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王爺要入贅>第105章 你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5章 你是

小說:王爺要入贅| 作者:仙草藤| 類別:同人競技

燕煜宣鼻里冷哼一聲,嘴角卻不知不覺的揚起。

「你去下個帖子,我同他碰下面。」說完燕煜宣擺手讓史東出去。

雖說相信史東調查來的,可沒親眼見過,燕煜宣心裡還是持保留意見。

尤其是關係到娘親後半輩子幸福,他不得不謹慎啊!

繁城書院夫子們宿舍的條件還是不錯的,一人一個小院,雖小,卻五臟俱全,還互不影響,卻又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孫沐華在沒課時,就喜歡窩書房裡寫字看書來打發時間,也是想轉移心中那份不能被外人知的思念。

只是今天不知怎麼回事,總是靜不下心來。

孫沐華放下手中毛筆,端祥了會寫的字,搖搖頭,拿起來慢慢撕碎,放在一旁的銅盆里,打算一會燒了。

收拾妥了書桌,孫沐華又出了會神,長嘆口氣,好似抵不過心裡所思,轉身去書櫃底下捧出個盒子。

黑紅色的盒子很不起眼,可看孫沐華捧在手裡那慎重的樣子,說明他對盒子里東西的重視。

孫沐華輕輕的把盒子放書桌上,打開盒蓋,裡面的東西一目了然。

一個舊了的天青色荷包,一個著翠竹的扇套,還有一個是圈起來的捲軸。

三樣東西,前兩樣孫沐華只是輕輕撫過,並沒有拿起來,他把手停在了那個捲軸上。

又嘆了口氣,孫沐華終是拿起捲軸,解開繩子,把它輕輕攤開在書桌上。

「阿蓉,你還是這麼年輕,表哥都已經老嘍。」孫沐華眼裡帶笑,指腹愛戀般的撫過阿蓉姣好的面容。

這個畫卷保養的非常好,可見孫沐華對此有多珍惜。

「孫夫子在屋裡嗎?」突然有小童有門外喊道。

「請稍等。」孫沐華動作快而輕巧的把畫軸起來,放進盒裡,又把盒子重新鎖進書櫃底下,一套動作下來,如行雲流水,非常熟練啊!

接過小童遞過來的帖子,孫沐華謝過後轉身,眼裡閃過驚訝。

他在繁城很少接觸外人,就是書院里夫子,也少有聯繫,可以說,孫沐華有些客意孤立自己。

「姓燕?」孫沐華大驚失色,急急往下看去,「約明日午時,醉仙樓一見1

孫沐華拿著帖子的手都在顫抖,可見他心中驚悚。

「阿蓉嫁的夫家就姓燕啊1過了好久,才聽孫沐華長長嘆出這一句。

第二天,孫沐華早早起來,應該這樣說,自從收到帖子后,他整晚都在猜測姓燕這人到底同心中之人的關係?

以至於一上午,孫沐華都不在狀態中。

「哎,你知道孫夫子怎麼了?」一個學生舉著書本,稍稍遮掩了下,靈動的眼睛骨碌碌亂轉著悄悄問同桌。

同桌眨眨眼,無聲開口道,「孤-枕-難-眠。」一字一頓,說的很慢,口型卻很正。

「噗…」看明白的學生當場就要噴,還好他手快,立馬捂住了自己嘴,一雙靈動的眼睛,此時滿是驚恐,生怕被夫子抓個現形。

孫沐華並沒發現下面學生動靜,他機械的拿著書讀著,憑著刻入骨髓的本能講解文中意思。

一直到鐘聲敲響,孫沐華覺得渾身都有些僵硬,匆匆給學生們布置了作業,他就捧著書出去了。

「快快,跟上去瞧瞧。」

「不好吧,孫夫子雖然脾氣好,可我們這樣跟蹤他,他肯定會生氣的。」

「沒事的沒事的,我們剛才在課堂上說話,他都沒發現,我們離著遠些,夫子肯定發現不了的。」

「廢話這麼多,跟不跟?要跟的趕緊的。」

「……跟1

孫沐華在書院里一直以脾氣溫和上課風趣著稱,像今天這樣平淡無華的課程,學生們重沒見過,所以,才引的一幫學生們好奇。

更何況都是一幫十三四歲少年,哪個不調皮的?

孫沐華匆匆回宿舍,放下書本,還細心的換了身衣服,這才又邁著糾結的步伐往書院大門走去。

史東早就駕著馬車停在書院門口不遠處,一見孫沐華出來,他立馬上前抱拳道,「孫夫子,這邊請。」

「你是?」孫沐華後退幾步,與史東保持一個自認為安全的距離。

「我是那送帖之人,我家主子派我來接您。」

孫沐華孤疑的看了史東好一會,才下了決定,「那……走吧。」

孫沐華上了馬車,跟在他身後出來的一幫學生們傻眼了。

「夫子坐馬上走了。」

「看到了。」

「那我們怎麼辦?還跟不跟?」

「跟?怎麼跟?我們又出不了院門。」

「李鳴軒,你家小廝什麼時候過來?」

「對啊,李鳴軒,夫子的安全就拜託給你了。」

「什麼啊,責任太大了,我可擔不起。」李鳴軒可不是傻的,萬一夫子真出事了,他不得背一輩子鍋?

「少爺,您的午飯。」

正當其他學生還要再勸勸李鳴軒,就見他家小廝提著食盒出現了,頓時學生們嚷嚷著要讓小廝跑去看看。

李鳴軒熬不住同窗們要求,瞪了眼不明所以的小廝,接過食盒,在他耳邊輕聲低語了幾句,指了個方向,讓他趕緊去。

孫沐華一點都不知道,自己身後跟著一串學生,他坐在車上,心神不寧的各種猜測。

倒是史東,扭頭看了眼身後,哼了一聲,突然加快了車速。

不過車速提升了,車還是很穩的,而孫沐華正陷在自己胡思亂想中,根本沒發現馬車提速了。

左拐右拐,沒一會就把身後那輛車給甩了,史東朝天豎了個中指,才往醉仙樓趕去。

不說孫沐華各種胡猜,等在酒樓里的燕煜宣心裡也忐忑不安著。

孫沐華如果同自家娘親的事成了,那這人就是自己繼父,他這個繼子親自給娘親相看,整個吳國都找不出第二家。

也就自家娘親,才會把這事托給他這親兒子。

「唉,娘啊,您可坑死兒子了1燕煜宣仰天長嘆,撓撓頭,又做了幾個深呼吸,才讓翻湧的心情平復下來。

「主子,人我請來了。」史東敲門通報。

燕煜宣一聽,親自上去開門,「孫夫子,請進。」

看到燕煜宣一剎那,孫沐華整個人都呆了。

「你、你……」

燕煜宣朝史東使了個眼色,伸手扶住孫沐華手臂,輕巧的把人帶進屋裡。

「你、你是?」孫沐華到嘴的話,生生又被他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