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野蠻小農女>四,闖入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闖入

小說:野蠻小農女| 作者:六兩貓| 類別:女生小說

「娘現在就給你做玉米餅。」三丫娘剛情急之下打了二丫,心裡早後悔不已,哪有娘不疼孩子的。

「俺不吃玉米餅,俺就要吃蔥油餅。」燕曼舒語氣很堅決,她也是杠上了,她不知道以前林二丫怎麼過的,這家人咋這麼欺負人呢。

「你也配吃蔥油餅,你說笑話呢。」芝兒譏笑道。

「你這個孩子咋不懂事呢,那蔥油餅子咋能人人能吃呢。」三丫娘也跟著埋怨。

燕曼舒也懶得在和她們理論,扭身跑了出去。她從來不是優柔寡斷之人,既然杠上了,那當然就要做了。

其實為一個蔥油餅大可不必這樣做,可此時的蔥油餅在燕曼舒的心裡好像上升到一個高度,是尊重,是平等,是公平。也許她沒有意識到,她穿越的這個社會也許根本就不可能有這看似普通但世上最昂貴的東西,但,既然她燕曼舒來了,她就要爭齲

燕曼舒當然也不是傻笨之人,如果平常,在這個家,以林二丫的地位,和誰要蔥油餅吃,不僅不會給,小則唇角相機,大則也許還要挨打。但今不一樣,家裡有客人,她燕曼舒可以不要面子,但這個林家的人似乎很看重面子。

走到之前放木柴的地方,她整理出一堆,重量和今天背的差不多,燕曼舒喜歡實事求是,她不喜歡誇大其詞,該是怎樣就是怎樣。用繩子捆綁住,雙肩背在背上,幹活吃飯,天經地義。

看到燕曼舒不聲不響走了出去,屋裡的幾個人先是詫異,后又釋然,覺得肯定是二丫躲到哪個犄角旮旯流眼淚去了,倒是大丫有些不滿,干著手裡髒兮兮的活計,她好生羨慕芝兒,有一個好爹娘,現在吃好的喝好的,以後還能嫁個好人家。

看著二丫灰溜溜跑了,芝兒嗤之以鼻,心裡倒暢快了許多。先前雖被二丫打了,畢竟三丫娘也打了二丫,在纏著三丫娘理論這個事情也就不佔理了。來廚房,本來是受奶奶吩咐,看飯準備的咋樣了,現也也看了,廚房裡煙氣又重,她一刻鐘都不想待了,一扭一扭就往外走,三丫娘忙攔住芝兒,芝兒先前摔亂了頭髮,這一回去,婆婆又要不分場合破口大罵了,「二丫那孩子不懂事,你比她大幾歲,別和她一般見識,芝兒你頭髮亂了,要不,三娘給你梳梳。」

三丫娘說的有點唯唯諾諾,這哪裡像和一個小孩子說話,簡直是對當家祖母的態度。

但芝兒顯然是看習慣了的,想到亂了的頭髮,氣又從心中起,「不梳,我回去讓奶奶看看二丫做的好事。還想吃蔥油餅子,讓她去喝西北風。」說完,一扭一扭走了。

三丫娘失落地站在那,半天沒動地方,她這個恐慌呀,回頭婆婆又不知該咋罵她呢。

三丫看二丫跑出去,有些著急,也想往外跑。二丫啥都忘了,不會是真的去要蔥油餅子吧,那樣會挨打的。

「你又想偷懶,哪也別去,幹活。」大丫看三丫想遛出去,氣洶洶說。

聽到幹活二字,三丫娘被點醒,想著害怕也沒用,活要是干不出來,讓客人等久了,恐怕她爹都要受連累,就對三丫說:「哪也別去了,你和娟子一起把這些菜撿出來。」

「那二姐?」三丫還是不放心。

「她能咋樣,別管她,咱們幹活。」三丫娘說。

三丫看遛不出去,也沒辦法,只好乖乖的去幹活。

其實三丫沒跟出去,正順了燕曼舒的意,她知道,蔥油餅子是小,打亂了這個家的規矩是大,這事後,她怎麼都要離開這裡了,這個家不會容她。漂泊天涯,想到這裡燕曼舒苦笑,曾經她也看過穿越小說,都是什麼心機女,小說最後都是如了自己的願,可是燕曼舒做不到,那花花腸子玩的,沒如願之前,一定先把自己憋死。

燕曼舒是那種寧可站著死不能爬著活的人,與其窩窩囊囊活著,還不如順自己心意來的敞亮,大不了是個死,自從來到這個林二丫家,心裡就沒敞亮過,人都快要憋屈死了,一個蔥油餅,怎把自己搞成這樣,燕曼舒想到這,都覺得好笑,如果讓老媽知道,想到老媽,燕曼舒鼻子又是一酸。

正屋裡幾個男人在聊著天,正坐坐著一個穿著體面的客人,他是縣丞家的管事,今是代表主人來的,自然坐在主位,旁邊是一個與他同來的小公子,這小公子不一般,聽管事介紹后,在坐的人那可是熱情款待,這小公子是府城通判家的公子,與縣長家有親戚關係。是大官的兒子,又和縣長有關係,至於他怎麼能和縣丞的管事一起來,不用問都知道,那自然是縣丞和縣長和通判的關係都不錯,林老爺子想到這,都高看縣丞管事一眼,縣丞前途不得了埃

先前,孩子們的大姑父福全領來這管事還帶來了媒婆,林老爺子很是不高興,這是亂了規律,哪有不打個招呼就領進門的,但自從介紹了這個小公子,林老爺子臉色好了許多,對他們莊戶人而言,那府城的大官就是在天上啊,那得越過多少層才能夠得上,想都不敢想。府城通判的小公子現在就坐在自家的炕上,這是多麼有面子的事。想想,林老爺子都開心。

里正和村裡那幾個老人聽過介紹,也是殷勤萬分,看林老爺子的眼光都變了樣,充滿了羨慕和嫉妒,林老爺子心裡那個爽埃

在坐的自家人,除了林老爺子,福正,還有二丫的爹林文景,其他人都被老爺子派出去了,家裡來了貴客,自然得多叫點人,得讓他們看看,以後,他們哪個還敢在自己面前吹牛認識什麼大官啥的,讓他們都看看,府城通判的兒子呀,那可是府城的。

吃的喝的,自然要準備豐盛些,先前讓三兒子去鎮上去買,後來聽說通判的兒子,老爺子馬上叫大兒子親自去,置辦的豐盛些,雖然多花好多錢,但老爺子可不那麼想,莊戶人講究的就是個面子。

通判的公子張文俊,此時坐在那卻是百無聊賴,先前,是那老爺子問個沒完沒了,後來又來了幾個人,又問個沒完沒了,他都要鬱悶壞了,早知道這麼不好玩,他才不會來。他和縣丞包括縣長,真還沒啥親戚關係,是這次相約的人,說好在無萊縣碰面,然後在一起另去別處。沒想到,那幾個人在路上遇到事情被耽擱,見等的人遲遲未到,恰巧看到縣丞家的管事說要到西來鎮,他反正無聊也想出來轉轉,來了西來鎮耽擱了一晚,就來這二首村了,想著鎮上村裡的總比縣城好玩,沒想到,還不如縣城裡,幾個大老爺們除了問東問西的,就是說些無聊的應酬話。他平常喜歡個刀槍棍棒的,哪裡是老實安分的人,此時,屁股上面像長了刺,早就坐不住了。

二丫的爹看小公子這樣,忙把蔥油餅子遞過去,讓小公子吃,這可是加糖了的,平常家裡哪能吃的上這個。

小公子哪能看的上蔥油餅,搖頭拒絕。

二丫的爹林文景,此時能坐在這裡,自家的爹能讓他陪著客人,在里正面前,他也是倍兒有面子,這說明,他在這個家地位不一般呢。

為了以後一直有面子,林文景更是百般殷情的對這個小公子,他看出他爹對這個小公子看的重,面前的東西沒幾樣,他挨個遞給小公子,小公子就是搖頭。二丫的爹又忙端起壺,準備給小公子倒水。就在這時,門咚的一下被撞開,屋子裡的人都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二丫的爹嚇得手一哆嗦,壺裡的水倒了出來,還好,沒倒在小公子身上,看到小公子沒事,他鬆了一口氣,那水倒哪啦,在一看,全在自己的腿上,這才感覺那個疼啊,那可是熱熱的水呢,疼的他嘴直咧咧。

來人正是燕曼舒,穿著破衣爛衫補丁蓋補丁的衣服,不僅破還髒兮兮的,像足了小乞丐,背上背著大大的一捆木柴,立在門口。

  • (快捷鍵:←)
  • 野蠻小農女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