孫夫子來到繁城書院后,給他介紹的人就沒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